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29)

朱執中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6日訊】走了一會,又快到那間小布店,李朗忽然放慢腳步瞧著妻子說:「那四百八十元還剩下五十,你看還有甚麼布要在這店子買?」淑貞微笑地問丈夫:「你是不是沒忘記曾對小店老闆說過『等會再見』這句話,是嗎?」李朗哈哈笑道:「看你的記性多好,我實在有這層意思,幫他買幾匹吧!」「好,成全你的美意,買它幾匹兒童用布!」

  兩人在店前放下盛滿了布的挑子,那老闆雙眼睜得大大的盯著那四個筐中幾十匹布,心中似乎在想,你們呀,前一陣子為何不光顧我呢?分了心,竟然對已站在他前面的這雙男女彷彿視而不見,淑貞只好稍稍放高聲音說:「老闆,請賣布!」他這才驚醒般尷尬一笑說:「呵,買布,買甚麼布?」淑貞說要印著黃花、紅花、小格子那幾種。結果買了四匹,李朗付了三十二元後問道:「掌櫃,請問貴姓?」「小姓施名方明。」李朗也將自己的名字報上。

  施掌櫃點清付款後暗想,先前抓不到大魚,現在捉它幾隻蝦子也好,於是輕鬆地問:「好兄弟,你們一次買了這麼多布,做甚麼用呢?」李朗答道:「是作買賣的。」「哎喲兄弟,你早不說,說了,我會給你們打折扣的。我做買賣,你們也作買賣,以後我們雙方多合作,怎樣?」「很好,我們也願意,請多指教!」淑貞接著說:「施老闆,今天我們光顧了三家布店,你們這合群布店,兒童花式布的品種最多,價錢也公道,在這方面就可以多合作。」施方明高興地點點頭道:「你說對了,我的店子窄,貨量少,但有個特點,姑娘你剛才點出來了,就是供應婦女、兒童的布料較多,而其中好些都是新出品,我一打聽到,便去進貨,姑娘的眼真利!」李朗嘻嘻笑地指著淑貞說:「她不是姑娘了,是我太太!」這話一落,逗得三人哈哈哈地大笑起來,淑貞臉上微顯紅霞,笑中帶點羞澀。

  茂林看他們談得暢快和諧,不禁心頭感動,想兒、媳今日可幸遇兩個貴人了,於是朝舖子走前兩步說:「掌櫃,你做布料生意經驗多,我家這兩後生初出茅廬,請多指教幫忙!」李朗聽罷便介紹說,他是我父親。施老闆點點頭說:「李大哥,他倆對人有禮有信,人也聰明,如果以後能時時研究入貨市道、出售行情﹐那生意上的前途將會無量!」「但願承你貴言。」茂林笑笑點頭告別。

  離開小布店,三人併排而行,李朗對父親說:「記得一年前,你領我在村裡去看樓伯、葵叔做生意,怎樣對待客人,曾給我不少啟發。今天第一次來石虎買布進貨,到三家布店,雖然有些人最初看不起我,但後來轉好了。徐老闆、施老闆對顧客和氣又肯助人,我想就應該像他們一樣去對待客人,才會生意好。」茂林高興地說:「阿朗,你的腦子真的開了竅!很好呀。」淑貞扭頭朝老爺、丈夫望了望說:「我看徐老闆、施老闆也真會做生意,多買布就給折扣,寧願利少些,可一下子就把客仔拉住了;知道我們是生意上的初哥(方言,初入行),肯指點我們學最需要學的功夫;又表示願意同我們合作。今後多光顧祥興、合群兩間寶號,也許對我們生意上的發展會有好處。」李朗聽罷頻頻點頭。茂林滿意地說:「凡事一回生兩回熟,你們今日第一次出山,幹得出色,又從中學會了一些生意門道,以後就依著去做,將會有志者事竟成!下次再到石虎鎮買貨,我就不用陪你們來了。」「爸,以後還是要你多多指點,你吃過的鹽比我們吃飯多。」年輕夫婦倆不約而同地說。淑貞邊走邊想:「老爺真不愧是農民中的精仔。」

  路上,他們又為李朗布貨郎開張買了新尺和一把鋒利的剪刀。快到村渡停泊的碼頭,淑貞眼尖,突然發現馬路對面有個挑著瓜菜的老農,在扁擔前端掛了幾個老葫蘆瓜殼,快步過去買了一個。一看,壺的蓋上有一個新木塞,是鄉下人用老透了並挖空的葫蘆瓜殼、通過曬乾晾乾而製成能裝冷飲的水壺。她邊挑著擔子邊把它送到丈夫手上說:「有了它,你穿鄉過村就不怕沒水喝!」「真好,真好,剛才到那間百貨店,我也想買個不會碰破的鐵水壺,可眼睛四處轉溜也沒發現。如今靠它真的解渴了。謝謝!」李朗歡歡喜喜地把它轉到父親手上,空手的茂林端著它上瞧下瞧,又從左看到右,然後低聲說:「朗,媳婦關心你,真是無微不至,可要時時記在心上!」李朗口裡說是,眼睛飽含情意瞅著妻子。(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