news news
中國歷代名人
千年流轉,幽思成堆,我翻開史冊,尋尋覓覓,邂逅你的芳蹤。在那個神蹟遺落的西漢之始,在「我生之初尚無為」的清平年代,我讀到「緹縈」二字,宛如看到一幅錯彩鏤金的工筆小品,纖巧綿密,正如你花樣年華里,那一段傳奇的人生。
韓信將兵「多多益善」,然而在韓信的戎馬生涯中,多多益善的將兵作戰,其實只有垓下之役這一次,而他大部份的時間,所面臨的最大難度就是卒少兵弱,或是帥無常兵。用韓信的話說,幾如「驅市人而戰之」,然而韓信卻一次一次出奇制勝,戰無不克,攻無不取。
涉過清溪,驀然憶起閨閣內臨窗點翠貼黃的菱花鏡;她越過山林,驀然憶起柴扉外芳草萋萋的青石路;她嗅到狼煙,驀然憶起殘照下家家煮水燒飯的煙火味道⋯⋯
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屬於楚漢的時代只有五年。雖然迅如流電,卻因為一位將星的橫空出世威亮火烈,煌煌千古。時至今日,我們依然能想見他見鳳翼飛展的兜鍪,明光映日的戰甲,依然能想見他開闢漢家天下,天縱神武,凜然若神。
漢之世,盛行佩劍之風。君子佩劍,服之象德。匹夫佩劍,拔之相鬥。韓信方為布衣之時,也常常腰懸三尺之劍,落拓而行於淮陰的鄉亭、城下的溪濱、熙攘的市井。而他高大挺拔的身形,沉毅慷慨的奇節,無論走到哪裏都透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如玉在璞,無華其表,涵彩其中。
作者寫作此文,專門讚揚一位修道人,讚揚一位志行高潔者的風貌,這真是十分難得可貴,具有遠見卓識!
太史公為二子做傳時卻對陳餘受笞的經歷要特筆一書,足見平常之中卻有非常之處。因為張耳、陳餘既非閭左役夫,亦非驪山刑徒,倘若大魏不亡,此時他們或許在廟堂之上從容揖讓,或許在公卿之府高談劇飲,或許硃輪華轂馳南騁北,或許燕服微行探賢訪幽。而眼下,他們卻亡命它鄉,屈膝里胥——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其中的悲哀又有幾人能坦然受之。
唐代名相李泌,博涉經史,善文,尤工詩,以王佐之才自負。他身經安史之亂,竭盡心力,輔佐四代唐朝皇帝,立下扭轉乾坤的蓋世功業。他還精研《易》學,半生為道,遍訪名山,尋得道高士,後人又稱之為「神仙宰相」。
我不問前世,也不求來生,更不怨此生身為百無一用的讀書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變作那雲外傳信的鴻雁,迢遞示警的狼煙,一步一步,跋山涉水,只為你山盟已逝,錦書難托。」
這一次,夜半未過,張良披星前往,候於橋上。片刻,果見老者扶杖而來,面露喜色道:「這就對了。」於是袖出一書,交與張良,又告訴他:「讀此書可為王者師。十年後,汝將大有為,十三年後汝過濟北,見到谷城山下的黃石,即是我。」說罷即去,不復再見。
謝小娥,一個生活在江邊的女子,在江上歷遍人生的大喜大悲,也終究沾染了江之習性,生於虛無,歸入...
李靖出場,令權臣恭敬;紅拂出場,令英雄傾倒;虯髯客出場,令雙俠拜服。而李世民的出場,當時只道是尋常,雲淡風輕像一面無波的鏡湖。而就是這樣的出場,讓所有自詡功名的英雄紛紛嘆服,奠定李唐三百年基業!
張良洞徹天機而能清識獨流,也必然深諳成事在天的道理,故而從不敢據功自傲。天下初定,漢高祖大封功臣,諸將爭功不下,張良卻旁觀靜侯,冷眼時事。
紅拂見過太多拜謁的達官貴人,沒有一位似李靖不慕權貴又心繫天下。紅塵有幸,識英才於末世;相思無計,附絲蘿於喬木。憑藉多年的閱人經驗,她堅信英雄美人,合當绝配。她要做的,只是一步一步走進他的心房。她不顧更深露重,換了紫色披風,攜行囊而去。
紅線姑娘一出場,就是色藝俱佳的妙齡女子,通曉經史,在主公憂愁幽思之際,以橫空出世的一身仙術消弭一場征戰,留下「紅線盜金盒」的古今奇談。到她退隱時,也不過是整件事結束後不久。
金華縣城裡有個花花公子施王孫,一天,強搶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寧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暫時把她安頓在一間冷屋內。
隱娘,從唐朝無端走來,驚鴻一現,隨即隱去了千年。
蘇州葛可久是個名醫。朱丹溪隱名埋姓,投之於門下。三個月過去了,葛可久發覺他切脈、處方有時還超過自己,因此很器重他。
孔子見到老子,便跟老子談起仁義。
原來陳後主與張貴妃、孔貴嬪三個人,是綑在一起被拉上來的。陳後主就是到死,也還要擁著女人!
周厲王這麼一做,人民都不敢隨便亂說話了。兩個熟人如果在路上碰面,只能互相遞個眼色,擦肩而過,誰也不敢跟對方聊個天、說個話。
叔孫通明明說的是一派胡言,卻得到秦二世的寵信,官封博士,成為炙手可熱的紅人。
唐代文學家駱賓王,婺州義烏人,他的詩文寫得很好。因參與了徐敬業叛亂活動,被武則天嚴令通緝,只好換名改姓,躲藏起來。時間一長,人們把他淡忘了。
當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對別人的重要性和責任的意思。因為君王說錯話,則人民會跟著仿傚;君王做錯事, 則人民也會跟著仿傚。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對人民的影響力,對自己的行為言論,保持慎重的態度,則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明成祖的「永樂盛世」是明朝的鼎盛時期,足以媲美漢唐盛世。此時,明朝的綜合國力無論在亞洲還是世界,堪稱首屈一指。《明史》上說明成祖「智勇有大略」,「智慮絕人,酷類先帝」。漢武帝是以「通西域」而著稱,唐太宗因被尊為「天可汗」而聞名,明成祖則以「下西洋」而傳世。
北魏獻文帝拓跋弘,從小聰明睿智,剛毅果斷,喜好黃老哲學和佛學,經常接見朝官和僧侶一起談論玄理。他淡泊榮華富貴,總想出家修行。他認為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沉穩仁厚,一向聲譽很高,想把帝位禪讓給他。
中華民族的文化是神傳給人的,叫半神文化,中原大地被稱為神州。傳統文化講「君權神授」,即天授,稱皇帝為天子,就是天之子。天子雖然在人世間至高無上,但是卻授命於天,要按上天的旨意辦事,以德治天下。
鑒真和尚是唐朝赴日弘傳佛法的名僧,日本佛教律宗開山祖師,著名醫學家。他晚年受日僧禮請到日本弘揚佛法,經過六次東渡,履犯險難,雙目失明,最終抵達日本。鑒真和尚除了佛法之外,還把盛唐的文化帶到了日本,他被稱為「盲聖」、「日本律宗太祖」、「日本醫學之祖」、「日本文化的恩人」等,表達了日本人民對鑒真的崇敬之情。
蘇軾自幼天資聰穎,而且好學,十歲時已讀遍諸子百書,博通經史,所寫的文章詩詞常常受到人們的讚許。少年的他因此驕矜起來,以為自己「才高八斗、學富五車」,於是在書房門上手書一聯: 識遍天下字,讀盡人間書。
10月31日是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中正128歲誕辰紀念日,蔣中正之子蔣緯國生前曾接受臺灣媒體採訪談到他的瀕死體驗。他說,親眼看到他的父親蔣中正。蔣緯國說他不是夢見,而是清清楚楚看見父親坐在旁邊。「我一看到父親坐到我旁邊,我就告訴他,我說我很高興,又能來到你的身邊來做事情了」。他說:「孩子,你不要說傻話了!你要回去的。」過了一下他又說:「你還有沒有完成的使命,你必須回去的。」
共有約 112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