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名人
《隋書》末篇亂臣賊子傳,由宇文化及引領開篇。於家,他是貪婪驕橫的輕薄公子;於國,他是凶殘陰險的亂臣賊子。瓦崗軍首領李密想拿著棍杖追打他;在唐太宗眼中,他是個心藏凶惡,不思忠義的惡徒。長河滾滾,風雲翻轉,在一個時代的結點,宇文化及被推到歷史的風口浪尖。
當年趙知微和弟子在風棲峰下種植了許多桃樹,暮春三月,桃花盛開。趙知微常與弟子們一同飲於碧桃林中。碧桃成熟了,他們也不採摘,任其掉落於深澗,漂流而去。當地的居民坐享其成,從澗裡撈出甘甜如蜜的碧桃,都說這是仙家賜給的「仙果」。這澗溪也因此而得名為「浮桃澗」。
虞世基位極人臣、盡享榮華富貴,棄社稷家國於危難,為私利賣官鬻爵,收受賄賂釋放重囚。一句話能振興國家,一句話也能毀掉社稷。杜如晦秉筆直書虞世基尸位素餐,論斷其罪。
北宋時期有一位傳奇宰相呂蒙正,一生經歷兩個極端,幼年時期流落窮困,貧寒艱辛;入仕之後位極人臣,大富大貴。他秉性寬厚,侍親極孝。身為人子,能不計父親無情過往;身為人臣,能於朝堂之上堅持正道,力辯時政得失。一篇奇文《破窯賦》定格呂蒙正的不朽心路...
唐寅藉畫作道出了他的心境,也告訴人們,他心中一直嚮往著的就是那種悠遊恬淡、無所求的隱逸生活。
隋朝國祚短暫,經過「開皇之治」的短暫繁榮,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禍源,楊素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唐寅的山水畫還有一個特別之處,使用的皴法不多,但卻能營造出豐富的質感。對岩塊的屬性與岩石本身的結構做靈活變化。在不斷地臨摹、試驗中,創造出一種金剛石般質地的山岩。
孟浩然一生大半光陰都在隱居、交遊中度過。唯一的仕途經歷,曾在宰相張九齡部下做過幾年官吏。讀書練劍、飲酒賦詩、誦經禮佛是他生活的基本模式。他一生風流倜儻,流連山水,無暇整理文集...
紹興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烽煙亂世,風雨江南,南宋王朝在萬方多難、百廢待興的年代艱難草創,一雪靖康之恥、北伐收復中原,成為趙宋子民義不容辭的使命。而真正的開國歷史,卻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斷屈尊議和、自毀長城的悲辛時代。
朝雲一生對蘇軾「忠敬如一」。 (Angie /大紀元)
千古愛情佳話,蘇軾和朝雲的愛情。蘇軾(公元1036-1101年) 的一生在文章、學問和書法上的成就,為後人樂道,他的詩詞常為人傳誦,而他的仕宦坎坷也是為人熟知。侍妾朝雲在蘇軾仕宦官途困蹇的後半生,陪伴他度過現實的難關、給予精神上的共鳴。蘇軾的「無情荒地有情天」愛情故事,觸動千古胸襟。
阿合馬為政,擅權殺人,人人都很畏懼他,而不敢進言。現在到處瀰漫著怨恨的氣息。阿合馬禁絕異議,阻塞忠言,就像秦朝的趙高。他肆意斂財,貪得的財物比皇家還要殷實,其人心懷覬覦就像漢朝的董卓。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是蘇軾《水調歌頭》中的名句,是中秋的名句,也是人間有情人的心願。而對蘇軾而言,他的人生、他的婚姻、他的愛情,則恰恰與之相違,好景不長。他的結髮妻、續弦和侍妾,都先他而去。儘管好景不長久,蘇軾和髮妻王弗浪漫的結緣「喚魚聯姻」,兩人夫唱婦隨,留下千古佳話。
才子皇帝徽宗醉心藝術,耽於享樂,宮中開支日益龐大,蔡京的改革舉措恰好為其奢侈的帝王生活提供資本。在國家太平、府庫充盈的假象面前,蔡京又從《易經》中斷章取義,提出「豐亨豫大」的謬論,迎合君慾。
北宋,中華歷史上最為風雅富庶的王朝。一部《東京夢華錄》,一卷《清明上河圖》,留存了它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的末世繁華,此後便是衰敗之始。宋人認為,徽宗朝的「北宋六賊」,正是導致宗社之難的歷史罪人。
一個輝煌的偉大時代,都有賦有天命的主角擔綱推動歷史的軌輪,完成歷史大戲。商代的中興之主武丁和他的王后婦好就是這樣一對天造地設的「神彫王侶」,珠聯璧合創造不少神蹟,共構了商代中興的大時代歷史,共譜了一曲千古佳偶的愛情史詩。從商代墓葬出土遺物中神遊這些歷史,隱隱然感應:神之手塑造了時代佳偶、創造了時代奇蹟!
中唐時期有個男子,祖父是終生清廉勤謹的宰相,父親是安史之亂中以死抗敵、名垂唐史「忠義傳」的慷慨義士。他雖然陋貌藍膚,卻憑藉祖上福蔭拜得一官半職,又能粗衣礪食泰然處之,時人讚譽他頗承先祖遺風。
他是大唐名將郭子儀的第十六世孫,而在武俠小說中,他被認為是郭靖的原型。他智勇雙全,精通兵書、火器,在兵征天下之時,他統帥漢軍踏入歐亞,橫掃數百座城池。在網絡還未出現的七百多年前,西征大軍就打通了全球化的信息交流通道。他就是蒙古第三次西征的漢軍統帥——郭侃。
朝雲一生對蘇軾「忠敬如一」。 (Angie /大紀元)
東漢初期扶風人梁鴻高風亮節、風流倜儻,懷隱逸之志,可喜的是,上天為他選配了一位人生觀相同,而且非常敬愛他的妻子,夫妻兩人夫隱婦隨,樹立千古佳偶的一則典範,在史冊上留下一段「舉案齊眉」的佳話。《後漢書.列傳.逸民列傳》記載了梁鴻和孟光的這一對「千古佳偶」,在浩瀚的史冊中,可謂獨樹一格,說是天作之合,恰如其妙。
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以宗族之女文成公主入藏和親,臨行前太宗親做一詩《琵琶》為公主送行:
楊國忠繼任宰相,大權在握,也令楊氏家族的權勢達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緣椒房至此,未知稅駕(歸宿)之所。」他自知無法留下在歷史上清白的聲名,索性放縱私慾,一味爭權奪利。
康熙皇帝吸收了中華多民族的文化,以及西方國家的文化。他一方面承傳了悠久的文化傳統,另一方面又敢於吸收新的技術,達到了當時最高的文化素養。
歷史行進至玄宗朝廷的中後期,幾乎成了小人當道、忠臣沮折的亂政時代。讒佞奸臣們相互傾軋,肆意攬權,揮霍著大唐盛世的最後一點福祉。自李林甫為相「養成天下之亂」,後來居上的楊國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七夕、中秋談人間情事,說愛情的超越與堅貞,很多人都會有共同的心聲,若是愛之船所航之路一帆風順、無波無瀾,可能也就跟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異途了。(Angie/大紀元)
大紀元【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系列,說說天長地久的愛情故事,點燃人生不幻不滅的光輝。聽東漢光武帝說:娶妻當娶陰麗華。世亂變局,沒有在劉秀和陰麗華兩人的愛情園地中栽下魔變,是什麼穩固了他們相知相愛又相惜的磐石?七夕、中秋接踵而來,涼風吹秋聲,愛情的聲紋也分外蕩漾、縈迴……
貞觀承平世,開元鼎盛時。自唐太宗攜領忠臣猛將,開創赫赫基業,至唐玄宗一朝勵精圖治,中華歷史迎來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場「安史之亂」令大唐國運迅速衰弱,成為盛極而衰的轉折點。
杜甫的詩格既平淡簡易,又清麗精確。他的詩風能夠如意變化,或深沉威武像是三軍統帥;或奮力疾馳猶如千里駿馬;或淡泊清雅像是山中隱士;亦或風流倜儻像是貴族公子。所以後人難以模仿其一。
逢中國情人節,大紀元【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系列伴著七夕、中秋佳節,說說天長地久的愛情故事,點燃人生不幻不滅的光輝。聽東漢光武帝說:娶妻當娶陰麗華。七夕、中秋接踵而來,涼風吹秋聲,愛情的聲紋也分外蕩漾、縈迴。中國文化中太多七夕和中秋的情分,一千零一夜說也說不完。問愛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唐史記載,武則天初即后位,弒殺王皇后與蕭淑妃。因淑妃臨死前詛咒:「願他生我為貓,阿武為鼠,生生扼其喉。」從此武則天畏貓,宮中不再蓄養。然而諷刺的是,她身邊竟出了一個被稱為「人貓」的心腹寵臣。
奸臣之論,古已有之。戰國管子言:「奸臣之敗其主也,積漸積微,使主迷惑而不自知也。」國家興衰、朝代更替雖是冥冥中天道循環的安排,君主若無法做到親賢遠佞,則必有失政亡國之患,令忠臣志士扼腕含恨。
宋人歐陽修主修《新唐書》,首作《奸臣傳》,以警示後人。後來歷代修史,沿用此例。一部《宋史》寫盡忠奸善惡、王朝興衰。「天下治亂 在君子小人用捨而已」,這句血淚總結的名言,對於今天的國家治亂仍有警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