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art.com)
我讀小學的時候,家裡其實很貧窮,作為一個小孩子,我當時的幸福的概念是很奇怪的…
天皇尊位主鬥樞 術合天地致平成 五德靈長何所為 眾部輔台拱紫宸 龍光八極生日月 道佑四海持聖神 ……
這有一朵絳雲兒似的花朵,有如她兒童樣的羞澀。應該有點微冷的小雨,灑在花瓣,卻不至於掉顏色。我悄悄走近她的身旁,不希望任何人來偷折。又默默的站在那裏,再為她輕輕的哼了一首夜歌。
(攝影:姜昱有)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如我君將去斯卡布羅市場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蕪荽、鼠尾草、迷迭香還有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請順便代我問候居住那裡的一個人兒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曾我的真心愛慕過的姑娘
近日因為靜處無聊所以出去遊玩了幾天,再次親歷了一些山水之勝,而此處景物與以前卻大不相同,因此把這幾天的經歷寫出來,我想或許還有一些意義,至於此山水之為淡遠或與妖豔則在於讀者的感受了。
蓮花郎,採蓮房, 秋水無痕奈如何? 當擷白花如此玉, 美人窗前述顏色。 烏雲不堪侍兒剪, 願結同心水明瑟。
亞瑟王接受了女巫的邀請隨她去了聖地阿拉貢,船頭茫茫煙水,他舍下王冠,把那神劍放在了水中,一時感慨萬千——我受不了眼前的紅蜻蜓、黑蜻蜓、甚至藍蜻蜓的誘惑,包括那一片青翠欲滴的淺水茅草根的招引,赤著雙腳,緩緩走下了河水,頓時被那清涼的冰冷淹沒了全身。
(clipart.com)
在我故鄉的三十年前,每到春天之後,就會飛來很多的燕子。它們一天到晚的都在飛,甚至在夏季的暑月,也仍然不停下來,它們輕盈的身段,有時浮現在西方黃昏的緋雲中,浴著落日金色的光,一升一降的看來很有趣味,這也是不同於北國的一處風景,似乎有一種清靈的感觸,而這感觸從人間的芳草碧連天化來,沾有幾分已去夢境的懷念。
我之夢是青色的它滑入水裡在透明的光中讓我不能說它的秘密
(photos.com)
中國是一個盛產竹子的國家,特別是在江南的區域更是如此,而且品種也繁。俗語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竹子多的地方,人們也就靠竹子生活,它的根可以做成工藝品,它的枝幹可以做成涼席,它的嫩筍是一類嘉筵,此外還有在竹林裏雨季長大的竹蓀等。
今天上午進城,有幾件事情刺激了我,其中的一件是我親戚的街坊看到我的孤獨,向我提議為什麼不去嫖妓,此前也有一位我的父輩不願意看我的清苦如是,也居然對我做過類是的建議——目前在中共社會裏的人們就是這樣,把性亂當成一件有本事的表現,徹底的沒有了人性的廉恥感,遑說道德!這也應了一句話,那就是在中共的故意為之,國人的精神與行為越發變得低下,而變得越低下在中共社會卻活的越是得意。我突然感到十分的噁心,看著街上的那些個紅男綠女,中心起了極大的憤怒,匆匆的回家了。
樂山大佛臨江端坐,雍容大度 。(法新社)
凌雲寺,在此佛像之後,有宋蘇東坡先生的題字,也算是千年古刹了,有文獻記載它造於唐代。前面的那尊大佛,也就是媒體上所稱謂的「樂山大佛」,就是佛經所懸記、預言的未來佛——彌勒,這個彌勒,也有尊號為轉輪聖王或者為法輪聖王,我其實也認為猶太教希伯來語中的彌賽亞,也是指的這個,因為彌賽亞的發音與彌勒相近。
像我這樣的人,生活在現代中國,也的確沒有什麼趣味,生活的極其單調,有朋友說我是一個生活在現代中國的古人,我的一切悵惘與感傷由此而來,我真是蠻佩服她——光從我的文字就能洞明我的內境,不過話也只是說對了一半,因為更多的恐怕還是在於我的選擇,如果我是面目可憎頭腦可笑現代版的三寸丁谷樹皮,那也就算了,可惜的是我還不是,長的倒像是西門官人,不過現在反而是那些黨衙門內的三寸丁谷樹皮日夜縱慾,有美人做陪。
覺得自己有義務把把說出來,否則藏之心底也很不舒服,而且這二件事情也是中共當局長期故意為之的鳥戲,時間這麼久了,現在也居然少有人把它很明白的說出來。
如果說在中國諸多奇花異樹裡我最喜歡桃樹,那麼桃樹所產之果,桃子,也自然是我最喜歡吃的一種水果。
(photos.com)
我曾經記得有這麼一處境界, 但卻不是在天上。 我沿著一條河道上走, 終於來到了那個地方。 河道的兩旁有很大霧彌漫著的山, 山腳下是矮小但叢生的蓑葉之樹, 自然有花, 卻是零星相間的白與黃。
(photos.com)
獨自在野外走一會兒,下雨天戴上斗笠,體會雨聲,當山霧瀰漫,天地間惟我一人,那更是如宋元文人畫裏所繪寒山似的意境了。
現在我之說的江南,已經永遠帶有夢色,因為它消失了,被無常之手拿入了另一世界...
昔之劍客者,出於戰國,為君侯佐命,光讚大業,求化聖代,一諾既成,雖死而弗顧,其燕趙悲歌之節,捨身取義之道,雖應星辰日月之變,又豈鴻烈之所謂也?
農家小屋,白而落單,想來真如郊外別墅,山有圓丘者,種有小茶樹,一路之上,也有竹林如海,過一湖泊,水準似鏡,中心略為欣喜。
當地之農人普遍感到中共之陵迫,但不知道該如何辦?有膽大者說必須改朝換代。有人認為多黨制好,中共專政是國家諸難之原,這是讓我感到驚訝之處。
又是夏日了,去了一趟兒城,卻還是感覺沒有什麼意思,大約在人間沒有發生大的變化之前,一切恐怕也還是都那樣兒,不可能有爽心悅目的改變。
今天所遇無非神仙,莫非我宿世的什麼人來找我了?賜我靈丹妙藥讓我脫去凡胎……
冰心無所為靜居碧中霞如何此翡翠生就月光華
昔有顏魯公 自曰逢患難 忽遇大光明 今我亦如此 悲欣兩交集 我本為豎子 江南一布衣 生既無大名 死後也籍籍
天地清明中共亡,拚死祗為求猖狂。十穹神眾破末劫,虹光如柱譬金剛。
我之翻譯此文因其映射中共的統治技術,凡欲對中共做深入瞭解者不可不察。
七月的刺槐花球正葳蕤, 下面躺著一位略有憂鬱的少年, 我走過去向他招呼, 他卻給我講了一段有關於自由騎士的故事, 那是黑暗年代的一位騎士, 他怒馬奔騰寫完了一生的傳奇。
當幸福來敲門》在教堂中的大合唱,這首歌的名字叫《Lord don’t move that mountain 》
    共有約 10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