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源
特富野古道,舊鐵道與枕木相伴,每隔五百公尺就設一座指標,在杉林中享受森林浴,行程輕鬆走來也不覺得累。(曾晏均/大紀元)
千百年來,鄒族人就在天神的足印中開墾山林、建立部落,故事流傳至今,鄒族的耆老都深信,這條通往玉山的特富野古道,就是當年天神帶領祖先走過的路。
秦陵一號銅車馬(現代複製品),青銅著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中國古人認為,文化是由神傳給人類的,文明成就來自神啟。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近日開幕的「帝國時代:秦漢中國藝術」特展上,眾多格調高古、技藝精湛的文物,在在體現出這種理念。
紐約亞洲藝術週「早期中國攝影精品展」展品:約翰‧湯姆森(John Thomson),《島嶼之塔》(Island Pagoda),出自《福州與閩江》(Foochow and the River Min),攝於約1873年,碳素印相。(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在剛剛落幕的紐約亞洲藝術週(3月9日至18日)期間,史蒂芬‧洛文希爾從其15,000張早期中國攝影藏品中精選出約30張作品做展覽。展覽題為「早期中國攝影精品展」,是藝術週期間唯一的攝影珍品展,照片只展不售。
美國各地都有一種巨大的水泥箭號,這是早年郵局空運郵件,供飛行員辨識方向的工具。(視頻擷圖)
在美國多地,包括猶他州的沙漠中,都可見到一種巨大的水泥箭號,它們存在已有將近一個世紀。這些箭號的設立並非基於觀光目的,而是為了一個現代人可能難以想像的原因。
北京紫禁城。(fotolia)
中國古代民間蓋房上樑時有懸掛字條「上樑大吉」、拋元寶、安放鎮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據說在修建紫禁城時,施工人員都要在重要的建築屋頂施工結束前,在屋頂正脊中部預先留一個口子,稱之為「龍口」。之後再舉行一個較為隆重的儀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個含有「鎮物」的盒子放入龍口內,再蓋上扣脊瓦。該盒子被稱為寶匣,而放置寶匣的過程稱為「合龍」。合龍標誌著一座建築的落成。
墨西哥城原名特諾奇蒂特蘭。(Wikimedia Commons)
城市也有生命。當今世界級的大都市,有一些——如巴黎已走過兩個千禧年;相比之下,另一些則如同處於未成年時期。近日美媒「商業內幕」匯整了八座全球大都市的老地圖、有關繪畫和老照片,帶讀者一窺其生命歷程。
這張1900年的照片中,意大利移民聚集於曼哈頓桑樹街。(Wikimedia Commons)
城市也有生命。當今世界級的大都市,有一些——如巴黎已走過兩個千禧年;相比之下,另一些則如同處於未成年時期。近日美媒「商業內幕」匯整了八座全球大都市的老地圖、有關繪畫和老照片,帶讀者一窺其生命歷程。
常平倉設置的目的,是為了避免「谷賤傷農」、「谷貴傷民」。圖為明代糧倉博物館(網絡圖片)
中華文明經歷了五千年的風風雨雨,依然散發著迷人的風采。對我們今人來說,那傳承千年的神傳文化,如同智慧的源泉,只要我們有心去接近、去了解,就能從中得到很多的啟悟。
美國斯坦福大學副教授穆蘭尼(Tom Mullaney)表示,中文打字機是揭開智能手機時代的先鋒。(Dadiolli / Tilman Schalmey,維基百科)
深入探索中文打字機的美國斯坦福大學副教授穆蘭尼(Tom Mullaney)表示,外界認為它不實用和低效率實則是個誤解,恰恰相反,中文打字機是揭開智能手機時代的先鋒。
《成吉思汗法典》,即《大扎撒》,推動了莫斯科的崛起。(網絡圖片)
如果說一部法典可以推動一國之興,您是否認為這是天方夜譚?莫斯科,現今的這個國際大都市,當初只是個只有森林和田野的小鎮,推動莫斯科及羅斯文化興起的重要支撐,今日看來,頗為耐人尋味。
曾侯乙編鐘(網路圖片)
現代學界尚不清楚古代蝕刻裝飾技術是如何做到的。蝕刻裝飾,即在春秋戰國時一些銅劍、銅矛上飾有菱形的花紋或火焰紋。菱形花紋的凹槽由蝕刻而成,然後以含有銅、錫、鐵、硅等元素的另一種合金與兵器的青銅基體接觸,通過接觸面上的擴散,形成美麗規則的紋飾。譬如越王勾踐劍、吳王夫差矛均有這種蝕刻裝飾。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大教堂和它的紅瓦穹頂。(公共領域)
提到佛羅倫斯,人們腦海中大概都會浮現出一個磚紅色穹頂、花白大理石的宏偉建築,也就是佛羅倫斯地標--聖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戰國青銅兵器玄鏐戈,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數千年以前,中華先賢以其精巧的技藝、開闊的認知,將智慧和藝術完美地融合在青銅上。中國古代高超的冶金工藝,在神州大地熔鑄出別具風韻的光輝藝術。山水流轉,年華飛逝,而青銅藝術呈現的豐富造型和鑄像,歷經風雨朝代變更,定格歷史瞬間,留下精彩永恆。
藏於日本史料館中的蒙古型鬼紋馬鐙(お館さま/維基百科)
古代中國高度發達的文明對世界的影響,絕不限於印刷術、指南針、火藥、造紙術這四大發明,還有包括被稱為「中國鞋」的馬鐙等其它發明、文化等。
光緒年間北京的京都育寧堂也有款「八寶五膽藥墨」。八寶中配有牛黃、沉香、犀角、麝香、琥珀、珍珠、冰片、金箔等成分。(墨的故事‧輯一:墨客列傳/時報出版提供)
墨除了用來磨成墨汁寫字外,還有什麼功能嗎?它可以賞玩、饋贈、記事、宣教,甚至可以治病!
明代繪畫中所描繪的殿試(公有領域)
科考取士在中國由來已久。承襲千年的科舉考試中,古人所面對的可以說只有一種題目:作文。在這一隅天地間,他們又是如何以一支筆、一縷才思,揮灑為國為民的仁人志氣,綿延神傳文明的千年輝煌?
諾曼底登陸中美國軍艦上彈孔斑駁的48顆星美國國旗。(圖片來源:Heritage Auctions)
一位荷蘭收藏家在得克薩斯拍賣會上以51.4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二戰期間諾曼底登陸行動中,第一支登陸諾曼底海岸的美軍艦上的美國國旗。這面美國旗上還是當時的48顆星設計,美媒稱這面旗的拍賣前估價是10萬美金。 然而,藝術收藏家克魯克(Be...
18世紀尼德蘭燒製的邁森硬瓷茶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藏。(World Imaging, Wikimedia Commons)
德國柏林有一座現存的巴洛克式的雄偉的宮殿,它是十八世紀初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的王后索菲‧夏洛特委託建築師Arnold Nering設計的。在1705年夏洛特去世後,為了紀念她,腓特烈一世將宮殿和附屬產業命名為「夏洛滕堡宮」。此後幾經擴建。
敦煌壁畫中描繪的往返於絲綢之路上的商隊。(公有領域)
在古希臘和羅馬人眼中,遙遠的中國有一個好聽的名字「絲國」,直譯叫「塞里斯(Seres)」,意思就是「絲的」或者「絲來的地方」。Seres被認為是源於漢字「絲」,也是拉丁文中的「絲」(serica)一詞的來源。
其實一切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有天象昭示。(網絡圖片)
隨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
庾季才夜觀天象,俯察圖記,發現必有遷都之事。於是上奏隋文帝,最終促成隋文帝遷都長安。(網絡圖片)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這個世界上,無論東方還是西方,我們生命的深處總有一種自然的和上天的聯繫。中國古稱「天朝」,神傳文化滲透在中華兒女每個人的血脈裡。人們常說「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 上天對人類瞭若指掌,而我們,又如何知曉天想要對人說甚麼?
清末民初洪拳大師黃飛鴻的傳人表示,黃飛鴻電影中為人所知的武術「無影腳」確實存在,黃飛鴻改良了當時武林中人的側身起飛腿腳法,改由正面起腳。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收藏的著名的納爾邁調色板,據信展示了納爾邁征服下(北)埃及的歷程。由此,一派學者相信,納爾邁正是傳奇軍事統帥美尼斯。圖為調色板正面表現的納爾邁及其名字的象形文字——魚和鑿子。(WikiCommons)
公元前3100年前後美尼斯(Menes)統治下的埃及,在歷史教科書中歷來被視為古埃及文明的曙光。在早期埃及傳說中,他被稱為大(Ohe and Mena)、「鬥士」(The Fighter)及「成就者」(The Established)。作為統一上下埃及的征服者,他建都孟斐斯,那裡成為法老時代璀璨文明的中心。
美國佐治亞州2014年發現的一柄中國古劍。(原住民研究基金會提供)
2014年7月,佐治亞州一條小溪的堤岸已被風化而露出樹根,一柄中國古劍躍入一位地質愛好者的眼簾。這柄30厘米長的劍,為北美越來越多出土的中國古代文物又增添了一例,這些考古發現無不在暗示,早在哥倫布之前,中國人就曾踏上北美的土地。
而江南一些地方,人們還會將西瓜瓤挖掉,並在瓜皮上雕刻出各種精美的圖案,內點燈燭,便成了一種別具風格的季節性的觀賞燈——西瓜燈。(網路圖片)
炎炎夏日,來一塊甜美的西瓜消暑解渴,現今已是平常百姓家再平常不過的水果了。但在西漢時期,西瓜可是皇室成員以及王公貴族才能享用的水果。
在17世紀漢人移入前,原住民族廣泛居住於整個臺灣。(維基百科)
(新紀元週刊426期,記者趙芷菱報導)1582年因一場船難擱淺於「Formosa」岸邊,歷經75天後脫困由兩位西班牙神父與一位葡萄牙耶穌會士,寫出了三篇相關見聞。而世界上最早有關於臺灣的文獻記載,就由此開始……。
太平洋一處距離密克羅尼西亞群島1千英里的海底,埋葬著40多艘日本艦船、250架日本軍機。(視頻截圖)
太平洋一處距離最近國家有1千英里的海底藏著一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秘密。在這裡,40多艘日本艦船、250架日本軍機長眠在太平洋海底,都是在太平洋戰爭期間葬身於此。
1912年4月14日深夜,號稱「不沉之船」的奢華郵輪泰坦尼克號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2個多小時之後,當地時間15日凌晨2點20分,泰坦尼克號沉沒。船上載有1316名乘客和885名工作人員。海難導致1502人遇難。(PETER MUHLY/AFP)
1912年4月14日深夜,「不沉之船」——泰坦尼克號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2個多小時之後,當地時間15日凌晨2點20分,泰坦尼克號沉沒,共有705人得救,1502人罹難。一百年後,人們還在追憶著那個恐怖、冰冷的夜晚發生的故事,因為愛是永恆的。
定遠艦長期擔任中國清朝政府的北洋水師旗艦。(網頁截圖)
定遠艦是一艘7000噸裝甲艦,長期擔任中國清朝政府的北洋水師旗艦,後在與日本海戰中擱淺、炸毀。1896年3月日本人小野隆助出資買下威海衛港中定遠艦殘骸,並用定遠艦上的材料,在日本建造了一座「定遠館」。相傳,曾有人住宿定遠館,半夜裡卻隱約看到走動的北洋官兵人影。
帝辛紅陶罐或帝辛占陶罐。(圖:韓國大鍾語言研究所)
夏商周斷代工程是中共政府促進的所有歷史工程的重要史實線索,但是,由於中國天文學家劉次沅對「夏商周斷代工程」最後階段的歷史所做的虛假報告和該工程負責人李學勤等不負責任的敷衍塞責,不僅歪曲了夏商周的歷史,還進一步危及到了韓國古朝鮮史。「武王克商甲子日」 是夏商周史的重要基石,正確日期為公元前1018年2月 22日。但是在劉次沅的虛假報告中,卻被歪曲為公元前1046年 1月 20日,這是該報告引起爭議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