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文人
「當代偉人」王十朋的「來歷」令人稱奇,《浙江通志卷》記載一段樂清明慶院僧人宗覺處嚴乃是王十朋前身的故實……而王十朋自己又怎樣從懷疑轉為相信呢?《石橋記》吐心聲……
鄭氏將細沙鋪在地上,用荻草稈當筆,在沙地上寫上字教導兒子習練,寫亂了之後重新一抹,就又是一張嶄新的「紙」了。兒子便在這不需破費的「紙」上反反覆復練習,錯了就改,亂了就抹。不用再擔心增添叔父的負擔了。
蘇洵、蘇軾和蘇轍這三個成功男人背後的那個好女人就是程氏,即蘇洵的妻子,蘇軾和蘇轍的母親。程氏除了經營布匹帛錦的營生,承擔家裡的生計之外,在先生蘇洵外出遊學的時候,還親自教導「大蘇」蘇東坡和「小蘇」蘇轍的學業。程氏真是名副其實的賢妻良母!
了解了孔子的生活,我們得知,孔子是位敬天法地,遵守禮儀,也講究生活品質,又有些性格的君子。做一個君子不容易,要接受嚴格的「六藝」教育,還要注重品德修養,遵守禮義規範,因此君子一詞也成了品德高尚者的專用語。
在鄭國的城外,孔子和學生走散了,就站在東門口等。後來子貢找到老師,把鄭國人對他的形容一五一十地轉述給了他,孔子聽了欣然大笑。
清朝乾隆時期的紀曉嵐能文能武,才思敏捷,一次脫口而出稱乾隆帝為老頭子,不巧被乾隆帝聽到,他如何用自己的機智全身而退呢?
有一次蘇東坡在旅途中快要抵達筠州時,在前一天晚上,筠州的雲庵和尚、蘇轍、聰和尚三人同時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夢中三個人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但第二天迎來的是蘇東坡,
大明奇才王陽明謫居龍場,龍場瘴氣很重,跟隨王陽明的僕役到了龍場不久,就大病一場。但王陽明依舊安然無恙,那是因他始終保持著豁達愉悅的心!
公元1079年,因烏台詩案,北宋著名詩人王鞏受到牽連,被貶到數千里之外的賓州。他的妻子、僕役都各自散了,唯有能歌善舞的婢女柔娘願意陪他赴任,並憑著醫術救人無數。王鞏官復原職後,蘇軾大為感動,特為她填下一首詞。
蔣立鏞是清嘉慶十六年(公元1811年)科考狀元,祖籍湖廣竟陵(今湖北天門市)。蔣立鏞的父親是進士,兒子蔣元溥為探花,孫子與曾孫均是進士。蔣家祖孫五代進士,兩登鼎甲,在科舉場上實為罕見。 據傳,當年嘉慶皇帝在最後確定狀元時,看到蔣立鏞試...
一部《聊齋誌異》讓蒲松齡名滿天下。狐妖鬼怪、神仙方士,演繹離奇曲折的因果報應、輪迴往復。讀者或許不知,「聊齋先生」本人的經歷,比起他的作品來,更富有傳奇色彩呢。
顧愷之是東晉時期有名的大畫家,字長康,小名叫虎頭。他出身士族家庭,才華洋溢,善作詩詞、精於書法,尤其擅長繪畫。他的畫構圖勾線,塗抹寫意,都令人驚歎。顧愷之風趣豁達,個性鮮明,當時人稱他有三絕,即才絕、畫絕、癡絕。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詩、詞、書、畫幾乎樣樣精通,為全方位的國學大家。他除了藝術成就外,更能巧妙地運用智慧為民衆解決難題,這個故事就發生在他到杭州任官期間……
露出潔白的皓齒,揚升唱起清亮的歌曲,那是一群像漢武李夫人與東鄰子一樣的絕代佳人。唱起《白紵》之歌後又跳《綠水》之舞,她們長袖翩翩,拂面為君起舞。
李白(701-762),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之一,有著「詩仙」、「詩俠」、「酒仙」、「謫仙人」等美譽。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也留下了許多的幽默趣聞……
「下生彌勒見,回向一心歸。」這是作者內心最深刻的拜佛感受。深受佛法的薰陶,詩人早已被佛法的博大精深所震撼,而當親眼目睹了石雕彌勒大佛的莊嚴法相,更是下定決心,用心修行,希望得到彌勒大佛的度化。
唐寅藉畫作道出了他的心境,也告訴人們,他心中一直嚮往著的就是那種悠遊恬淡、無所求的隱逸生活。
唐寅的山水畫還有一個特別之處,使用的皴法不多,但卻能營造出豐富的質感。對岩塊的屬性與岩石本身的結構做靈活變化。在不斷地臨摹、試驗中,創造出一種金剛石般質地的山岩。
孟浩然一生大半光陰都在隱居、交遊中度過。唯一的仕途經歷,曾在宰相張九齡部下做過幾年官吏。讀書練劍、飲酒賦詩、誦經禮佛是他生活的基本模式。他一生風流倜儻,流連山水,無暇整理文集...
紹興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烽煙亂世,風雨江南,南宋王朝在萬方多難、百廢待興的年代艱難草創,一雪靖康之恥、北伐收復中原,成為趙宋子民義不容辭的使命。而真正的開國歷史,卻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斷屈尊議和、自毀長城的悲辛時代。
阿合馬為政,擅權殺人,人人都很畏懼他,而不敢進言。現在到處瀰漫著怨恨的氣息。阿合馬禁絕異議,阻塞忠言,就像秦朝的趙高。他肆意斂財,貪得的財物比皇家還要殷實,其人心懷覬覦就像漢朝的董卓。
才子皇帝徽宗醉心藝術,耽於享樂,宮中開支日益龐大,蔡京的改革舉措恰好為其奢侈的帝王生活提供資本。在國家太平、府庫充盈的假象面前,蔡京又從《易經》中斷章取義,提出「豐亨豫大」的謬論,迎合君慾。
北宋,中華歷史上最為風雅富庶的王朝。一部《東京夢華錄》,一卷《清明上河圖》,留存了它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的末世繁華,此後便是衰敗之始。宋人認為,徽宗朝的「北宋六賊」,正是導致宗社之難的歷史罪人。
中唐時期有個男子,祖父是終生清廉勤謹的宰相,父親是安史之亂中以死抗敵、名垂唐史「忠義傳」的慷慨義士。他雖然陋貌藍膚,卻憑藉祖上福蔭拜得一官半職,又能粗衣礪食泰然處之,時人讚譽他頗承先祖遺風。
楊國忠繼任宰相,大權在握,也令楊氏家族的權勢達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緣椒房至此,未知稅駕(歸宿)之所。」他自知無法留下在歷史上清白的聲名,索性放縱私慾,一味爭權奪利。
歷史行進至玄宗朝廷的中後期,幾乎成了小人當道、忠臣沮折的亂政時代。讒佞奸臣們相互傾軋,肆意攬權,揮霍著大唐盛世的最後一點福祉。自李林甫為相「養成天下之亂」,後來居上的楊國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貞觀承平世,開元鼎盛時。自唐太宗攜領忠臣猛將,開創赫赫基業,至唐玄宗一朝勵精圖治,中華歷史迎來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場「安史之亂」令大唐國運迅速衰弱,成為盛極而衰的轉折點。
杜甫的詩格既平淡簡易,又清麗精確。他的詩風能夠如意變化,或深沉威武像是三軍統帥;或奮力疾馳猶如千里駿馬;或淡泊清雅像是山中隱士;亦或風流倜儻像是貴族公子。所以後人難以模仿其一。
唐史記載,武則天初即后位,弒殺王皇后與蕭淑妃。因淑妃臨死前詛咒:「願他生我為貓,阿武為鼠,生生扼其喉。」從此武則天畏貓,宮中不再蓄養。然而諷刺的是,她身邊竟出了一個被稱為「人貓」的心腹寵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