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名相
提起閻立本,很多人知道他是畫家,並不知道他還當過宰相。皆因畫名太盛,光焰遮住了官銜。 閻立本(601—673),是初唐著名畫家,他特別擅長刻畫人物神貌,時人譽為「丹青神化」,史稱「工於寫真」。閻立本傳世畫作有《凌煙閣功臣圖》、《秦府十八學士圖》、《歷代帝王圖》、《蕭翼賺蘭亭圖》,其中我們最為熟悉的則是《步輦圖》。
諸葛亮非等閑之輩,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韜武略樣樣精通,他爲何以「澹泊明志,寧靜致遠」教育幼子?
呂蒙正,字聖功,是太平興國二年(公元977年)狀元,前後三次擔任宰相。他功成名就之前,生活異常艱難。因為父母感情不和,父親一怒之下,將他和母親趕出家門,母子二人在破窯中生活了九年。那時上等人厭惡他,下等人討厭他。這段苦其心志的經歷,日後演變為傳奇。
因晏子不肯換新宅,景公就趁著晏子出使晉國時,派人為他翻修了房子,還拆毀了附近的幾家民房。待晏子回國後,拜謝景公回到家,就把新房拆了,又把失去房子的幾戶人家都請了回來……
周必大為了救下屬的命,就把火災的責任全部攬到了自己身上。周必大丟了官職,帶著妻子王氏和剛出生的兒子回鄉,適逢天降大雪。前一天晚上,岳父做了一個夢,夢中看到自己掃雪迎接一個宰相!
張九齡進士及第,其風度文章為當世之楷模,時人譽為「九齡風度」或「曲江風度」。其風度不僅在於為人「耿直溫雅、風儀甚整」(《舊唐書》)的才華與儀表,更在於其心繫百姓、正義敢言的品格和節操。
呂端,字易直,北宋大臣。在中書省任職的趙普對他的評論是:「吾觀呂公奏事,得嘉賞,未嘗喜;遇抑挫,未嘗懼 ,亦不形於言。真台輔之器也。」說他向皇帝進言,無論是否被採納,都不會顯得高興或畏懼,有作為宰相的才能。
《孫子兵法‧謀攻篇》中說:「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一旦出現戰爭,無論大小勝負,必然導致生靈塗炭、財物損失和社會動盪,所以發動戰爭是沒有其它辦法的無奈之舉。管仲深知此理,在國家財政方面,他巧妙地運用計謀,輔助齊桓公儘量用兵不血刃的方式獲得並累積了巨大的財富,提升了齊國的綜合國力。最終齊國收服了其它國家,齊桓公因此成為「春秋五霸」第一霸。讀《管子》輕重篇,常於文字之間,感歎管仲的計謀之奇妙。
穿著漢服、聽著絲竹管弦之樂的國君和一群臣子,正寄情在羽觴隨流波的恬然之中,古韻悠然的畫面裡,他們正在談論的話題卻是貨幣和金融。原來如此具現代感的議題,兩千多年前就在中華大地上出現了。
元朝時代的耶律楚材是契丹族,蒙古國大臣。在他侍奉成吉思汗、窩闊台汗兩朝近30年間,屢次為了維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敢於犯顏直諫,置生死於度外。
哪三個方面呢?社會上有大量的賢才能人,君王卻不曉得,這是一不祥;曉得了卻不予任用,這是二不祥;任用了卻不大膽放心,縮手縮腳,這是三不祥。
晏子說:「上帝如果神靈,就不可能受欺騙,上帝要是沒有神靈,祝福也沒有用處。希望您好好考慮一下,不然,殺死無罪的人,上帝也不會饒恕你呀!」
范質教育兒子學立身,不干祿,遠恥辱,勿嗜酒,勿多言,又教育兒子不要熱衷於交遊,不要聽人奉承,不要任俠使氣,不要追求奢華,包含著豐富的含意,是值得借鑑的經驗之談。
北宋邵雍的《梅花詩》從開解了人從天上來的天機到朝代歷史的輪替,前篇說了前兩首,第三首的朝代則從宋室轉到了蒙古入主中原的元王朝。第三首詩是這麼說的: 天地相乘數一原, 忽逢甲子又興元。 年華二八乾坤改, 看盡殘花總不言。 這...
唐太宗非常讚賞諸葛亮為相之公平忠義。據《全唐文》卷十《太宗皇帝.諸葛亮高熲為相公直論》記載:「朕比見隋代遺老,咸稱高善為相者。遂觀其本傳,可謂公平正直,尤識治體。⋯⋯又漢魏以來,諸葛亮為丞相,亦甚平直。亮嘗表廢廖立、李嚴於南中。立聞亮卒,泣曰『吾其左衽矣! 』嚴聞亮卒,發病而死。故陳壽稱亮之為政:『開誠心,布公道。盡忠益時者雖仇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卿等豈可不企慕及之!」
諸葛亮是智慧化身,賢相楷模,被人們尊為聖、崇為神,一生文治武功,忠義彪炳,死後諡封「忠武侯」,這是古代作為臣子的最完美諡號。
秦昭襄王用了范睢這個能人,終於使自己轉危為安,使國力日益強大,使外交日益順達。秦國按照范睢「遠交近攻」的計策,果然瓦解了六國的聯盟,使「天下來賓」,為秦國後來統一天下,創造了條件,奠定了基礎。
諸葛亮善於節制軍隊,他的軍隊是仁者之師。北伐過程中,蜀軍軍紀嚴明。陳壽《諸葛亮傳》記載:「亮身率諸軍攻祁山,戎陣整齊,賞罰肅而號令明……分兵屯田,為久住之基,耕者雜於渭濱居民之間,而百姓安堵,軍無私焉。」
諸葛亮北伐是三國時期蜀漢在228年至234年間發動的對曹魏的戰爭,前後共五次,未取得成功;曹魏也曾發動反擊,也沒成功。最後,蜀漢主帥、丞相諸葛亮因積勞成疾,病逝五丈原,兌現自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諾言。
諸葛亮在「隆中對策」中已經為劉備規劃了北伐中原、復興漢室的願景。劉備託孤之後,諸葛亮在《前出師表》中更是以「北定中原,攘除奸凶,復興漢室,還於舊都」作為他報答劉備、忠於劉禪的職分。然而,蜀國大後方「南中」並未平服。三國時的南中,主要指今四川南部和貴州、雲南等地。這裏居住著一些少數族裔,漢代統稱為西南夷。
自劉備白帝城託孤之後,諸葛亮以丞相身份輔佐蜀漢後主劉禪,主管軍國大政。劉禪恪守父親遺言,將蜀漢軍政事務,無論大小都交給丞相諸葛亮裁決。諸葛亮對劉禪,也恪守他對劉備的承諾,確實做到「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因此,蜀國得到大治。
整個三國的歷史演繹了一個「義」字,桃園三結義是英雄結拜之義,一旦結義,自應福禍同當,生死與共;關雲長華容道義釋曹孟德,詮釋了故人之義。三國尤為感人的是劉備與諸葛亮之間肝膽相照,演繹了一段君臣之義。上引杜甫詠懷古蹟的七言律詩,點出劉備與諸葛亮君臣一體,享受相同的祭祀。
張居正執政十年,推行一系列政策,不僅延緩了政治危機的爆發,出現了短暫的太平安定的大好局面,而且有利於社會生產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
劉備為曹軍敗於長阪,退守夏口,曹操大軍壓境,東吳上下主降之風日盛。諸葛亮為聯盟孫權抵抗曹操,隻身隨魯肅過江,遭到東吳一班名士的詰難。諸葛亮神態自若,以超人的膽識與之展開舌戰,辯才滔滔,令東吳一班名士折服,最終說服了孫權,形成孫劉聯盟的局面。
劉備找諸葛亮商議,諸葛亮開始集眾點將。諸葛亮命關羽帶一千人馬埋伏在豫山,放過先頭部隊,看到起火,迅速出擊。張飛帶一千人馬埋伏在山谷裡,待起火後,殺向博望坡。關平、劉封帶五百人馬,在博望坡後面分兩路等候,敵軍一到,立刻放火。又把趙雲從樊城調來當先鋒,只許敗不許勝,誘敵深入博望坡。劉備帶一千人馬作後援。諸將按諸葛亮吩咐行事,殺得曹兵丟盔棄甲。諸葛亮初次用兵,神機妙算,大獲全勝。關羽、張飛等佩服得五體投地。
管仲認為,只有經濟上富強了,國家才易於治理。他說,治理國家,首先就要使百姓富裕起來。百姓富了,才容易管理。百姓如果很窮,便不好管理。
申不害是戰國時期著名的法家,他曾在韓國當了十五年的相國。 申不害治理韓國,主張實行法制,一切依法辦事。有一天,韓昭侯對他說:「唉!實行法制,真是太不容易了。」 申不害聽了,說:「這有甚麼難的呀?實行法制,就是賞懲分明,不徇私情...
人生百年,相比人類長河之歷史,微不足道!即使較之這人類最後五千年文明史,亦不過白駒過隙。然欲造就人類辨真偽、識善惡及應對各種世事之思想、能力、行為,則是漫長、巨大之靈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創世主通過漫長歲月對具有神佛體形卻無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類一點一點注入思想內涵,培養諸方面能力及行為,包括讓人類所稱之「自然現象」——風、雨、雷、電等成熟亦需要時間過程。很多人類應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蘊、修養內涵,皆通過幾代人或一整個朝代,多少眾生參與所完成。
越國,齊海,陶地;謀士,相國,富賈。三種角色,三重人生,卻在春秋時期一位叫范蠡的人身上,呈現出神奇的統一。「重農抑商」歷來是古代中國的治國傳統,故而歷史上能征善戰者有之,輔國效君者有之,但以商人身份名揚天下的卻屈指可數。范蠡以布衣之身,不僅官至將相,位極人臣,更能果斷轉型,投身商海,確立好善行德的商人形象,豐富了商人文化。他的才學與經歷已教人驚嘆,他所奠定的「中華商道」更為後世傳頌。
伯禽、康叔兩人一聽,恍然明白了長幼有序,幼輩應該尊敬長輩的道理,於是,便滿懷信心地再去見父親周公。一進門,他們畢恭畢敬地走路。到了堂上,又恭敬地行跪拜、參見之禮。周公見兩個兒子完全改變了,異常高興,摸著他們的頭,撫慰他們,讓他們吃飯,又問是哪位賢人教他們的。
    共有約 9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