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皇帝
閻立本所繪的《步輦圖》局部,圖為唐太宗接見吐蕃使者。(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以宗族之女文成公主入藏和親,臨行前太宗親做一詩《琵琶》為公主送行:
清聖祖.康熙皇帝。(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康熙皇帝吸收了中華多民族的文化,以及西方國家的文化。他一方面承傳了悠久的文化傳統,另一方面又敢於吸收新的技術,達到了當時最高的文化素養。
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Angie /大紀元)
逢中國情人節,大紀元【千古愛情 婚姻佳話】系列伴著七夕、中秋佳節,說說天長地久的愛情故事,點燃人生不幻不滅的光輝。聽東漢光武帝說:娶妻當娶陰麗華。七夕、中秋接踵而來,涼風吹秋聲,愛情的聲紋也分外蕩漾、縈迴。中國文化中太多七夕和中秋的情分,一千零一夜說也說不完。問愛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明皇幸蜀圖》(公有領域)
唐玄宗李隆基天賦異稟,雖好雅樂,但秉性十分清淨。由於他崇尚文藝、慕仙向道,玄宗一朝信仰文化、樂舞風尚蔚然成風。
《望賢迎駕圖》,描敘唐玄宗從四川回到長安的場景。(公有領域)
唐玄宗李隆基沿用太宗貞觀遺策,勤心庶政締下盛唐輝煌;又因他天賦異稟,在大唐盡展風流才華,創梨園、遊月宮,一曲霓裳羽衣,將天籟之音傾灑人間。開元之治,作為盛世標桿,讓玄宗名號永鐫青史;一場安史之亂,又讓多少文人墨客唱盡長恨輓歌。
中國諸多朝代大興佛法,為後世奠定光輝借鑑。(Fotolia)
大唐的光輝不僅是氣勢磅礡的璀璨文化令人神往,其中多如繁星的曠世英才也多為後人所稱頌。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曾說:「唐多能臣,前有漢,後有宋,皆所不逮。」高度認同唐朝人才輩出的盛況。貞觀年間,太宗身邊彙集眾多經天緯地的治世人才,貞觀六年科試,太宗見當年的新科進士由太極宮端門列隊而入,曾說過:「天下英才盡入吾彀中矣!」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尺尊公主填湖修建寺院時,文成公主也在繞木齊修建寺院。一年後,兩位公主修建的寺院全部竣工,尺尊公主就把她帶來的釋迦佛8歲等身像放入她主持修建的寺院中,而文成公主則將12歲釋迦佛等身像安置在她主持修建的廟宇中。文成公主又與松贊干布親自到寺院門外栽插柳樹,後世稱為「唐柳」。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儘管路途遙遠充滿艱辛,大唐的送親使團不辱使命,沿途廣傳中土文明,全程播撒漢文化的種子,也留下眾多的勝蹟和傳說。唐太宗賜予吐蕃佛像、經卷、精巧百工,於雪域邊邦大興教化,為吐蕃王朝的興起開闢加持之路。唐室公主即將行至,松贊干布聞訊,心中的夙願得以實現,非常高興。他親自率領護衛軍前往柏海迎候。並在離黃河源頭不遠的扎陵湖和鄂陵湖畔建起柏海行館,等待文成公主的到來。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貞觀十五年(641年),太宗命江夏王李道宗隨同吐蕃使者護送文成公主。唐王又命沿途官府修路架橋,造船製筏,建築佛堂,開闢通道。當送親隊伍行至青海西部的赤嶺時,文成公主思鄉之情越發濃重,為遙望中原的父王,她登上赤嶺山頂,取出唐太宗所賜的日月寶鏡遙觀故園。此時西部一片蒼涼蕭條之景,而鏡中的長安正是一片繁華熱鬧的景象。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三百名美人衣錦佩玉,列成行伍,她們身穿一模一樣的服飾,令各國使臣眼花繚亂。吐蕃使臣在一旁靜靜觀看,看到諸國使臣都沒有辨認出公主...
唐太宗畫像(王雙寬繪圖/大紀元)
武德年間,面對上萬名強悍的突厥騎兵來襲,唐軍將領非常恐懼。當時的秦王李世民只以百騎及威武凜然的王者之姿,智退突厥。武德九年,太宗剛即位,突厥再犯,再次曉以大義,讓突厥首領膜拜於太宗的威德之下。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太宗一心推行仁政,以文德教化天下。倘若夷邦肆意妄為,太宗也會動用武力,制止偏邦的挑釁。太宗看到吐蕃王再次遣使謝罪,虔心仰望大唐國威,為了教化雪域,遠柔民心,太宗此次也有意與吐蕃聯姻。
唐太宗李世民像,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有領域)
在古代,如果有誰敢在皇帝面前指出皇上的過失,或堅持己見槓上皇帝,或不行跪拜之禮佛袖而去,就可能會因對天子不敬的言行,以「大不敬」的罪名招來殺身之禍。但在貞觀時期,只要是為國家社稷著想,誠心指出並糾正皇上的缺失,不但不會受罰,說不定還能得到豐厚的賞賜呢!也唯有唐太宗這樣心胸寬廣的皇帝,才能有如此豁達的境界!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松贊干布聽說,釋迦佛有三尊等身像,一尊在天竺,8歲等身像在尼泊爾,12歲等身像在漢地。若想讓佛陀的等身像進入吐蕃,惟有以聯姻的方式。
貞觀十七年,李靖與長孫無忌等人被列為「凌煙閣二十四功臣」。(大紀元製圖)
唐太宗29歲登基,當時的宰相杜如晦43歲、魏徵47歲、房玄齡49歲,刑部尚書李靖已57歲,虞世南已年近70了。唐太宗極其尊重這些年長的官員,以師禮相待。貞觀期間,唐太宗與群臣諸將肝膽相照,百官幕僚誓死效忠,君臣之間情深義重,締造出許多的歷史佳話。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我應該用甚麼材質修造佛像呢?」松贊干布久思不得其解,於是向神佛頂禮,懇請開啟。吐蕃王虔心禮拜,直到天色黎明時,他豁然看到虛空顯現出文殊、普賢兩位菩薩,手執寶瓶,向王傾灑甘露。諸天神女也由雲際顯露真容,漫天的妙花伴隨著諸天的樂舞,紛紛揚揚的傾灑不盡。
(黃又華/大紀元)
唐太宗氣度寬宏,眼光遠大,其崇高的德行在他的開國、治國、君臣相處,及在許多細微處都能顯現出偉大君主善待眾生、德澤四海的博大胸懷及泱泱大國的風範。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松贊干布又基於佛法教旨,制定了十善律法,教誡國民。凡國民行善者得賞,行惡者受到懲罰。凡孝順父母者,報答慈仁。立度量衡器,開墾田地阡陌。爭鬥者罰金,害命者依其製造的傷勢輕重加以抵罪。凡行盜者,以其8倍的贓物加以處罰。通姦之人斷其四肢,流放外境。教導百姓崇信神佛,開啟恭敬、誠信不疑的民風。
秦王周圍紅光罩體,紫霧騰空,煙霧之中,現出八爪金龍。(曹醉夢製圖/大紀元)
要擊敗群雄,平定天下,不僅需有運籌帷幄的能力,也需有如金剛鑄造的超常意志;更重要的是加上天助,也就是需有天命,順天而行,自然可得。而且真命天子,自有神佛護佑,秦王在多次危難中,都能死裡逃生,轉敗為勝。
松贊干布(中)、文成公主(右)與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而與大唐同期的雪域高原上,由英明出眾的松贊干布一統藏土各邦,建立起統一的吐蕃王朝。文成公主進藏和親,不僅將大唐文明的種子播撒雪域,又以自身的聰慧才智協助建立大小昭寺。唐太宗賜予的釋迦佛12歲等身像由文成公主送入吐蕃,大唐王廷為雪邦開闢出亙古的信仰之路。唐太宗恩和吐蕃,以文德教化雪域,使源於古代羌族的藏族,作為華夏先民的一個分支,再次與中原華夏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
唐太宗縛著竇建德到東都洛陽城下,王世充看到竇建德被俘,遂率官兵請降。(繪圖:曹醉夢/大紀元)
唐朝剛建立時,高祖僅據有關中一地,天下依然群雄並立,據地為王。當時的李世民被封為秦王。彼時劉武周與蕭銑居於西北,王世充居於中央,面對各路梟雄,秦王沒有畏懼,心中只有「思靖大難,以濟蒼生」的宏大使命。
唐〈步輦圖〉描繪唐太宗接見祿東贊朝的場景。(公有領域)
唐太宗是大唐星空中最璀璨耀眼的一輪明月,不但照亮了唐朝歷史的夜空,也是後代帝王仰慕並引為仿效的治世典範。唐太宗不但是史上唯一集開國、武功、文治、締造盛世為一身之千古一帝;也是集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藝術家於一身的偉大君主。不論唐太宗的偉大事蹟,或是發生在他身邊的小故事,今天讀來都令人回味,發人深省。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對於戰爭,既不能沒有,也不能常用,所以作君主的要在四季農閒之際,講解和演習軍事和練兵,一定要做到有備無患。
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於1月7日至6月18日,推出「勤修無逸─嘉慶皇帝文物」特展。圖為《清黃鉞畫龢豐協象 冊 五雲獻瑞》。(台灣故宮)
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於1月7日至6月18日,推出「勤修無逸─嘉慶皇帝文物」特展,希望能讓民眾一睹故宮院藏清代嘉慶皇帝的相關重要典藏外,同時也讓大家深入了解以往較為人們所忽略的嘉慶皇帝,其一生事蹟、治國理念以及藝術收藏等情形。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君主如不知節制慾望,臣民就會好逸惡勞;君主如不能嚴於律己,卻去禁止別人不做壞事,就像是怕火燃起,卻用加上柴薪的辦法去撲滅火焰;也如同討厭池水渾濁,卻自己動手不斷攪動,希望它能澄清一樣,這是辦不到的。還不如先從自己做好開始,儘管你不說什麼,民心風俗也會因此而變好。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上天養育萬物,就如同君主統治百姓一樣。上天是以寒暑有序,陰陽調和作為德行,君主應以仁德和慈愛作為本性。寒暑如果調和,四季就不會流行疾病和瘟疫;如果風雨違反時令,則四季之中人們就會挨餓受凍。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所以,民風因儉約而純正厚樸,鄰居間都能和睦相處。節儉和驕奢這二者,是尊榮或是屈辱的源頭啊!驕奢還是節儉都由人自己說了算,但卻關係著自身的平安或是危亂。收斂情慾,清心寡欲,美好的命運就會長久地延續;物慾橫流,凶亂就會生出。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國君儉樸,百姓就不至於勞累困頓,國君靜遠,百姓就不至於被攪擾。人勞累困頓,就會產生怨恨,百姓被攪擾,政務就會不和順。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所以說,做君主的,磨練自己,砥礪品行,沒有比傾聽忠言更好的了;而敗壞品德,背離正理,沒有比聽信諂佞小人更厲害的了。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做君主的,居住於深宮,與民隔絕,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東西,不能聽到天下所有的聲音。惟恐自己有過失而不能聽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時補救。因此,設立了「煊」和「謗木」,這樣做,是為了能夠吸納正確的意見和謀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