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史論兵》

甲午戰爭(上)

  人氣: 171
【字號】    
   標籤: tags:

甲午戰爭(1894-1895年)是中國人心頭的傷痛,但它又是任何關注歷史的人無法回避的一筆,任何想要瞭解近現代的中國的人,都無法回避這場戰爭帶來的深遠影響。

世事如棋局,19世紀是大航海的時代,往來於各大洲間的帆船、蒸汽船,也一步步地把全世界帶入一體化的進程。在世界上某一個角落發生的事,不再是一個地區性的孤立事件,而是將對世界的另一端帶來間接和深遠的影響。當然,這種效應似乎是掌握在冥冥造化的手中,歷史中的當事人是渾然不覺的。

1815年拿破崙的失敗,讓英、俄、奧地利等歐洲大國長出了一口氣,斷斷續續進行了十五年的歐洲全面戰爭終於告一段落,各國可以安享太平了。拿破崙的失敗,其最直接後果就是使英國成為了歐洲事務的促裁者,歐洲大陸則出現均衡態勢,沒有一國能強大到向英格蘭的海權挑戰。從1815年的「維也納和會」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其間100年,歐洲處於總體和平的狀態,沒有爆發全面的戰爭,這100年史稱「不列顛的和平」。正因為有英國扮演歐洲事務促裁者的角色,而英國又對歐洲沒有領土要求,使得和平局面得以維持,各國都專注於自己的「工業革命」,以及拓展海外殖民地,於是有了東西方的密切接觸,有了「鴉片戰爭」。

中國和日本,這兩個東亞的近鄰,基本是同時開展近代化運動的。中國的「洋務運動」開始於平定「太平天國之亂」的後期;而日本的「明治維新」則正式開始於1869年。中國「洋務運動」是引進器物、文化自立,重點是軍事工業和重工業,目標是「強兵富國」;而日本則是從文化和習俗等方面全面學習西方,進行更徹底的變革。

大清的「洋務運動」從1864年「安慶軍械所」的創立到1894年的中日「甲午戰爭」,歷時30年,可稱得上是大清「改革開放」的三十年,其間近代工業從無到有,到具備一定的規模,可以說是成效顯著。而清軍從大刀長矛加抬槍土炮,到清一色的後膛槍炮,也完成了近代化的改造。1876-1878年左宗棠收復新疆、1884-1885年中法戰爭,清朝兩次對外戰爭的勝利也使中國的國際地位得到極大的提高。而「洋務運動」最具標誌化的成就,則當屬「北洋水師」的成軍。

1888年,由李鴻章苦心經營的「北洋水師」在山東威海劉公島正式成軍,該艦隊總噸位號稱世界第四(一說第六),亞太第一。清朝建立了以「北洋水師」、「南洋水師」、「廣東水師」三大主力,輔以一系列軍港、岸防炮臺的完善的海防體系。尤其是「北洋水師」,是一支具有強大威懾力的攻擊型海軍,它的「定遠」、「鎮遠」兩艘主力艦,都是排水量在7000噸以上的鐵甲巨艦,是當時太平洋上最具威力的戰列艦。「北洋水師」的超強戰力使鄰國日本感覺如猛虎在側,深受刺激,於是奮起直追,傾全國之力開展了擴軍行動。

但是上兵伐謀,中日兩國雖然都進行海軍建設,但建軍思想卻大相徑庭。清朝從一開始就是把海軍等同於「海防」,把它打造成盾;而日本則目標明確地將海軍作為攻擊性的力量,把它打造成矛。建軍思想上的差異,為兩國後來的較量中高下勝負之分埋下了伏筆。

1894年兩國開戰前,清朝的綜合國力勝於日本,卻為何一敗塗地?請與文昭、賀宇博士兩位一起拂去歷史的塵埃,一探究竟。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812年的俄羅斯,請記住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這一年是軍事天才拿破崙叱吒縱橫一生的轉捩點;是風雲激盪的拿破崙時代的轉捩點;是歐洲歷史進程的轉點;更是法國國運和法蘭西民族命運的轉捩點。
  • 1812年6月,拿破崙集合起一支歐洲史無前例的龐大軍隊:步兵50萬、騎兵10萬、攻城砲和野戰砲共1400餘門,總兵力70多萬,渡過涅曼河,遠征俄羅斯。
  • 公元前506年秋,西元前506年秋,經過多年的準備,吳國攻楚大軍的戰車終於隆隆起動了。吳王闔閭以伍子胥為將、孫武為軍師、王弟夫概為先鋒,聚集水陸精銳三萬多人,按照孫武事先謀定的方略,避開吳楚邊界的正面,溯淮水西進,取道蔡、唐兩國,從北部突入楚國境內!
  • 吳楚兩國幾世宿敵,力量對比上是楚強吳弱。但是吳國卻驚人地以少勝多,以水陸三萬多精銳擊破楚國逾二十萬大軍,攻克其都城郢都,把諾大的楚國逼到了幾乎亡國破都的處境,令天下強國都目瞪口呆。
  • 公元前480年波斯王薜西斯一世(Xerxes I)率大軍30萬水陸並進, 遠征希臘。在橫掃了色雷斯和馬其頓之后,直抵溫泉關(Thermopylae)隘口,希臘十萬火急!
  •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韓信被劉邦稱為“連百萬之從,戰必勝、攻必取”,終其一生,從來沒有在戰場上被擊敗過。在這些戰役中,最具傳奇色彩的就是“井陘口之戰 ”,韓信面對數倍于己的敵軍,竟然敢於于“背水結陣”,而且還贏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勝利!韓信是如何做到以少勝多的?假設當時的情景,有沒有別的可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