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皇帝一天起居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北京紫禁城裡,多位清代皇帝勵精圖治,其勤勉和付出超乎後人想像。特別是史稱「康乾盛世」的近140年中,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位皇帝最以自律和奉獻精神為後人銘記。
清代的貴族女兒 / 網路圖片
很多人誤以為「格格」就是皇帝的女兒,其實,他的原意是...
雍正耕織圖
在西方的大教堂、東方的宗廟外牆,都有許多雕塑和壁畫,用以傳達敬天畏神的教誨。除了忠孝節義的圖案外,以《耕織圖》為飾,也是十分獨特。《耕織圖》不僅受到帝王的肯定,也受到民間的喜愛。現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雍正耕織圖》,可以說是歷代《耕織圖》的代表。
◎人人說:生男生女都一樣,猜一歷史人物?
和珅被殺的原因,一是貪財,二是激起眾怒。當然,貪財只是個引子,激起眾怒才是 更為重要的原因。
三月 閒廳對弈(新三才)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未婚女子的住所稱作「閨房」,是青春少女坐臥起居、修煉女紅、研習詩書禮儀的所在。閨閣生活是女子一生中極為重要且最最溫馨、美好的階段,就像美麗的蝴蝶在鼓翼凌飛之前曾經慢慢蛻變、靜靜成長在一隻明絲纏繞著的玲瓏的繭。古人又把「閨房」稱作「香閨」,把未笄女子喚作「待字閨中」,更是不吝筆墨把大量詩詞歌賦來描繪閨閣情趣。
新紀元周刊102期【影評】欄目
甲午戰爭一役,清廷喪權辱國、割讓台灣,展開五十年影響深遠的統治,是舉世皆知的歷史。然而卻鮮有人知,隔年乙未年,即西元一八九五年,當日軍正式接收台灣,卻爆發了這塊島嶼上規模最大、最慘烈的保家衛國之戰……
魯公又走了幾里路,看見許多讀書人聚集在一起商議:「好官走了可惜,等魯公來,何不去向他申訴?」有人就搖手說:「咄!田總督早有命令,即使有十個魯公,又有什麼辦法?何況魯公正是取代李縣令職位而來的,怎麼肯自己不做官,而把縣令的官位,讓給別人呢?」魯公聽了,心裡非常尊敬李縣令,但沒有做聲。
歷亡秦之亂,漢王朝定鼎中原。西漢立國之初,中央機構的設置基本上是承襲秦制,仍為三公九卿,但“三公”在名稱上對應改為“相國府”、“太尉府”、“御史大夫府”,分掌政治、軍事和監查三權。對於“九卿”諸機構,內部結構亦有所調整、充實,職能亦有所增加,分工更加細緻。
鄭板橋像(國學網絡圖片)
清代乾隆元年(1736年),鄭燮字板橋,中了進士,隨即到山東濰縣(即今山東濰坊市)當知縣,他為官清廉,關心民生,政績甚佳,百姓對他的評價也很高。後來,這一地方碰上了災荒年,他請求賑濟災民,卻因此而獲罪,便辭去官職回到家中,以賣書畫為生。
庭訓道:天下任何事情,都不能小看和大意 ,即便是最小最簡單的事情,也應當慎重對待。所謂慎重,就是要有「敬意」。在沒有事的時候,用「敬意」來自我約束。在有事的時候,就用「敬意」來應對事 務。深厚的敬意,貫穿事情的始終,謹慎修持敬意讓敬意永存,不斷修習漸成習慣,自然就沒有做不成的事。這大概是在心中常存敬意,身心就會清明通達之故。
庭訓道:孟子說:「良知良能。」是想舉出良知、良能這些心中固有的善端,以此來說明人性有善良的一面。他又說:「品行高尚的人,也就是沒有失掉嬰兒純淨良善之心的 人。」
孔子說:「立志於修道。」所謂「志」, 就是心的功用。人性沒有不善的,所以人心也沒有不正的。但人心的功用則有正和不正之分,這一點我們不能不清楚。 孔聖人有著天賦絕頂的聖明,尚且在十五歲時就立志於學。 這大概因為「志」是提升道德修養的起點之故吧,昔日的聖賢修道無不是從「志」開始的。無論多遠,沒有「志」達不到的:無論多堅,沒有「志」攻不破的。
紀曉嵐 / 網路圖片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新紀元週刊》第65期【歷史新觀】欄目
現代人相不相信文殊菩薩、帝釋能仁與轉輪聖王之說並無關係,身為華人,我們既然說著Mandarin(文殊菩薩的語言),何妨放下觀念與成見,從理解雍正帝的世界觀開始,由古人身上重新認識「真正的中國人」。
訓曰:凡人存善念,天必綏之福祿以善報之1。今人日持珠敬佛,欲行善之故也。苟惡念不除,即持念珠2,何益?
《新紀元週刊》第64期【歷史新觀】欄目
雍正帝從容的死亡,直到最後一天還能清醒的辦公,朱批公文一字不苟。如此清醒從容脫離肉身的狀態,其實 非常像佛教所指的「涅槃」。
明朝未年有一個叫沈百五的,名廷揚,號五梅,家中很富有,按現在的話說就是大富豪。他曾在一個客舍遇到洪承疇,而當時洪承疇只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孩。雖然只是小孩,但沈百五卻看出這小孩相貌不凡、談吐不俗,於是認為洪承疇雖一時窮貧困,但將來必定入相拜將,成爲一個了不起的人。
《新紀元週刊》第63期【歷史新觀】欄目
據正史的記載,雍正去世當天,白天他還是照樣接見大臣、使節,朱批奏摺字跡工整、思緒清晰,根本沒有任何鉛中毒的症狀……
康熙庭訓說道:為人處世,應當常存喜悅安詳之氣。內心喜悅安詳周圍的景象自然吉祥美好。究其原因,喜悅就容易產生善念;忿怒就容易產生惡念,所以古話說道:「人只要一產生善念,即使還沒有付諸行動,吉樣之神就已經跟上他了,一產生惡念,即使還沒有行惡,凶邪之神就已經跟上他了。」這的確是至理名言啊。
《新紀元週刊》第62期【歷史新觀】欄目
如果讓現代的人選擇,大概不會有多少人願意承擔如同雍正帝這樣的責任,每日僅睡幾個小時,生活簡單飲食清淡,在位十三年不曾選秀納妃。
《新紀元週刊》第61期【歷史新觀】欄目
《尚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中國的傳統裏,所謂的「華夷之分」並不是以血統或其出生地來區分,而是以其是否符合中華正統文化以及道德的要求。
《新紀元週刊》第60期【歷史新觀】欄目
為了讓全天下的人明白真相,雍正帝調查謗詞內容、謠言來源,後以事實一一駁斥,特赦謀反者的死罪,並曉以大義:皇帝是上天指派的,上天只問其道德功業如何,而不問其是不是漢人。
《新紀元週刊》第59期【歷史新觀】欄目
年羹堯辜負帝王負託,死後留下污名。年案另有三個枝節的案子被後世訛傳為雍正朝的文字獄,追究根柢,三案事實上都涉及謀反與朋黨!
《新紀元週刊》第58期【歷史新觀】欄目
雍正帝最知名的大將軍年羹堯,最終以自盡結束顯赫一時的人生。是什麼原因導致雍正必須賜死這個曾經倚為心腹的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