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代史
現在普通學校的教育,卻捨本逐末,只知注重書數,將其他最重要的禮、樂、射、御四種基本,尤其是禮,看作不重要,甚至完全要廢棄,以為只要使受教的人會讀書、寫字、作文、算數,便已盡教育之能事,辦教育的人,便覺得心滿意足。
1968年時蔣介石至台北孔廟觀賞祭孔雅樂,典禮結束後與與禮、佾、樂生合影並說道:看了祀孔典禮以後,愈益感覺到禮樂的感人之深:禮樂不但可以修己淑世,合敬同方,亦且就在看到了那種和諧的動作,聽到了那種典雅的音節,即足以鼓舞踔厲,相觀而善,所以各級學校,以後要特別重視禮樂對於學生的涵濡指導。
華裔澳洲勳章獲得者、黃汝寧先生(Albert Yue-Ling Wong)正積極呼籲澳洲政府為華人勞工軍團建立永久性紀念碑,讓後人追思和感恩為今天的和平付出生命的那14萬華人勞工。
「香江第一才子」 陶傑眼中的另一個中國,不是版圖空間的,而是百年時間長流的另一個中國,是文化的、人文細節的中國。
隨著更多商人、旅人深入中國,她神祕的面紗一絲絲揭起,歐洲人看見的不再是馬可波羅、早期傳教士美化了的文明古國,卻是一個裹小腳、棄女嬰,野蠻不堪一擊的老大帝國。到了18世紀末,對於新一代的德國哲學家,四千年來不曾改變的中華帝國是一頭怪獸。一頭稀有動物。對於儒家,他們抵達了和萊布尼茲全然相反的結論。在新發現的人類主體意識的帶領下,西方朝黑格爾所說的,為自由意志、絕對精神推進的歷史一路奔去。
公元六零七年,隋煬帝曾派兵到台灣,那時的台灣還是一個荒涼的島嶼。到了宋元以後,開始有人從閩江一帶遷移到台灣來開墾。一直到明朝,移民的人才多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