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境界

文/王金丁

2013年10月22日晚8點,神韻交響樂團在舊金山戴維斯音樂廳(Davies Symphony Hall),向現場一千多名觀眾精彩演繹了西方經典曲目和原創音樂作品。現場觀眾反響熱烈。(李明/大紀元)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當指揮棒揚起,那一排小提琴家手裡的弓,整齊的自琴弦上緩緩划過,貼著琴面的黑眼珠一齊望向遠處,細長的弦音已流水般傳來。片刻,水聲漸歇,一股低沉雄渾的弦音匆匆響起,仿如沖激鼓石的湍流,大提琴手正賣力拉動琴弦,似乎想留住穿過的水聲。此時,劇院裡座無虛席,偶爾還能聽見觀眾細微的鼻息聲。

舞台上,一支小喇叭正朝向天空,閃出金黃色的亮光,炫耀的飆出了幾個短音。小提琴已齊聲溫馴的追了上來,像清風拂面,給我舒坦的感覺。一不留神,演奏家們已忙碌了起來,長笛明亮的聲音劃破寂靜,小家碧玉的現了兩段長音,小喇叭又不甘寂寞的搶了出來,這回倒是規矩的鋪陳著浪漫的音符。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此時,長笛演奏家正半閉著眼睛,貼著笛子的嘴唇是懷著自信的長線條,小喇叭手鼓著腮頰,一臉滿足的神情,小提琴家們已歪斜著腦袋,沉醉在音符的長河裡,此刻,我心中充滿了愉悅及寧靜。

音符們在音樂廳裡飛揚,或激烈或融洽、或追逐或對話,時而似滾滾江河澎湃洶湧,給人昇華的感覺,時而似小溪細細低語,淌進了觀眾的心底。音符起伏中,指揮棒指向後方的長號,於是眾家樂器適時有禮的停了下來,長號方始堂堂正正的伸長了喇叭,吹出雄厚撼人的聲音,宛如一扇天國大門緩緩開啟,吸引我走了進去。此時,豎琴撩撥了幾個滑音,青翠欲滴,長笛跟著輕快的追逐了過來,我似乎看到五顏六色的花朵,鋪滿仙境。小提琴們喚之即來,一波波的撥音只為引出質樸的大提琴,原來鳥兒追著風,滿地飛翔,我已經涵泳在聲音的美妙世界裡了。

誰都會覬覦這繁花似錦的國度的,小鼓也踮著腳步出現了,卻激起了小喇叭與小提琴們的一陣吵嚷,等到各種樂器紛紛趕來時,他們才銷聲匿跡。巧的是,遠處傳來幽微的聲音,奧妙的地方,是單簧管選對了時機,將眾家樂器又吸引了過去。此時,在指揮家激勵下,音符交織成美妙多彩的旋律。一串激昂中,指揮家在空中握起了手掌,音樂戛然而止。

劇院裡掌聲響起,觀眾們站了起來,我還在回想著舞台上的音樂家們,演奏時平靜而自信的神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順著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鷺鷥繞著耕耘機飛舞,耕耘機在農田裡一步步輾過去,黃色的泥土從草地裡翻了出來,遠處連綿山鑾飄渺無際。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們的女學生卻突然覺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裡,姥姥煮了一大鍋大麥茶,捲起寬袖筒,向窩在灶邊的我說:「省得他鄉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進莊頭灶房來化緣。」
  • 婦人望見一位穿著褂衫的老者,臉上掛著微笑迎面走來,飄逸的長衫帶著一陣微風,只覺神態高雅。婦人才一轉身,一堆男女青年手上執著高高的飲料杯,帶著一股熱氣邁步開了過來,輕鬆的把那位老者擠到邊角去了…
  • 我心裡有堅定的一念:這是我最後一次魔窟行了,將來我不會再進來了。既然這次又來了,就沒想回去,我是大法鑄造的,誰也毀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惡,救度眾生。有了這樣的一念,舊勢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後來還加期了六十多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