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東周
笑談風雲
中國的歷史記載從五帝開始,五帝指黃帝和顓頊、帝嚳、堯、舜。五帝之後有「三王」之說,這三王指的是建立夏朝的大禹王、建立商朝的湯王和建立周朝的周武王。周朝是一個「封土建國」的封建國家,建立了以周天子的宗室、周王朝開國的功臣和前朝的遺臣等為國君的諸侯國一共八百多個。
赤壁之戰,是一場大風,奠定了三國鼎力的格局;楚漢戰爭,一場大風救了劉邦的性命,開創了漢家四百年的江山;鄱陽湖大戰,一場大風讓朱元璋消滅了陳友諒,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那麼在靖難之役中,不是一場大風,而是三場大風讓朱棣進了南京,成為後來的明成祖...
後來項羽就進逼到彭城跟劉邦決戰。劉邦的軍隊眼看就要打光了,支援不住了。以項羽這樣的勇敢,抓劉邦簡直是探囊取物一樣。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按照《史記項羽本紀》的記載,「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砂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
說到風雲,我們知道,歷史的風雲經常是莫測的。特別是在戰爭的時候,一場大風就會改變一場戰爭的格局,一場大風就會奠定一個開國的帝王。今天我們就是講幾個關於大風的故事。第一個故事呢,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赤壁之戰...
說到歷史,我們都知道,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記載最長的一個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時間。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中國的歷史記載,五千年來都沒有中斷過。這裡面,既有官方的修史,也有民間的整理。
淳于髡進宮拜見大王,他對齊威王說:「齊國有一隻大鳥,落在大王的宮庭院裡,三年不飛也不鳴叫,大王知道這隻鳥嗎?」齊威王說:「此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季札說:「不是這樣的。當時我雖然沒有開口說,但心裡已經答應了,現在又怎能因為徐君死了就違背我心中的承諾呢?」徐國人民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感動,他們為季札做了一首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說苑‧雜言》載,孔子曾親口說:「賜之敏賢於丘也。」賜指子貢,名端木賜。敏即思想敏銳,思維靈活。丘指孔子。孔子作為儒學開宗第一人,學問之淵博自然也是第一流的,卻認為自己的聰敏不如一個弟子,可知這位子貢的聰慧敏捷確然舉世無雙。孔子在世時,門下弟子三千,達者七十有二。子貢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幾乎是最特別的弟子。
越國,齊海,陶地;謀士,相國,富賈。三種角色,三重人生,卻在春秋時期一位叫范蠡的人身上,呈現出神奇的統一。「重農抑商」歷來是古代中國的治國傳統,故而歷史上能征善戰者有之,輔國效君者有之,但以商人身份名揚天下的卻屈指可數。范蠡以布衣之身,不僅官至將相,位極人臣,更能果斷轉型,投身商海,確立好善行德的商人形象,豐富了商人文化。他的才學與經歷已教人驚嘆,他所奠定的「中華商道」更為後世傳頌。
一個人在他生老病死的生命規律中,會形成很多個人的習慣和積弊,一個王朝同樣如此。在它數百年的運作中,也會留下許多根深蒂固的習性和觀念。自成湯建立商朝,王位傳至紂王時,商朝國祚已享六百多年。即使紂王後期窮奢極慾,不敬上天,致使生靈塗炭,陷萬民於水火,可是無論諸侯還是百姓,對起而伐紂一事依然心存疑惑。
春秋戰國時期的城市建築快速擴張,城市繁榮,春秋戰國城市的輪廓線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輔佐春秋第一位霸主齊桓公成就霸業的管仲,在其著作《管子》中對強國富民和城鎮的選址建設作了許多闡述。春秋時代管仲的建城觀念打破了以四方形為城池的傳統定規,開創了中國城市形態的多樣化。到底管仲對建城的看法有何特殊之處呢?
為何春秋時代形成中國第二波的造城高潮?
戰國時代,各國正互相紛爭徵伐,策士們到處遊說「合縱連橫」策略,王次仲正住在大夏小夏山中。他認為當時通行的篆體字,寫起來很費事而用處不廣,而且人們很難在短時期內學會使用篆字。現在天下這麼紛亂,事情繁雜,文字的普及是很重要的。王次仲就把篆體、籀體字變化成隸書。
《易》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像之;河出圖,雒出書,聖人則之。」劉歆以為虙羲氏繼天而王,受《河圖》,則而畫之,八卦是也;禹治洪水,賜《雒書》,法而陳之,《洪範》是也。(《漢書·五行志第七》)
人能夠遠色、欲,為情不過,修身養德,敬天知命,守人道,保持人的本性善念,就是一個好人。但是人類社會善惡同在,人很容易被慾望誘惑走向邪路,所以聖人制定禮、樂以教化萬民。禮、樂只是形式,歸正人心才是關鍵。
道化生萬物,萬物都具有道的特性,如果人溶於道中,他就是歸真的。道也規定了做人的標準,人就應該遵守道規定的做人標準。君王治理國家就應該教化萬民修身,順行天道,國家才能太平。
孔子講為政的原則就是講德,教化人民修身養德、保持人的善良本性,並且以《禮》作為行為標準,社會就能夠治理好,老百姓知道羞恥,不會做不該做的事情,這就是天下人嚮往的。
「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別。樂由天作,禮以地制。過制則亂,過作則暴。明於天地,然後能興禮樂也。 」(《史記》樂書第二)
范蠡與西施,這兩個原本不相干的人,卻因時代動亂而走到一起,他們之間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一直為後世津津樂道…
弄玉公主長到十幾歲,姿容無雙,聰穎絕倫,但性情孤僻,尤其厭惡宮裡繁瑣的禮儀。她經常一個人呆在深宮裡,品笛吹笙。穆公見她這麼喜歡笙,命名匠把那塊美玉雕成碧玉笙送給她。公主自從得了碧玉笙,練習吹笙的時間更長了,技藝也更加精湛了。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瞭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春秋時代,齊國著名的宰相管仲,輔佐齊桓公,使齊國成為東方的霸主。管仲有一個從小就在一起的好朋友,叫鮑叔牙。鮑叔牙家比管仲家富有,他們曾經合伙做買賣,每次賺了錢,管仲總是多分些,朋友都認為鮑叔牙糊塗,吃了大虧了。
墨子說:「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這是諸侯所說的良寶。它們可以富國家、眾人民、治刑政、安社稷嗎?回答是:不能。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興天下之利。而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不能給人們帶來實利,所以這些都不是天下的良寶。今天在一個國家施行義政,人民必然增多,刑政必然大治,社稷必然安定。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有利於民眾,而義可以使民眾得到利益,所以說:義是天下的良寶。」
春秋戰國時期,晉惠公夷吾,在秦軍的護送下,回國繼承了君位。在此之前,他曾向秦穆公保證:如果秦國支持他回國即位,他即位後,就把晉國的河西土地,奉送給秦國,作為回報。然而,他返國即位後,背信棄義,秦國一寸土地也沒得到。
孔子逝世後,弟子們守喪三年而後散游諸侯。子夏居西河開館授學,遂為魏文侯師。子夏喪其子,哭而失明,曾子吊之。依禮,朋友喪明而哭之。
子禽曾問子貢,孔夫子的學問是從哪裡學得的。子貢回答,文王武王之大道,散在民間,賢者抓其大要,不賢者只抓住了末節,夫子處處皆學,沒有固定的老師。
子貢,名端木賜,是孔子利口巧辭的弟子之一,曾多次出使諸侯。孔子賞識他,曾把他比作貴重的祭器。而子貢知孔子卻來之不易。
孔子善於因人施教。古時父母去世,守喪三年。守喪期間,孝子要住草廬,睡草墊,枕土塊,衣喪服,食粗食。宰予是孔子利口善辯的弟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