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先生收 III 來自臺灣的委託(5)

作者:麥可‧羅伯森(美國)

道理,不必聲色俱厲的講,可以用輕聲細語來說。(fotolia)

    人氣: 114
【字號】    
   標籤: tags: , ,

接續前文

她兩次都是撥他的個人手機號——這個號碼,根據羅伯特的說法,除了她之外,就只有首相、主要政黨的某位內閣閣員,以及巴林國王才知道;另外一個號碼,是私人辦公室號碼,只有最親近的幕僚、幾個重要產業的負責人才有——兩個電話都沒有人接。

所以呢,第二項也還留在清單上。現在倒是有功夫處理這件事情。

她正想拿起電話,露易絲卻敲了敲門,探頭進來。

「外燴餐點好了。」露易絲說:「味道聞起來好香。」

「是嗎?」蘿拉說:「當然請妳跟我一起分享。」

露易絲有些遲疑:「可是我得守在我的位子上……」

「那我們就到那兒吃啊!」

「讚啦!」露易絲說。

幾分鐘之後,兩人在露易絲的桌旁,以開胃菜——單品舒芙蕾,開始午餐饗宴。

露易絲首先推開桌上半座小山似的報紙跟八卦雜誌。

「這些是幹什麼的?」她問道。

「喔, 個人嗜好。」露易絲說:「我工作忙的時候, 絕對不看, 但今天比較清閒。」

「我注意到了。」蘿拉說。

「是的,雷基把所有約會都取消掉了,所以呢!照理來說,我不應該跟妳透露這些的,不管了。如果手頭上沒什麼事情,就像今天有點時間,我就會把報紙好好的看一遍,就跟夏洛克.福爾摩斯一樣。」

「讀這些幹嘛?」

「讀報紙,」露易絲說:「解開謎團。比方說,找到一顆失蹤的鑽石啦、拯救深陷醜聞的貴婦,幫她洗刷清白啦!足不出戶,犯不著奔波,坐在椅子上就能探險。」

「聽起來滿有意思的。」蘿拉說:「破了什麼案子嗎?」

「這個嘛……沒,還沒。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但是我會繼續嘗試的,舉個例子來說……」

「好啊,聽聽妳的想法。」

露易絲拾起一份《每日電訊報》,開始讀起來了。

「今天我們有『愛爾蘭共和軍持續和談』、『國王十字站前行人車禍喪命』、『貴婦艾希頓——鐵蒂舉辦生日宴會支持紅松鼠』。」

「最後那條新聞算不上犯罪案件吧?否則我有個朋友就要去坐牢了。」

「喔,不是。並不是說你只注意犯罪新聞。什麼新聞都得看。除了完全不相干的以外。」

「什麼是完全不相干的呢?」

「就我的生活經驗而言,我只能說不知道,這就是挑戰所在。」

「明白了。那麼在這些新聞裡,妳破解了什麼謎團嗎?」

「沒,」露易絲說:「我還沒看出這些新聞有什麼蹊蹺。」

「我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蘿拉說:「我們是兩個傻瓜,可不是什麼夏洛克·福爾摩斯。有件事情,我們倆知道就好:我還真弄不明白那傢伙做的事情有什麼趣味。所以,妳知道我們應該做什麼嗎?」

「不知道。」

「吃甜點。妳可以吃雷基那一份。」

「讚!」露易絲說。

過沒多久,覆盆子巧克力塔就被消滅一空。蘿拉留露易絲一個人研究報紙,自己回到雷基的辦公室,隨即把門掩上。

她拿起雷基桌上的電話,又撥了一次巴克斯頓的私人號碼。

電話響了五、六聲,然後——大出她的意外——竟然有人接起電話。

「請問哪位?」

一個男性的聲音問道——卻不是巴克斯頓——單刀直入,毫不客套。

反倒是蘿拉有點遲疑。

「哼,你又是誰?」她說:「請羅伯特·巴克斯頓勳爵來接電話。」

「還是先請您表明自己的身分比較好。」那個男人在電話的另一端說:「我們很快就可以查出妳的發話地址。」

「那你可能就弄錯了,因為這支電話並不是我的。」

「這是私人電話,反正有人會倒楣就是了。」

「你怎麼知道倒楣的人不是你?」蘿拉說:「我建議你讓我跟羅伯特講幾句話。」

那人的背後響起了兩、三個男子的聲音。

「請稍候。」

電話另一端的男性說。

電話的彼方一片沉寂,蘿拉只好等,直到那人回來了。

「妳是蘿拉.藍欽?」他問道。

「是的。」

「請到巴克斯頓勳爵的總部來好嗎?」男人說,口氣友善多了。

「我們想跟妳談幾句。我會告訴安全部門讓妳進來。」

「他們從來沒有攔過我。」蘿拉說。

「現在未必了。」男人說。

聽起來有些不妙,蘿拉正想追問個明白,那人卻已經掛掉電話。

蘿拉用內線通知露易絲。

「如果雷基回來,妳還沒走,而他跟妳抱怨怎麼連甜點也不留給他的話,妳就跟他說,要怪,只能怪自己。」蘿拉說:「還有,跟他說,我去巴克斯頓那邊——嗯,還是不要說得這樣斬釘截鐵。就跟他說我走了,不用擔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露易絲說。

「喔,我只是不想讓他懷疑——喔,算了,就這麼跟他說吧。」

「好的,但是,我要提醒妳,有個人正朝著雷基的辦公室走去。抱歉我攔不住他,我正想要打電話通知妳……」

一陣沉重、憤怒的敲門聲,隨即響起,連應有的禮貌等候都沒了,門直接被打開。

蘿拉望了一眼。

她看到一個穿著牛仔靴的人。這雙靴子做工考究,用了好些昂貴的上好皮料,兩側還有細緻的雕花——鞋頭極尖,維持牛仔鞋不變的特色。此人身穿深褐色襯衫,一副大大的車軛延伸到肩頭兩側,跟淺卡其色的褲子,形成強烈對比。

還有那頂標準的牛仔帽。

美國人。也許來自德州吧!蘿拉想,也可能是亞利桑納,但是,不管來自哪裡,都不會有什麼差別。

這人年約五十,一頭黑髮,身材魁梧,臉上浮現一抹驚訝的表情。很明顯的,看到蘿拉這樣的人在辦公室,讓他有點意外。

他在門口停了一會兒。眼睛很快的在辦公室裡前後打量,終於確認裡面只有蘿拉一人,他又擺出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情,開口了。他說:
「我來找那個混充夏洛克·福爾摩斯的白癡。」◇(節錄完)

——節錄自《福爾摩斯先生收III》臉譜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過去幾個月,我聽過太多故事,恐怖的、悲傷的都有。屍袋拉鍊被拉開時我就站在旁邊,我很清楚事實裡大量摻雜著虛構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說故事的人,以及我們祝福過的遺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觀點。聽見「另一方」的事從個人嘴裡說出,這還是頭一遭。當然劫機者的遺骸會跟受害者的混雜在一起,只是我沒想到罷了,因為我只顧著撫慰「我方」。
  •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荷妮猛然覺得全身發寒,她緊緊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齒開始格格作響。 喬裝成美軍的士兵還在前座交談,吉普車駛進一條林間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們還無法察覺到──還沒有。事情一定要有個了結。必須如此。就是現在。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韋納八歲了,有天他在儲藏室後面的廢物堆尋寶,找到一大卷看起來像是線軸的東西。這件寶貝包括一個裹著電線的圓筒,圓筒夾在兩個木頭圓盤之間,上面冒出三條磨出鬚邊的電導線,其中一條的末端懸掛著一個小小的耳機。
  •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 我每天帶上槍,出門去巡視這黯淡的城市。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個人已經和這工作融為一體,就像在冰天雪地裡提著水桶的手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