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北宋都城汴梁,《清明上河圖》局部。(公共領域)
宋朝的免費醫療始於宋真宗。賜給廣南《聖惠方》,每年給錢五萬買藥。不久賜給京城附近《聖惠方》。就是說,一千多年前中國已經有了免費醫療的開端。
明文徵明《仿趙伯驌後赤壁圖》卷(局部)描繪蘇軾與友人遊赤壁的情景,絹本,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在為萬古雲氣封閉的西蜀,在岷峨雪浪匯入長江的大雷之音中,一個嬰兒呱呱墜地,議者按其生辰解說「十二月為辛丑,十九日為癸亥,水向東流,故而才汗漫而澄清。」正所謂人各有命,命中注定這個嬰兒將帶著天授的稟賦與才華,做出一番不朽於人間的事業,他就是蘇軾,蘇子瞻,蘇東坡。
南宋臨安建築圖(網路圖片)
南宋與金議和前後,日本大臣平清盛逐漸掌握權力,成為朝廷重臣。此時日本市場商品日益增多,產品也精益求精,商業更趨發達。商品經濟的發展必然導致貨幣的發行,但是當時日本鑄造的銅幣質量低劣,因此急需進口貨幣。宋朝的錢幣成為日本最急需的商品。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 卷。(臺灣故宮)
兩宋與日本的關係雖然不復唐朝那般親密,中日之間正式使臣往來並不多,但雙方仍通過僧人、商人的往來,保持著一定的聯繫。在文化方面,北宋時期,日本仍在消化大唐王朝的文化,對中國新的文化吸收較少。不過,到了南宋時期,日本又大量向中國文化學習,同時向中國傳播日本文化,其主要的媒介是兩國的僧人。
圖為北宋都城汴梁,《清明上河圖》局部。(公共領域)
皇帝對老百姓的態度給主流社會做了一個最好的示範,直接影響、決定了官員和士人對老百姓的態度。
那是怎樣的一個充滿靈性天趣與生命活力的時代啊!那段政局風雲變幻的歲月裡,雲集了幾乎堪稱是北宋一朝最有成就的文學家、史學家、藝術家、科學家。(大紀元製圖)
從熙豐新政到元祐更化,大宋朝在變革與反變革中迂迴動盪。然而,比之變法成敗更為重要的、令千載後世為之景仰的則是那一批宋士大夫們不為退轉的道德實踐與浩乎沛然的正大之氣。滿懷著那樣勢無可阻的正氣,他們無論在政壇上大有作為或是無所能為,他們注定都將在這裡,或者在那裡,大放異彩。
宋仁宗慶曆八年,黃河第三次決口,河北路和京東西兩路發生水災。皇帝與官員採取了一系列的救災安民的措施。圖為《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宋仁宗慶曆八年(西元1048年),黃河第三次決口,河北路和京東西兩路(宋朝的路相當於現在省)發生了百年一遇的水災,引發了大饑荒。
圖為北宋都城汴梁,《清明上河圖》局部。(公共領域)
宋朝冷飲店裡備有一種雙層大木桶,底下有基座,上面有圓蓋,介面處包白銅,把冰塊往夾層裡一放,兩、三天都不會融化。
歐陽修在這一場古文運動中堪稱領袖人物。圖為元代趙孟頫書寫的歐陽修的文章《秋聲賦》。(公有領域)
周敦頤之《通書》有云「文所以載道也」。這大概是我們所能找到的「文以載道」的最為貼切的出處。不過,文以載道的思想卻是自古有之。確切地說從造字之初,中國人的文字就被賦予了「載道」的使命。於是每當世道大衰時,就會出現一些有志於以文濟世的人,強調文章的道德內涵與教化作用,以文風變世風,比如,宋朝的古文運動。
北宋司馬光所主編的長篇編年體史書《資治通鑑》殘稿(公有領域)
宋英宗治平年間的一天,西京洛陽的天津橋上,邵雍與來客散步閒談。忽然,深樹間傳來杜鵑的啼聲。杜鵑者,南方之禽,邵雍是以推知,南方地氣北遷至洛陽,此為天下變亂之相,於是慘然不樂道:「不到兩年,皇上將起用南方人士,專務變更,天下自此多事矣。」來客大驚。
北宋易學大師邵雍,傳下《梅花詩》,預言了當時至今的歷史大事。
北宋易學大師邵雍,傳下《梅花詩》,預言了當時至今的歷史大事。
少年時,邵雍就胸懷大志,發憤刻苦讀書,於書無所不讀。(網路圖片)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仁宗朝,人才輩出,幾乎囊括了直至徽宗朝前的所有北宋名臣。(古瑞珍/大紀元製圖)
歷史的安排宏大而有序。當宋太祖立朝密鐫誓碑,將不殺大臣與言事官定為本朝家法時,朝野的士大夫中,一種與道進退生死以之的思潮也在同時萌生。經歷太宗、真宗兩朝,以振興道統為已任,以致君堯舜為理想,已然成為當時士大夫之主流思想。於是仁宗朝,人才輩出,幾乎囊括了直至徽宗朝前的所有北宋名臣。正如蘇東坡所說「仁宗之世,號為多士,三世子孫,賴以為用。」
宋朝通用紙幣「會子」(公有領域)
風尚,從國家用度、官場風氣,到宮廷生活、民間風俗、道德信仰⋯⋯無不涵蓋其中。決定社會風尚的境界有兩個因素:信仰和朝廷踐行。皇帝的道德決定他將行仁政還是暴政,也直接影響著一個朝廷的為官之道,繼而影響一個社會的道德水平和民風。宋朝的福利,當時叫賞賜,從宰相官員、鰥寡孤獨、耄耋老人,甚至到監獄囚犯,其完善周到,令人感歎。讀書時常恍然不分是美國新聞還是宋朝歷史,其震動仿佛初來海外時接觸美國社會。願把些許感觸以筆記的形式與歷史愛好者分享。
立於秋風亭上,一川江水橫亙目前,寇準脫口吟道:「遠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大紀元製圖)
巴東之地有江,江邊有亭,名曰秋風。立於秋風亭上,一川江水橫亙目前,特別是在波平浪靜的時候,獨對遠水接天,久也不覺其單調。而在這秋風亭上,曾有一位年青人,憑欄而立,望著一葉孤舟,浮在為水氣與宿霧染青的江面上,從早至晚,脫口吟道:「遠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這位年青人,就是年方弱冠的巴東縣令寇準。
忠義,不只是武人之氣概,亦是文人之風骨。(古瑞珍/大紀元製圖)
太宗朝太平興國八年(983年)的陽春,東京城外的金明池綠波蕩漾,其南的瓊林苑亦是春意盎然,新舉進士們雲集苑中,他們剛剛通過了殿試,又趕赴天子賜宴,這真是普天下讀書人的莫大殊榮。此刻瓊林苑的春光若有十分,這些天子門生們則占盡了七分,他們個個意氣風發,明媚如早春。
楊家忠義滿乾坤(網路圖片)
呂中說:燕薊不收則河北不固,河北不固,則河南不可高枕而臥。這句話道出了終始北宋的大患。中原人忘不了,沒有了燕雲十六州的屏障,契丹人的鐵騎曾長驅而入,直搗彼時仍是後晉都城的開封,而他們撤去時,所過之處盡為赤地,劫掠無遺。半個世紀過去後,中原已是大宋天下,但遼人窺覷中原之心卻一刻未忘,此外,大夏國亦雄起西北。然而無論是遼人或是西夏人都沒能再捲土重來,蓋因天祐大宋,遂有楊家將滿門忠烈,世代守衛邊疆,是為中原之藩籬。
半部論語治天下 一身正氣成聖功(大紀元製圖)
西元988年,這一年是大宋太宗朝端拱元年。所以改年號為「端拱」,自然是為了追跡上古先王無為而天下治的聖功。新元新氣象,朝廷也剛剛任命了兩位新宰相,一位是開國元勳趙普,一位是後進新人呂蒙正。
華山奇松(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逍遙游》寫大鵬「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又將「揹負青天」「而後乃今將圖南」。想來扶搖子以摶為名,圖南為字,亦懷大鵬之志,將做逍遙之遊。譬如此刻,扶搖子下山而去,如白雲之出太華,倏忽之間竟至潞州。
遠遠望見太華諸峰。竟是山如削成,骨如劍戟,比起武當之蒼秀,又是不同。(網路圖片)
扶搖子站在太華山雲台峰頂,俯仰大千。其下,正值五代亂世,天下板蕩;其上則是景雲含彩,明星璀璨;其內,盡是五行布陣,太極演像;其外,更有汗漫之宇,希夷之境。所謂希夷者,聽之不聞是為希,視之不見是為夷,不過扶搖子卻於那希夷之境中,恍惚時見雲光鶴影,依稀可辨廣樂天音,而這些卻不是凡夫所能知曉的了。
《太平御覽》一千卷,則以天、地、人、事、物為序,包羅古今,薈萃萬象,八年始成(網絡圖片)
新邦初造,宋太祖刻碑立誓:不殺士大夫與上書言事人。誓碑蔽以黃幔,藏於太廟,立為家法。宋太宗登基,改年號為太平興國,將修文德以致治作為新政之重,上承太祖未竟之志,下開有宋太平氣象。而普天下的讀書人,更是生逢其時,得遇了一個屬於士大夫的時代。
行山下,北伐的大軍拔營回師。數日前,他們剛剛收復了瀛州、莫州,又克定了易州,正準備舉兵東向進取幽州之際,周世宗卻一夜病倒,不省人事,於是進取計劃只得放棄,北伐之師功敗垂成。此刻,士兵們士氣低落,軍將們憂心忡忡,這其中也包括了水陸都部署趙匡胤。他不時駐馬回望,一顧再顧。在他的身後,是太行山的北麓,向著東北方向蜿蜒而去。以這條山麓為界,其西北至東南分布著燕雲十六州。而十六州之北,則是契丹鐵騎無法越過半步的長城。自然這些都在趙匡胤的視野之外,而他此刻極儘目力所望見的,是如兵氣結成的陣雲,瀰漫在太行山上,終年不散。
西元963年,宋太祖改年號為乾德,他希望取天道無私之象,加德教於四海,行仁義於萬邦。(網絡圖片)
元960年,三佛齊國使臣來朝,及至東京汴梁,才知道今日中原已是大宋天下,駕坐紫宸殿中的新帝王乃是受禪登基的大宋皇帝趙匡胤。使臣將貢物進上,其中最為貴重的是一隻通天犀,犀中有紋,形如龍擎一蓋。宋太祖托犀在手,審視著犀中的紋路,卻發現這龍紋的形跡象極了一個篆體的宋字,心甚訝之,於是用這只犀角飾於革帶之上。
《清明上河圖》描繪北宋京城汴梁(今河南省開封市)及汴河兩岸的繁華和熱鬧的景象和優美的自然風光。(公有領域)
西元907年,唐哀帝禪位,中原大地陷入了五代十國的亂局。短短五十年間,中原朝廷已歷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五代更迭矣。此外,周邊又有大小藩鎮擁兵自重,是為十國。而契丹趁亂,取燕雲十六州,建大遼,自此北方藩籬盡撤,遼朝始為中原之大患。
梁紅玉是南宋名將韓世忠的妻子。由於祖父與父親都是武將出身,所以梁紅玉自幼就練就了一身好武功。(小玉/大紀元)
鼙鼓甫振羅衣,玉足紛沓牽引環珮清淙。絲竹瘖啞又聞鶯歌獨發,水袖從風欲遮半面酡顏。乍飛旋,堪把宮腰折斷,飄香落影,知是真幻兩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罷《佳人曲》。不見滿座,衣冠似雪。這廂依紅偎翠,那壁推杯換盞,渾忘了故國明月,軍前死生。
南宋開始後不久,高宗趙構唯一的兒子夭折,所以只好從皇家其他宗族中選擇繼承人。當時北宋太祖趙匡胤的後人很多都在南方,所以便從他們中選拔。
米芾被徽宗詔為書畫學博士,人稱“米南官”,又因舉止顛狂,人稱“米顛”。在書法上,他是“宋四書家”之一,又首屈一指。其書體瀟散奔放不失法度,蘇東坡稱其“真、草、隸、篆,如風檣陣馬,沈著痛快”。
米芾出生於(西元一○五一 至 一一○七年),是中國湖北省襄陽縣人。字元章,號鹿門居士、襄陽漫士、海岳、米南宮等。徽宗詔為書畫學博士,人稱“米南官”,又因舉止顛狂,人稱“米顛”。在書法上,他是“宋四書家”之一,又首屈一指。其書體瀟散奔放不失法度,蘇東坡稱其“真、草、隸、篆,如風檣陣馬,沈著痛快”。此外,他又獨創山水畫中的“米家雲山”之法,為後世許多畫家所傾慕,爭相仿效。
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古時朝廷中為甚麼要設立“諫官”一職呢?就是為了對君主的過失直言規勸並使其改正。對於他人的建議和指正,要包容和廣泛採納,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不斷進取,避免“只緣身在此山中”對自身的過錯“不識廬山真面目”,避免固步自封造成大的損失,這就是人們說的“忠言逆耳利於行”,宋仁宗就是這樣一個聞過則喜的人。
范仲淹晚年被貶之後,用自己多年的俸祿積蓄在故鄉蘇州買了一千畝良田,用收來的租米賑濟同族中貧困的人。有人很不理解他的做法,就勸他說:「你這樣做,讓子孫後代怎麼辦呢?他們會因為這個原因而怨恨你的。」
程顥出身書香門第,從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追隨他三十餘年的門生劉立之常跟朋友說:「與老師相處這麼久,從來沒見他發過火、動過怒,一般人很難有這種修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