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機變

蘇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5日訊】

天地清明中共亡,
拚死祗為求猖狂。
十穹神眾破末劫,
虹光如柱譬金剛。
無量尊者無量華,
聖心湛似大日藏。
人間善惡判賢愚,
爛鬼其邪下沸湯!
宇宙復正道魔立,
乾坤正法無可擋。
無間火焰燒中共,
刀山劍樹割黨囊。
天定中共此時死!
誰敢助之再延長?!(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之翻譯此文因其映射中共的統治技術,凡欲對中共做深入瞭解者不可不察。
  • 七月的刺槐花球正葳蕤,
    下面躺著一位略有憂鬱的少年,
    我走過去向他招呼,
    他卻給我講了一段有關於自由騎士的故事,
    那是黑暗年代的一位騎士,
    他怒馬奔騰寫完了一生的傳奇。
  • 當幸福來敲門》在教堂中的大合唱,這首歌的名字叫《Lord don’t move that mountain 》
  • 在秋日的一個傍晚
    我散步在鄉間的稻田
    前面有個孤獨的拿著鐮刀的老人
    他裹著黑袍
    幾乎看不清雙眼
    我以為是個農夫
    也驚訝他的裝扮
    我準備向他問候
    烏鴉也鼓噪在暮天
  • 司馬南是中共邪教黨員,但向來不為中共所重視,但此人工於鑽營,投中共之好,專掄黨棍以彈壓天下,幫中共發現「敵人」——今日一敵人,明日一敵人,藉以吸引中共當局注意。司馬南由此搖身而為中共之「先知先覺」,堂然挺入五百萬的豪宅,屍位於中共清華偽學府,無奈天性所賦,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裝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發揮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寵,可惜的是江郎才盡已今是而昨非了。
  • 我一向喜歡紅蓼,特別是有時在河邊沒有目地的漫遊時,突然在草叢邊發現一兩枝紅蓼,更讓人欣喜,自然這是當下我逃避中共學首陽二老,所以才有這樣復古的心境。上週去朋友家赴宴,回家路上採了一些,插在一個殘缺的花瓶上,裝飾了屋內的風景,每日換水也嫌不煩,在伴我讀書之餘,它告訴我:它是孤獨的,而我,也是孤獨的。
  • 春風寂寂吹山門,
    半點落花半點塵。
    閒來無事坐階上,
    不把心情說與人。

  • 惟有幾天前觀看的神韻藝術團2009年的演出,至今讓我在不斷回想,似乎身臨其境,真有讓人三月不識人間肉味。
  • 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聖之所以體妙元。豈寶葉之不曳,乃神華之奕麗。此優曇婆蘿,非蓮非曇,出諸大不可思議。八表共讚,長於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靈。龍光照顧,宇宙之極真。天尊之應皇庥,萬劫之出勝景。轉輪聖王握圖御宇,啟沃億兆之善化。金闕眾寶,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葉,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觀,希有因緣。諸天列聖俱頂禮讚歎,以為三界人天未有之寶應;吾南贍部洲無量生靈,是以踴躍歡喜珍以為無上之靈符。於戲!大道至德,無以演說。人間大事,勢由此作。小子惟能頌聖,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爾。
  • 我一向不愛卡看現代人寫的文章,因為不管他體察到或者沒有,它都有著一種中共的意識與腔調。作為白話文,大約在「五、四」之前,是少有這個情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