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文人
清 姜埂〈李清照小像〉局部。(公有領域)
李清照是婉約詞派的代表人物,公認為在宋詞的創作上成就不俗,有文集傳世。李清照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
明 仇英〈吹簫引鳳〉。(公有領域)
姜夔與歌姬小紅,他們一個專精於樂器,一個專精於歌唱,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而是彼此成長的夥伴。或許這才是男女的相處之道。
(宋)姜夔撰,《白石道人詩集》。(網絡圖片)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詞的音調及唱法,被視作「音樂史上的稀世珍寶」在這本書收錄了十七首姜夔的譜,其中的《暗香》、《疏影》為其代表作。
明文徵明《仿趙伯驌後赤壁圖》卷(局部)描繪蘇軾與友人遊赤壁的情景,絹本,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在為萬古雲氣封閉的西蜀,在岷峨雪浪匯入長江的大雷之音中,一個嬰兒呱呱墜地,議者按其生辰解說「十二月為辛丑,十九日為癸亥,水向東流,故而才汗漫而澄清。」正所謂人各有命,命中注定這個嬰兒將帶著天授的稟賦與才華,做出一番不朽於人間的事業,他就是蘇軾,蘇子瞻,蘇東坡。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琅邪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並留言,「千年之後,求我於蓬萊山下。」(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後,卻是李白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並和安期公一同暢遊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東晉以後,山水遊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遊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遊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遊歷經歷。這種遊歷除了遊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於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他是遊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李白不光與佛家淵源極深,他還正式入道,名在方士格。對待煉丹服食,他亦非常嚴肅認真。他漫遊山水,尋仙訪道,刻苦修煉。他超然不羈之性格,飄逸灑脫之氣質,皆來源於這些,所以被稱為「謫仙人」。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神仙、佛、道信仰在李白一生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他已存九百多首詩中有一百多首與神仙、佛、道有關。李白號青蓮居士,其詩《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序》「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居士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後身。」是揭示其身世來源,及其與佛家淵源之最好見證。「酒肆藏名三十春」一句中之「藏」字更把李白為甚麼飲酒作詩、在醉酒中揭示無數天機、寫出無數千古流傳名句之原委道出。李白並非真醉,而是「藏」於醉中,以醒世人,亦不破常人社會之「迷」也。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可與詩歌同提並論的則為李白之劍術及俠義之氣。他曾說自己「十五好劍術,遍幹諸侯」(幹:幹謁,請見意)。劉全白在《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中說李白「少任俠,不事產業,名聞京師」。魏顥在《李翰林集序》說他「少任俠,手刃數人」。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李白還有若干詞作。《尊前集》著錄十二首,《花庵絕妙詞選》著錄七首。其中《清平調》「雲想衣裳花想容」三首,體裁實為七言絕句,當時由梨園樂師等配樂演唱。
中華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紀元製圖)
在長安供奉翰林期間,數次機遇顯示李白胸中無窮學問,非謫仙不可。李白「醉酒和番書」所傳為當時大唐滿朝文武無一人識得番國所下之番書,只得請李白上殿。李白酒醉中和番書,傳下千古佳話。一般人解釋似為李白幼年曾在西域小住,所以識得番書。也有書稱,這番書乃東渤海國所下,等等。其實,蓋因李白本非常人,「謫仙」兩字非恭維之詞,李白胸中學識無限,自非常人可比。這也是唐玄宗如此賞識李白一布衣之原故。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李白七言絕句。明朝詩論家許學夷在《詩源辨體》中說:「太白七言絕句,多一氣貫成者,最得歌行之體。」以《望天門山》一詩為例(開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李白少年時代學習範圍廣泛,除儒、釋、道經典,古代文史名著外,還瀏覽諸子百家之書,並「好劍術」(《與韓荊州書》)。他很早就鑽研道家修煉,喜歡隱居山林,求仙學道;同時又要「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願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靖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李白青少年時期在蜀地所寫詩歌,留存很少,但像《訪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顯示其卓越才華。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唐朝(618—907)是世界公認中國最強盛時代。一朝天子一朝臣,開明國策下,萬邦來朝;日漸強盛國力下,萬象更新,在文化、經濟、國事、外交等方面皆鑄輝煌成就;對外來思想文化兼容並包之態度和海納百川之胸懷,對社會生活、文化等都產生巨大影響,包括服飾、遊藝、文學、詩歌、繪畫、飲食、音樂及舞蹈等。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唐孟棨《本事詩‧高逸》稱:「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捨於逆旅。賀監知章聞其名,首訪之,既奇其姿,復請所為文。出《蜀道難》以示之。讀未竟,稱歎者數四,號為謫仙,解金龜換酒,與傾盡醉。」賀知章如此欣賞《蜀道難》,因沒帶酒錢,遂興奮地解下衣帶上之金龜換酒與李白共飲。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李白於唐中宗元年(701年)生於四川廣漢(今彰明)青蓮鄉,此地原名清廉鄉,後因李白號「青蓮居士」而改名為「青蓮鄉」。其母夢見長庚星墜入懷中;長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為李白取字太白。李陽冰在《草堂集序》中稱李白是「太白星精」,范傳正後來為李白撰寫碑文時,亦用這一說法:「先夫人夢長庚而告祥,名之與字,咸所取象。」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大紀元)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無量無計。不同天體體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點及其文化特色。當創世主允許不同天體體系將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帶進人類,在人間結緣演繹,並能夠讓這些生命及其文化將來有機緣進入新大穹,遂有人間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眾生一朝文化的現象出現。
家廚把蘇東坡囑咐的「連酒一起送」誤會成「連酒一起燒」,結果無巧不成書,成就名菜「東坡肉」。(視頻截圖)
談起中華飲食文化中的紅燒豬肉,就不能不提起「東坡肉」。相傳這道名菜的由來,與北宋大文學家蘇東坡有關。而「東坡肉」之所以深受大家的喜好,除了它的特殊燒煮方法、食材外,更主要的是它背後的內涵,大家都喜愛這位愛民的文學家兼美食家「蘇東坡」的為人。
金朝張瑀所繪《文姬歸漢圖》(公有領域)
記得從少年起就聽說蔡文姬的故事,後來又讀到其父蔡邕焦尾琴的典故,但一直沒有細想。
歐陽修在這一場古文運動中堪稱領袖人物。圖為元代趙孟頫書寫的歐陽修的文章《秋聲賦》。(公有領域)
周敦頤之《通書》有云「文所以載道也」。這大概是我們所能找到的「文以載道」的最為貼切的出處。不過,文以載道的思想卻是自古有之。確切地說從造字之初,中國人的文字就被賦予了「載道」的使命。於是每當世道大衰時,就會出現一些有志於以文濟世的人,強調文章的道德內涵與教化作用,以文風變世風,比如,宋朝的古文運動。
紀曉嵐的這首「四莫」詩,是他對兒孫的告誡,也是他自身做人準則的表白。(信子/大紀元)
紀曉嵐的這首<戒後>詩,是他對兒孫的告誡,也是他自身做人準則的表白。
北宋易學大師邵雍,傳下《梅花詩》,預言了當時至今的歷史大事。
北宋易學大師邵雍,傳下《梅花詩》,預言了當時至今的歷史大事。
少年時,邵雍就胸懷大志,發憤刻苦讀書,於書無所不讀。(網路圖片)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清代《晩笑堂竹莊畫傳》中歐陽修像(公共領域)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晚年號六一居士,是宋代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市)人。他是宋仁宗天聖年間(1023—1032)進士,曾在府縣中任職多年,後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等官職。歐陽修晚年,反對王安石的新法,以太子少師銜致仕。
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在李白的一生中,結交了不少道士和修道之人,其中有四位對其影響深遠,他們是司馬承禎、賀知章、元丹道士和吳筠。
李白唯一傳世書法真跡《上陽台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些流傳千古的名句是如此的豪邁奔放、清新飄逸,又是如此的想像豐富,這樣的胸襟、情懷令人不禁拍案叫絕,難怪古人說「白與古人爭長,三字九言,鬼出神入」,而又有多少今人恨不能穿越到唐代,與這有著「詩仙」之謂的李白對酒當歌,共賞明月,共遊名山。只是今人知否,李白的一生中除了酒,除了劍,除了詩,還有「道」。
宋朝的著名理學學者程顥(左)和朱熹的畫像(大紀元合成圖)
有宋一朝,理學之興於後世影響甚大,尤以邵子象數學與周子濂學、二程洛學、張子關學、朱子閩學諸家最著,又經後世學者之繼承,之發明,之研究,儼然成為龐雜之體系。
頤和園長廊繪畫中的周茂叔愛蓮圖畫(公有領域)
道州營道縣有濂水之源,東流十里,左曰龍山,右曰象山,周敦頤的祖居就在這裡。舊時,濂溪有橋,橋有小亭,十三歲的周敦頤常常釣遊其上,吟風弄月,至今為父老傳談,謂其志趣高遠,不與俗人同調。
墨子是戰國時期的思想家,他主張「兼愛」、「非攻」等理論,在當時與儒家一樣名氣很大。
墨子的學說,傳播先王的思想,論述聖王的主張,他把道理告訴了人們。如果他的學說文辭優美,恐怕人們只會陶醉於表面的文采,而忘記它的實際價值。
《漢書》乃《史記》之後的重要典籍。被列為四史之一。《漢書 律曆志》有云:「七者,天地四時人之始也。順以歌詠五常之言,聽之則順乎天地,序乎四時,應人倫,本陰陽,原情性,風之以德,感之以樂,莫不同乎一。」那是一種萬物歸順自然,萬事依循正道的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