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說新語】文學篇:三語掾

劉義慶

(clipart.com)

  人氣: 69
【字號】    
   標籤: tags:

《何郭二(莊注)》

初,注《莊子》者數十家,莫能究其旨要。向秀(1)於舊注外為解義。妙析奇致(2),大暢玄風(3),惟秋水(4)至樂(5)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義遂零落,然猶有別本(6)。郭象(7)者,為人薄行,有儁才,見秀義不傳於世,遂竊以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樂二篇,又易馬蹄(8)一篇,其餘眾篇,或定點文句(9)而已。後秀義別本出,故今有向郭二莊其義一也。

【注釋】
1.向秀:晉人,字子期好讀書,喜談老莊之學,曾注《莊子》一書。與嵇康、呂安等人友善。
2.奇致:奇妙的情趣。
3.大暢玄風:言暢達《莊子》玄妙之風旨。
4.秋水:莊子篇名。闡發齊物論的意旨,推論天地萬物的道理。
5.至樂:莊子篇名。闡發莊子之人生觀。
6.猶有別本:還有副本。
7.郭象:西晉人,字子玄,河南洛陽人。官至黃門侍郎、太傅主簿。好老莊,善清談。曾注《莊子》,由向秀注“述而廣之”,別成一書,“儒墨之跡見鄙,道家之言遂盛焉”。後向秀注本佚失,僅存郭注,流傳至今。
8.馬蹄:莊子書的篇名。全篇以馬為譬喻,申明老子所言「無心作為,人民自然感化;清靜不擾,人民自然正當」的旨意。
9.定點文句:就文字作標點修改。

《三語掾》

阮宣子(1)有令聞(2),太尉王夷甫見而問曰:「老莊與聖教(3)同異?」對曰:「將無同(4)。」太尉善其言,辟(5)之為掾(音:院)(6)。世謂「三語掾(7)」。衛玠嘲之曰:「一言可辟,何假於三。」 宣子曰:「茍是天下人望(8),亦可無言而辟,復何假一。」遂相為友。

【注釋】
1.阮宣子:晉阮脩,字宣子,陳留人,嘗為鴻臚丞,太子洗馬。
2.令聞:美好的名聲。
3.聖教:孔子之教。
4.將無同:差不多。
5.辟:召用。
6.掾:佐吏。
7.三語掾:因回答三字而作佐吏。
8.天下人望:眾所仰望的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鄭玄(1)欲注《春秋傳》(2),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慎(3)遇宿客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說己注傳意;玄聽之良久,多與己同。玄就車與語曰:「吾久欲注,尚未了(4);聽君向言(5),多與吾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6)。(《世說新語》·文學第四)
  • 諸葛宏年少不肯學問,始與王夷甫談,便已超詣。王歎曰:「卿天才卓出,若復小加研尋,一無所愧。」宏後看《莊、老》,更與王語,便足相抗衡。

  • 中朝時有懷道之流,有詣王夷甫咨疑者。值王昨已語多,小極,不復相酬答,乃謂客曰:「身今少惡,裴逸民亦近在此,君可往問。」
  • 鍾會(1)撰《四本論》(2)始畢,甚欲使嵇公(3)一見。置懷中,既詣,畏其難(4),懷不敢出(5)。 於戶外遙擲,便面急走。
  • 鄭玄家奴婢皆讀書。嘗使一婢不稱旨(1),將撻之,方自陳說。玄怒,使人曳著泥中(2)。須臾復有一婢來,問曰:「胡為乎泥中(3)?」答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4)。」
  • 鄭玄在馬融門下,三年不得相見,高足弟子傳授而已。嘗算渾天不合,諸弟子莫能解;或言玄能者,融召令算,一轉便決。眾咸駭服。及玄業成辭歸,既而融有禮樂皆東之歎;恐玄擅名而心忌焉。玄亦疑有追,乃坐橋下,在水上據屐。融果轉式逐之,告左右曰:「玄在土下水上而據木,此必死矣。」遂罷追。玄竟以得免。

  • 簡文為相,事動經年(1),然後得過,桓公甚患其遲,常加勸勉,太宗(2)曰:「一日萬機(3)那得速。」
  • 王劉與林公共看何驃騎,驃騎看文書不顧之。王謂何曰:「我今故與林公來相看,望卿擺撥常務,應對玄言,那得方低頭看此邪?」何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諸人以為佳。
  • 丞相末年,略不復省事,正封籙諾之。自歎曰:「人言我憒憒,後人當思此憒憒。」
  • 陳太丘(1)與友期行(2),期日中(3),過中不至,太丘捨(4)去,去後乃至。元方(5)時年七歲,門外戲。客問元方:「尊君(6)在不?(7)」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與人期行,相委(8)而去!」元方曰:「君與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則是無信;對子罵父,則是無禮。」友人慚,下車引(9)之。元方入門不顧(10)。(出自《世說新語·方正第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