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佳人—飄(234)

《Gone with the Wind》
瑪格麗特.密契爾(Margarent Mitchell)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這時樹上的雨水落在她身上,但她一點也沒有覺得。霧氣在她周圍繚繞,她也毫不注意,因為她在想瑞德,想像他那張黝黑的臉,他那雪白的牙齒和機警的眼睛,她正興奮得渾身哆嗦呢。

  「我愛他,」她思忖著,並且照例毫不遲疑地承認這個事實,就像小孩接受一件禮品似的:「我不知道我愛他有多久了,但這確實是真的。而且要不是為了艾希禮,我早就會明白這一點了。由於艾希禮遮住了視線,我一直沒看清這個世界呢。」她愛他,愛這個流氓,愛這個無賴,沒有猶豫,也不顧名聲……至少是艾希禮所講的那種名聲。「讓艾希禮的名聲見鬼去吧!」她心裡想。「艾希禮的名聲常常使我坍台。是的,從一開始,當他不斷跑來看我的時候,儘管那時她已經知道他家裡準備讓她娶媚蘭了。瑞德卻從沒坍過我的台,即使在媚蘭舉行招待會的那個可怕的晚上,那時他本該把我掐死的。即使在亞特蘭大陷落那天晚上他中途丟下我的時候,那時因為他知道我已經安全了。他知道我總會闖出去的。即使在北方佬營地裡當我向他借錢時,他好像要我用身子做擔保似的。其實他並不想要我這個擔保。他只是逗著我玩罷了。他一直在愛著我,可是我卻一直待他那麼壞。我屢次傷害的他的感情,而他卻那樣愛面子,從不表現出來,後來邦妮死了……唔,我怎麼能那樣呀?」她挺身站起來,望著山岡上的那幢房子。半個鐘頭以前她還想過,除了金錢以外,她已經喪失了世界上的一切,那些使她希望活下去的一切,包括愛倫、傑拉爾德、邦妮、嬤嬤、媚蘭和艾希禮。她終於在失掉了他們大家之後,才明白過來她是愛瑞德的……愛他,因為他堅強,無所顧忌,熱情而粗俗,跟她自己一樣。

  「我要把一切都告訴他,」她心裡想。「他會理解的。他總是理解的。我要告訴他我以前多麼愚蠢,現在又多麼愛他,而且要報答他的一切。」她忽然感到又堅強又快樂了。她並不懼怕周圍的黑暗和濃霧,而且她在心裡歌唱著,相信自己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懼怕它們了。今後,不論有什麼樣的濃霧在她周圍繚繞,她都能找到自己的避難所了。於是她輕快地沿著大街走去,那幾個街區好像很遠,她恨不得馬上就回到家裡。遠了,太遠了。

  她把裙子提到膝蓋以上,開始輕鬆地奔跑起來,不過這一次不是因恐懼而奔跑,而是因為前面有瑞德張開雙臂站在那裡呢。

第六十三章

  前門微微張開著,思嘉氣喘吁吁快步走過穿堂,在枝形吊燈的彩色燈管下佇立了一會兒,儘管那麼明亮,屋子裡還是靜悄悄的,但是不是人們熟睡後那種安適的寧靜,而是那種驚醒而疲乏了的帶有不祥之兆的沉默。她一眼就看出瑞德不在客廳裡,也不在藏書室,便不禁心裡一沉。或許他出門去了……跟貝爾在一起,或者在他每次沒回家吃晚飯時常去的某個地方?這倒是她不曾預料到的。

  她正要上樓去找他,這時發現飯廳的門關了。她一看見這扇關著的門便覺得羞愧,心都有點縮緊了,因為想起這年夏天有許多夜晚瑞德獨自坐在裡面喝酒,一直要喝得爛醉才由波克進來強迫他上樓去睡覺。這是她的過錯,但她會徹底改的。從現在起,一切都會大變樣……不過,請上帝大發慈悲,今晚可別讓他喝得太醉呀。如果他喝醉了,他就不會相信我,而且會嘲笑我,那我就傷心死了!

  她把飯廳的門輕輕打開一道縫,朝裡面窺望。他果然坐在桌旁,斜靠在他的椅子裡,面前放著一滿瓶酒,瓶塞還沒打開,酒杯還空著。感謝上帝,他清醒著呢?她拉開門,竭力克制自己才沒有立即向他奔過去。但是當他抬起頭來看她時,那眼光中似乎有點什麼使她大為驚訝,她呆呆地站在門檻上,冒到嘴邊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他嚴肅地望著她,那雙黑眼睛顯得很疲倦,沒有平常那種活潑的光芒了。此時,儘管她頭髮蓬亂地披散著,由於氣喘吁吁,胸脯在緊張地起伏,裙子從膝部以下沾滿了泥污,神情十分狼狽,可是他顯得一點也不驚訝,也不問她什麼,也不像以往那樣咧開嘴角嘲諷她。他歪著身子坐在椅子裡,衣服被那愈來愈粗的腰身撐著,顯得又皺又邋遢,他身上處處體現出美好的形態已經被糟蹋,一張剛健的臉變粗糙了。飲酒和放蕩也損壞了他那英俊的外貌,現在他的頭已經不像新鑄金幣上的一個年輕異教徒王子的頭像,而是一個舊銅幣上的衰老疲憊的凱撒了。他抬頭望著她站在那裡,一隻手放在胸口上,顯得非常平靜,幾乎是一種客氣的態度,而這是使她害怕的。

  「進來坐下,」他說。「她死了嗎?」

  她點點頭,猶豫地向他走去,因為看見他臉上那種新的表情,心裡有點疑慮不定了。他沒有起身,只用腳將一把椅子往後挪了挪,她便機械地在那裡坐下。她很希望他不要這麼快就談起媚蘭。她現在不想談媚蘭的事,免得重新引起剛剛平息的悲傷。她後半輩子還有的是時間去談媚蘭呢。可是現在,她已迫不及待地渴望喊出「我愛你」這幾個字,好像只剩下今天晚上,剩下這個時刻,來讓她向瑞德表白自己的心事了。然而,他臉上卻顯出那樣一種表情,它阻止她,讓她突然不好意思出口,在媚蘭屍骨未寒的時候便談起愛來。

  「好吧,願上帝讓她安息,」他沉痛地說。「她是我所認識的唯一完美的好人。」「啊,瑞德!」她傷心地喊道,因為他的話使她立刻生動地記起媚蘭替她做過的每一件好事。「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進去呢?那驚景真可怕……我真需要你啊!」「我也會受不了的,」他簡短地說了一句,隨即便沉默了。

  過了一會,他才勉強輕輕地說:「一個非常偉大的女性!」他那憂鬱的目光越過她向前凝望,眼睛裡流露的神情,跟亞特蘭大陷落那天晚上她在火光中看見的一模一樣,那時他告訴她,他要跟那些搞通退的部隊一起走了……這是一個徹底瞭解自己的人出其不意的舉動,他忽然從他自己身上發現了意外的忠誠和激情,並對這一發現產生了微帶口嘲的感覺。

  他那雙憂鬱的眼睛越過她的肩頭向前凝望,好像看見媚蘭默默地穿過房間向門口走去。他臉上的表情中沒有悲哀,沒有痛苦,只有一種對於自己的沉思和驚異,只有一種從童年時代便死去的激情和猛烈的騷動。這時他又說了一遍:「一個非常偉大的女性!」思嘉渾身顫抖,心裡那股熱情,那種溫暖的感覺,以及鼓舞著她飛奔回來的那個美麗的設想,頓時都消失了。她只能大致體會到瑞德在心中給世界上他唯一佩服的那個人送終時的感情,因此她又產生了一種可怕的喪亡之感……儘管這已不再是個人的,心中仍倍覺淒涼。她不能完全理解或分析瑞德的感情,不過好像她自己也似乎能感覺到,在最後一次輕輕地撫愛時,媚蘭那啊啊有聲的裙子在碰觸她似的。她從瑞德眼裡看到的不是一個女人的死亡,而是一期偉人傳記的結束……它記載著那些文雅謙讓而堅強正直的女人,她們是戰時南方的基石,而戰敗以後她們又張開驕傲和溫暖的雙臂歡迎南方回來了。

  他的眼睛轉過來看著她,他的聲音也變得輕鬆而冷靜了。

  「那麼她死了。這樣一來,你倒是好辦了,不是嗎?」「唔,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她高聲,顯然被刺痛了,眼淚馬上就要流出來了。「你知道我多麼愛她呀!」「不,我不能說我知道這一點。這太出人意外,當然你還是值得稱讚的,因為你一向喜愛那些壞白人,但到最後終於認識她的好處了。」「你怎麼能這樣說呢?我當然以前就敬重她嘛!你卻不是這樣。你以前不像我這樣理解她呀!你這種人是不會理解她的……她有多好……」「真的嗎?不見得吧。」「她關心所有的人,除了她自己……噢,她最後的幾句話是說到你呢。」他回頭看著她,眼睛裡閃著真誠的光芒。

  「她說什麼?」

  「唔,現在先不談吧,瑞德。」

  「告訴我。」

  他的聲音較為冷靜,但是他狠狠地捏住她的手腕,叫她痛極了。她不想告訴他,因為她沒有打算用這種方式引到她愛他那個話題上去。可是他的手捏得實在太緊了。

  「她說……她說……『要好好待巴特勒船長……他那麼愛你。』」他盯著她,一面放下她的手腕。他的眼皮耷拉下來,臉下只剩下一片黝黑了。接著他突然站起來,走到窗前,把簾子拉開來,聚精會神地向外面凝望,彷彿外面除了濃霧之外他還看見了別的什麼似的。

  「她還說了別的嗎?」他頭也不回地問。

  「她請求我照顧小博,我說我會的,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還有呢?」「她說……艾希禮……她請求我也照顧艾希禮。」他沉默了一會,然後輕輕地笑了。「得到了前妻的允許,這就很方便了,不是嗎?」「你這是什麼意思?」他轉過身來,這時她雖然惶惑不安,還是為他臉上並沒有嘲諷的神色而大為驚異。他臉上同樣沒有一點感興趣的樣子,正如人們最後看完一個無趣味的喜劇時那樣。

  「我想我的意思已經夠明白了。媚蘭小姐死了。你一定有了充足的理由可以提出跟我離婚,而這樣做對你來說對名譽也沒有多大損害。你已經沒有剩下多少宗教信仰,因此教會也不會來管。那麼……艾希禮和你的那些夢想,都隨著媚蘭小姐的祝福而成為現實了。」「離婚,」她喊道。「不!不!」她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好,便跳起來跑去抓住他的胳臂。「唔,你完全搞錯了,大錯特錯了!我根本不想離婚……我……」她找不出別的話來說,便只得停住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思嘉聽見外面有低語聲,便走到門口,只見幾個嚇怕了的黑人站在後面穿堂裡,迪爾茜吃力地抱著沉甸甸的正在睡覺的小博,彼得大叔在痛哭,廚娘在用圍裙擦她那張寬闊的淚淋淋的臉。三個人一起瞧著她,默默地詢問他們現在該怎麼辦。
  • 她用顫抖的聲音喊道:「艾希禮!」他慢慢地轉過身來看著她。他那灰色的眼睛裡已經沒有那種朦朧的冷漠的神色,卻睜得大大的,顯得毫無遮掩。她從那裡面看到的恐懼與她自己的不相上下,但顯得更孤弱無助,還有一種深沉得她從沒見過的惶惑與迷惘之感。
  • 媚蘭的眼睛睜開一條縫,接著,彷彿發現真是思嘉而感到很滿意似的,又閉上眼,停了一會,她歎了一口氣輕輕地說:「答應我嗎?」「啊,什麼都答應!」「小博……照顧他。」思嘉只能點點頭,感到喉嚨裡被什麼堵住了,同時緊緊捏了一下握著的那隻手表示同意。
  • 亞特蘭大離馬裡塔只有二十英里,可是火車在多雨的初秋下午斷斷續續地爬行著,在每條小徑旁都要停車讓行人通過。思嘉已被瑞德的電報嚇慌了,急於趕路,因此每一停車都要氣得大叫起來。列車笨拙地行進,穿過微帶金黃色的森林,經過殘留著蛇形胸牆的紅色山坡,經過舊的炮兵掩體和長滿野草的彈坑。
  • 瑞德聽見了那次談話,他給了嬤嬤路費,並拍了拍她的臂膀。「你是對的,嬤嬤,愛倫小姐是對的。你在這裡的事已經做完了。回去吧。你需要什麼請隨時告訴我。」看見思嘉又來憤憤不起地插嘴時,他申斥說:「別說了,你這笨蛋!讓她走!現在,人家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呢?」
  • 這世界好像出了點毛病,有一種陰沉而可怕的不正常現象,好像一片陰暗和看不透的迷霧,彌溫於一切事物之中,也偷偷地把思嘉包圍起來。這種不正常比邦妮的死還顯要嚴重,因為邦妮死後初期的悲痛現在已逐漸減輕,她覺得那個慘重的損失可以默默地忍受了。
  • 思嘉感到瑞德銳利的目光在盯著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思會都表現在臉上了,但這時她全都置之不顧了。艾希禮正在流血,說不定還會死去,而且是她這樣一個愛的他的在他身上打了這個洞。她恨不得馬上衝過去,跪在床邊,把他摟在懷裡親吻他。但是她兩腿發抖,進不了屋。
  • 她知道瑞德和艾希禮並沒有醉,她也知道媚蘭也明白他們並沒有醉,可是這個平時溫和,文靜的媚蘭,現在為什麼當著北方佬的面像潑婦一樣大喊大叫,非說他們兩個人醉得走不了路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