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選讀:《詩經》淇奧

邱宜文
  人氣: 7702
【字號】    
   標籤: tags:

淇奧

瞻彼淇奧(1),綠竹猗猗(2)。有匪(3)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4)。
瑟兮僩兮(5),赫兮咺兮(6)。有匪君子,終不可諼(7)兮。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瑩(8)。會弁如星(9)。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10)。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12)。寬兮綽兮(13),猗重較兮(14)。善戲謔兮,不為虐兮(15)。

注釋

1. 淇奧:淇水邊彎曲的地方。奧,音玉, 岸內側也。
2. 猗猗:音衣,美盛貌。
3. 匪:通斐,有文采貌。
4. 切磋二句:指文采與德行修養之美善。切、磋、琢、磨為對玉石象牙等加工的各種方法。《毛傳》:「治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道其學而成也,聽其規諫以自脩,如玉石之見琢磨也」後人以詩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句做為相互砥勵之言,
5. 瑟:莊嚴的樣子。僩,音縣,威武而胸襟寬大。《毛傳》:「瑟,矜莊貌。僩,寬大也。」
《說文》:「僩,武貌。」
6. 赫:音賀,顯明、光輝。咺,音選,威儀顯著、煥發
7. 諼:音宣,忘也。
8. 充耳:古冠冕旁懸掛之玉石,用以塞耳或作裝飾,因其下垂及耳,故稱為「充耳」。琇,
似玉之美石。瑩,形容玉石之光亮,或亦作美石解。
9. 會弁如星:指所戴皮帽於邊上縫綴美玉如星。會弁,音貴變,貴族穿著禮服時所戴之皮帽。會,皮冒縫合處。《毛傳》:「天子玉瑱,諸侯以石弁、皮弁所以會髮。」鄭箋云:「會謂弁之縫中飾之以玉,皪皪而處狀似星也。」
10. 簀,音責,積也。指綠竹之茂密。
11. 寬:寬宏。綽,仁德溫厚。鄭箋:「綽兮,謂仁於施舍。」
12. 圭璧:貴重的玉器。圭,上圓下方之美玉。《說文》:「圭,瑞玉也,上圜下方。」璧:扁平、中有孔的玉器,其璧邊範圍大於璧孔之直徑。《爾雅•釋器》:「肉(邊)倍好(孔)謂之璧,好倍肉謂之瑗,肉好若一謂之環。」
13. 猗,音以,通倚,斜靠。重較,音蟲覺,車廂上有兩重橫木的車子,為古代卿士所乘。
14. 戲謔:開玩笑。虐:過度、粗暴。

賞析

〈淇奧〉,衛風。《詩序》曰:「〈淇奧〉,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衛武公是康叔的八世孫、衛僖公之子姬和,因為攻滅西戎有功,曾受周平王賜爵;其人自律嚴謹,能廣納諫言。《國語‧楚語》卷十七載:「昔衛武公年數九十有五矣,猶箴儆於國,曰:『自卿以下至於師長士,苟在朝者,無謂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於朝,朝夕以交戒我;聞一二之言,必誦志而納之,以訓導我。』」衛武公相當長壽,九十多歲時還希望群臣給他諫言,並曾作《詩經‧大雅‧抑》以自儆,非常受衛國人民愛戴。

就詩的內容來看,這是一篇讚美君子盛德的文章。全篇共分三章,每章九句。先以正直有節的綠竹起興,進而思及君子。全篇從三個方面,由外到內成功地突出了一個君子的形象。第一章寫君子的品德與文采,及其修養所下的深刻功夫:「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能如切割玉石象牙等一般嚴格地自我要求。第二章寫君子的高雅儀表:「充耳琇瑩,會弁如星」,下接「瑟兮僩兮,赫兮咺兮」,說明美德充之於內,故能威儀顯之於外。第三章寫君子端莊卻又親切的態度,他不但「寬兮綽兮」,溫和寬宏,而且還會說笑話,言談「善戲謔兮,不為虐兮」,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反而與周圍的人輕鬆相處,能夠使人愉快。最後,已是如此光彩照人的美君子,不但沒有停下他的修煉,更時刻惕礪自己,精益求精;「如金如錫,如圭如璧」,金錫是千錘百鍊而成的金屬,圭壁是最完美而溫潤的玉器,用以比君子的修煉爐火純青,已經到達完美無瑕的境地。現實生活中能見到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敬慕他?又怎麼可能將之遺忘呢?

〈淇奧〉篇提到了一個君子的完美典範,從中說明做一位君子不但不會乏味或拘謹,而且還非常吸引人:有著華美的文采,出眾儀表,和言語外交之才;並能不斷地自我提昇,而以寬厚待人。「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當一個人的美好特質得到充份發揮,其生命就如金質一般錘煉有光,不單得以服眾,且又自在從容。

參考語譯

看那淇水的曲岸邊,綠色竹子生長得多麼美好茂盛!那位光華燦爛的君子,他約束自己就像切磋骨器一樣,他修養自己如同琢磨玉器一般。是這樣的莊嚴而寬廣啊!是這樣的威儀顯著而煥發!那德行光輝的君子,真是叫人難以忘懷!

看那淇水的曲岸邊,綠色竹子生長得多麼青翠好看!那位光華燦爛的君子,他冠冕邊上懸著寶石做的充耳,皮帽邊上綴的美玉閃閃如星光。是這樣的莊嚴而寬廣啊!是這樣的威儀顯著而煥發!那德行光輝的君子,真是叫人難以忘懷!

看那淇水的曲岸邊,綠色竹子生長得多麼修長茂密!那位光華燦爛的君子,他精益求精地淬鍊自己如同金錫,他的品德修養美好得像是圭壁。他從容倚坐在卿士之車上,談吐是那樣的風趣優雅,說的笑話永遠不會過度或讓人受傷!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古詩選讀(附吟唱光碟)】邱宜文主編 文津出版社

「誦詩三百、歌詩三百」,詩歌本 為最精煉且富音樂性之文學,古以弦歌雅樂,匡正民心。本書選錄唐以前最富代表性之詩篇,加以註釋賞析;並集合兩岸傑出音樂工作者,重譯古譜及吟唱,還原古 代笙歌吟詠之風。全書內容含古歌謠、《詩經》、《樂府》、《古詩十九首》、魏晉南北朝詩作等約90首經典篇章。附錄光碟曲目選自唐《風雅十二詩譜》、明 《魏氏樂譜》、清《詩經樂譜》,及今人創作曲等,優美純淨,重現古廟堂大雅之聲。希望提供國人一份可資潛移默化,達成溫柔敦厚詩教目的之精神食糧。@

 更多:古詩選讀:《詩經》子衿

古詩選讀:《詩經》碩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首章以盛開嬌豔的桃花,比擬新嫁娘容姿豔麗,于歸之得時。二章以實起興;由桃樹圓碩的果實,象徵婚後能多子多孫…
  • 這首來自古越的歌謠,文字淺白活潑,細思量則備覺情深義重,含蓄中互道決不為貧富而相忘:「乘車」、「跨馬」代表富貴,而「帶笠」、「擔簦」則言貧賤。
  • 〈越人歌〉是中國歷史上記載的最早的一首翻譯歌。它出現在先秦時的楚國;當時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於新波之中」,聽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這首歌,由於歌詞是越語,鄂君子晳聽不懂,還找了當地人來翻譯成楚語,就是今所載之〈越人歌〉。
  • 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 楚狂接輿作歌之事見《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論語》所載較簡:「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 子產是春秋時代鄭國的大夫,於昭公時為相,從政期間使得鄭國富強,百姓有禮。由於他不以利益為尚,而以禮義和全民的福址做為施政的考量,認為「為善者不改其度」、「禮義不愆,何恤於人言」(《左傳•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擬定軍賦制,觸犯到了許多人維護自己的私心…
  • 鳳凰與麒麟都是上古傳說中的仁獸,只有太平盛世時才能見著,而今卻在亂世出現,還淪落獵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輕視戲弄。
  • 古歌謠仍佔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潛在其〈古詩源序〉中便提到:「使覽者窮本知變,以漸窺風雅之遺意。猶觀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崑崙之源,於詩教未必無少助也。」
  • 古歌謠為散見於典籍中的上古逸詩,其辭簡短雋永,自然和韻,而未收於《詩經》。今所見者多錄於郭茂倩《樂府詩集》與清‧沈德潛《古詩源》中
  • 《桃夭》,《詩經.周南》,為祝賀女子出嫁之詩。全詩三章,皆以「桃之夭夭」起興,而重章疊唱,反覆讚詠新嫁娘之青春年少,宜室宜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