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戰爭
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大紀元製圖)
赤壁之戰,曹操軍中疾疫大興,致戰力大損,凱風突自南來,助成焚如之勢,天實為之,豈人事哉!曹操曾與孫權書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雖天公不作美,拒讓曹操跨越江南一步,但大英雄笑談雄兵百萬,叱詫風雲之霸氣,不得不讓後人欽佩。
圖片來源:Fotolia
由於楚莊王勢力浩大,所以他吩咐申舟:不必向宋國提出借路的請求,逕直而去。宋國得知後,認為這是楚國在侮辱本國,感到不可忍受,就把申舟殺死。
歷史中常有些奇特的迴圈。戰國初期魏文侯拜吳起為將,大敗秦國,奪了秦國的“河西”之地。而秦昭王時白起為秦將,又大敗魏國,奪了魏國的河東之地。正是“三十河東、三十河西,吳白兩起,天賦玄機”。
“臥薪嚐膽”這個成語講述的是春秋末期越王勾踐苦心礪志,十年複國的故事。這個故事之所以能被傳頌千載,乃是由於主人公勾踐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行人之所不能行,故而能轉弱為強,成不世之功。“忍”的力量在歷史進程中有怎樣的作用,回顧一百年的甲午年,那場決定了中日兩國國運消長的戰爭,我們能再次得到啟示 ——如果我們能從另一角度來看待這個歷史事件。
甲午戰爭(1894-1895年)是中國人心頭的傷痛,但它又是任何關注歷史的人無法回避的一筆,任何想要瞭解近現代的中國的人,都無法回避這場戰爭帶來的深遠影響。
公元前506年秋,西元前506年秋,經過多年的準備,吳國攻楚大軍的戰車終於隆隆起動了。吳王闔閭以伍子胥為將、孫武為軍師、王弟夫概為先鋒,聚集水陸精銳三萬多人,按照孫武事先謀定的方略,避開吳楚邊界的正面,溯淮水西進,取道蔡、唐兩國,從北部突入楚國境內!
吳楚兩國幾世宿敵,力量對比上是楚強吳弱。但是吳國卻驚人地以少勝多,以水陸三萬多精銳擊破楚國逾二十萬大軍,攻克其都城郢都,把諾大的楚國逼到了幾乎亡國破都的處境,令天下強國都目瞪口呆。
公元前480年波斯王薜西斯一世(Xerxes I)率大軍30萬水陸並進, 遠征希臘。在橫掃了色雷斯和馬其頓之后,直抵溫泉關(Thermopylae)隘口,希臘十萬火急!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韓信被劉邦稱為“連百萬之從,戰必勝、攻必取”,終其一生,從來沒有在戰場上被擊敗過。在這些戰役中,最具傳奇色彩的就是“井陘口之戰 ”,韓信面對數倍于己的敵軍,竟然敢於于“背水結陣”,而且還贏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勝利!韓信是如何做到以少勝多的?假設當時的情景,有沒有別的可能?
甲午戰後,清政府的腐敗落後暴露無遺,而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也使得中國人民紛紛反抗。原以「反清復明」為口號的義和團即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興起。他們不滿外國侵略,改口號改為「扶清滅洋」,並開始攻擊西方人士。此舉讓野心勃勃的西方更有理由出兵占領中國。
革命黨掌控武漢三鎮後,湖北的軍政府馬上成立,推黎元洪為都督,並改國號爲中華民國,並且號召中國各省起來響應推翻滿清。短短兩個月內,廣東、湖南等十三個省,先後宣布脫離清朝政府,宣布獨立,滿清王朝大勢已去。
滿清帝國經過康熙至乾隆一百多年的盛世之後,開始步入衰弱。特別是清朝末年,戰爭一場接一場,而中國敗戰連連,不平等條約一份又一份,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可謂予取予求。而標誌著這所謂「次殖民地」年代的開端,就是發生於清朝道光20年至22年(公元1840-1842年)的鴉片戰爭。
馮子材除自任正面防禦主力之外,還分派王孝祺、王德榜、蘇元春所部駐守周圍各要地,總兵力約64營3萬人,成縱深梯隊陣勢,採取「先發制敵」策略,出兵襲擊法軍。
康熙在三次親征當中,不計「萬乘之尊」,與士兵們同甘苦、共患難的精神,「日惟一餐,恒飲濁水,甘受勞苦」,使清軍士兵們非常感動,這也是三次征戰清軍都能獲勝的原因之一。
噶爾丹設「駝城」,把上萬隻駱駝,綁住其腳躺在地上,駝背上加上箱子,形成一個長長的「駝城」。噶爾丹軍就在那箱垛中放射槍箭,以阻止清軍進攻。
黑暗中杜松軍點燃火炬以便準確炮擊,後金則利用敵軍的火光,以暗擊明,弓箭齊下。
朱棣攻入南京後,惠帝失蹤,朱棣隨即即位,改元永樂,成為明朝的第三個皇帝,是為明成祖。
靖難之役」,又稱「靖難之變」,是中國明朝的內戰。朱元璋建立明朝後,為了鞏固皇權,先後分封了他的二十四個兒子為藩王。這些藩王被派到全國各地,一部分授以兵權,如燕王朱棣、晉王朱棢等。藩王雖然沒有封地的管治權,但擁有護衛軍隊,可以防禦北邊的蒙古勢力,作為皇室的屏障。
蒙古人是鮮卑人的後代。唐朝之後,蒙古各部移居到蒙古高原。公元10世紀到12世紀,蒙古高原先後臣服於遼朝和金朝。至公元1200年左右,蒙古勢力逐漸強盛。
倭寇侵擾中國,從明初以來就一直存在。但是,明初時候由於朝廷重視海防,因此倭寇並未釀成大禍。到明朝正統以後,朝政日益敗壞,海防也漸漸廢弛,倭寇便日益囂張起來。嘉靖年間倭寇多次入侵,更加深百姓生活的艱苦。
宋軍以少勝多,重創金軍主力,鼓舞了宋軍的士氣,扭轉了富平戰敗的局勢。吳玠曾說,兵不在多,而在出奇制勝。吳玠軍運用防禦戰中奇兵出擊的戰法,取宋金對戰的第一場勝利,振奮了南宋抗金的信心。
遼軍前幾次進攻皆挫敗,然而耶律休格越挫越勇,此時城內諸將聞援軍已至,開城列陣,四面鳴鼓,一時聲震天地,耶律休格則猛烈攻擊,宋軍遭受圍攻,於是紛紛後退,遼軍乘勝追擊,宋軍潰敗南逃,死傷慘重。
可以說,岳飛死前的最後一戰就是郾城、穎昌一戰, 岳飛直至最後一戰,都是身先士卒,為國家勇往直前。像他這樣的人格操守、英勇善戰以及忠愛國家的精神,真是令後人千秋萬世傳頌與感佩!
荊湖、後蜀滅亡後,南唐、吳越臣服,南漢統治者劉鋹則拒絕投降。宋消滅後蜀之後,雖然南漢已經失去屏障,但南漢地處五領之南,而且有廣州市舶之富,所以對宋來說,消滅南漢還得費一番功夫。
後周顯德七年(公元960年),趙匡胤「陳橋兵變」取得帝位,建立宋王朝。新的王朝雖然建立,然而從唐末直至五代十國以來,藩鎮割據的局面依然存在。宋太祖經過兩年在政治、經濟、軍事各方面的準備之後,決定消滅藩鎮割據,實現天下統一。
唐玄宗在危急下,倉惶逃往四川,途中禁衛軍將士發動兵變,要求唐玄宗立即將楊國忠、楊玉環正法,以向天下謝罪,唐玄宗無奈,只得殺了楊氏兄妹。
唐高祖建國之初,因國力未定,對突厥多採忍讓、和親政策。高祖武德7年(西元624年),因唐已完成全國統一,高祖頗有意攻打突厥,但李元吉和李建成等均怯懦不贊成,唯有李世民堅持進擊突厥,以防後患。
隋朝末年,煬帝荒淫奢侈,勞民傷財,人民怨聲四起,地方紛紛起義反抗暴政。西元618年(隋大業十四年),李淵在長安稱帝,改國號爲唐,定年號爲武德。
南北朝末期,北周大定元年,公元581年2月,大丞相楊堅廢周立隋朝,與北方的突厥、南方的陳朝成為當時中國3個主要政權。
中國戰役史上,以南北朝的東、西魏戰爭尤為精彩。當時西魏是宇文泰輔政,東魏則由高歡掌權,兩人都有統一天下的想法,所以在他們之間發生了一連串戰役。
「區區長江天險算什麼?我坐擁百萬大軍,只要我一聲令下,所有士兵把他們的鞭投入長江,就可使長江水斷流!」發此豪語者,前秦皇帝苻堅也。
苻堅原想將計就計,故意讓軍隊稍向後退,待晉軍半渡過河時,再以騎兵衝殺,這樣就可以取得勝利。不料,秦兵士氣低落,一撤退就失去控制,陣勢大亂。
晉滅吳之戰,晉原本就擁有比東吳更多的優勢,但仍經過長時間的蘊釀及準備,不敢大意。反倒是弱小的東吳,面對西晉強敵,卻沒有長遠計劃及防備措施,果然敗得一蹋塗地。
2、3萬人的軍隊和四十幾萬大軍對抗,可能嗎?發生在大約2000年前的昆陽之戰就是一場兵力相差懸殊,卻能以少勝多的戰事。
馬援曾說英雄應死於沙場上,以馬皮來包裹屍體(馬革裹屍),意即英雄的死是轟轟烈烈的,不貪生、不畏死。這句話正見證了馬援一生視死如歸的精神。(圖/志清)
東漢光武帝建武16年(西元40年)2月,素來臣服於中國的交趾郡(今越南北部)發生叛亂。交趾女子徵側(Trung Trac)因其夫為交趾郡太守蘇定所殺,憤而起兵反抗,其妹徵貳(Trung Nhi)也號召回應。
朝鮮王原本就無心臣服漢朝,加上部屬被殺,怎肯善罷干休?衛右渠立即整軍進攻遼東,擊殺涉何。漢與朝鮮的戰爭就此展開。
朝鮮民族屬東夷族,周滅商時,商朝遺臣箕子曾建國於朝鮮。隨著歷史發展,中原與朝鮮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中原帝國是不是能使邊陲朝鮮臣服,甚至將政治版圖擴展到朝鮮領域,往往是中原帝國國力的重要指標。
霍去病在兩次河西之戰中,都採用「舍服知成而止」的策略,只要敵軍表示歸順漢朝,便會釋放而不攻打他們,如果拒不歸順,才會以武力征服之。(圖/志清)
古時在合黎山、祁連山和龍首山之間有一塊肥美之地,因地勢狹長形如走廊,所以被稱為「河西走廊」。這個綿延一千公里的河西走廊,除了有豐富水源適合耕作之外,並以其位於中原和西域的交通要道上,素來具有重要戰略地位。雄心壯志的漢武帝即位之初,此處仍屬匈奴勢力範圍,漢武帝擬定聯合西域各族的計畫,想「斷匈奴右臂」,把長期以來威脅中國北方的強敵驅逐消滅。
楚漢相爭,項羽和劉邦在廣武對峙了將近一年後,雙方於楚漢5年(西元前202年)8月約定約定以鴻溝(在今河南榮縣境賈魯河)為界,「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者為漢,鴻溝而東者為楚」,互不侵犯。
「暗渡陳倉」是指楚漢相爭中韓信出奇技打敗三秦,助漢奠定江山的一次戰役。
鉅鹿之戰的結果,頗令人意外,這麼集權的中央、這麼強大的軍隊,怎麼說敗就敗?歷史的劇情發展就是這樣經常令人錯愕、不解。
「鉅鹿之戰」是秦末戰爭中,打擊秦國軍力的一次決定性戰役,也是歷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戰役之一。
雖然陳勝、吳廣已死,但戰事並沒有結束。反秦的風潮已覆水難收,到處風起雲湧。(圖/志清)
陳勝,陽城人,字涉。吳廣,陽夏人,字叔。兩人原都是農民。陳勝年輕時,曾跟別人一起受雇幫傭耕田,休息時,陳勝嘆恨著說:「苟富貴,無相忘」。同伴們聽後笑著說:「若為傭耕,何富貴也?」(意思是:你只不過是受雇為人家耕地,哪裡談得上富貴呢?)陳勝嘆息說:「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意思是:唉,燕雀怎麼知道鴻鵠的凌雲壯志呢!)
白起斷絕趙軍糧道的策略發揮了很大的功效,趙軍被秦包圍,只能等待外來救援。然而中原各國不但沒有出兵相救,也沒有援助趙軍糧食。趙軍斷糧46天之後,內部殘殺,軍心動搖,最終被秦消滅。
秦國自從商鞅變法改革之後,國勢日益強盛,至秦昭襄王時,更是積極向外擴張,東侵韓、趙、魏三晉,南攻荊楚,偃然成為戰國七雄中實力最強大的國家。
這場戰役創造了以弱勝強、以困制逸的形勢,獲得巨大的成功。特別是火牛主攻戰術,可說中外古今戰爭史上唯一的創舉。(圖/ 志清)
戰國時期,燕國與齊國相比鄰。燕王噲因讓位給燕相子之,導致燕國內部引發王位爭奪的內亂。齊宣王趁機攻燕,殺了燕王噲和子之。後來由於各諸侯國出兵救燕,迫使齊國撤兵,才平息這場戰爭。燕太子平稍後即位,是為燕昭王。他廣招賢士,對內大加改革,積極獎勵生產,做好對齊的復仇之戰。
為了誘引魏軍,齊軍用了「減灶法」的戰略,田忌命人第一天造十萬人吃飯的鍋灶,第二天減為五萬人用的鍋灶,第三天則只剩下二萬人用的鍋灶。龐涓不知是計,日夜兼程追趕齊軍,最後中計身亡。
魏國雖然在桂陵之戰被齊國打敗,國勢受到重創,但畢竟實力雄厚,蓄精養銳十幾年之後,元氣又大致恢復。同時期的韓國是韓召王在位,韓召王在名相申不害內修政教,外應諸侯的輔左下國力鼎盛,因此使得南方的魏國備感威脅。周顯王28年(西元前341年),魏國大將龐涓率領魏、趙聯軍,直攻韓都(今河南新鄭縣)。韓國告急,遣使求助於齊國。
孫臏「圍魏救趙」的戰略,是趁魏軍主力出兵在外,國內防務空虛之際,直搗魏都大梁,迫使遠在異國的魏軍「釋趙而自救」。等龐涓回兵時,中途予以截擊,這樣既救了趙,又能給魏國以沉重打擊,一舉而兩得。
「圍魏救趙」是中國軍事史上的經典戰術,這個戰術源於戰國初年齊、魏二國的桂陵之戰。
勾踐乘機率主力軍悄悄潛行過江,直擊吳軍中間最少軍力的部位,因此吳軍從中間被裂成兩方,潰不成軍。(圖/志清)
吳越之戰,是春秋末期吳國和越國之間進行的最後一場爭霸戰爭,總共長達三十五年,最終由越國戰勝而告終。
周襄王二十年(西元前632年),晉文公於城濮戰勝楚軍,並迎襄王於踐土,召開諸侯會盟,成為中原霸主。
位居南方的強國──楚國覬覦中原已久,先前齊桓公在位時,國力強盛,加上與各諸侯聯結,楚國入主中原的野心無法得逞。這時中原局勢紛亂,楚國成王於是藉此機會將勢力深入中原地區。然而,當時中原諸侯也不乏想稱霸中原政治家,宋襄公就是其中一位。
自西元前770年周平王東遷開始,中國歷史就進入了諸侯兼併的時代。齊國和魯國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重要諸侯國,又互相毗鄰,不免發生一些衝突,長期累積下來,就導致了這場長勺之戰。
還有一位輔助武丁的奇女子,人稱婦好,她是武丁的第一個皇后。她曾經多次親自帶兵出征,最多的一次曾經統帥一萬三千人大軍,浩浩蕩蕩共征服了二十多個國家,是武丁時代開疆拓土的頭號女功臣。(志清)
武丁,是商朝的第二十三代國君,也是商王小乙的兒子。原本逐漸式微的商朝,在武丁的知人善任及勵精圖治下,國勢強盛,政治清明,民生富裕,史稱「武丁中興」。
夏朝末年,夏王桀驕奢荒淫,橫徵暴斂,對民眾及所屬方國部落進行殘酷的壓榨奴役,引起各方百姓普遍的憎恨。而在黃河中游的商部落,在湯的領導下任用伊尹輔佐,勵精圖治,日益強大。
「涿鹿之戰」可說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激烈的大場面戰爭,也可說是黃帝與蚩尤之間的一場智與力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