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2)

JACKABY
作者:威廉‧瑞特(美國)

《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高寶書版集團 提供)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我觀察自己映在結霜玻璃窗上的倒影。

離開英國才一年左右,我幾乎快認不出眼前這位回望著我、雙頰消瘦的年輕女子。微鹹的海風帶走了雙頰的柔軟圓潤,我也曬黑了——至少比普遍英國人的膚色還深。

我沒有遵從母親的喜好將頭髮綁成俐落的麻花辮再繫上髮帶,而是用髮夾固定成快速簡單的圓髻,要是領口上方沒有懸著幾縷被海風吹亂的髮絲,這個髮型或許會看起來太過嚴肅。

那個從宿舍逃跑的女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眼前這名陌生的女人。

我的視線穿透窗上的倒影,把注意力放到街燈下方翻滾的雪片上。在我小口啜飲那杯苦澀的飲料時,漸漸意識到有個人站在我身後。我慢慢轉過身,差點將酒杯打翻。

嚇到我的最主要是那雙睜得老大的眼睛,帶著強烈的深究緊盯過來。

那雙眼睛——加上他就站在離我的椅凳不到半步遠的地方,還微微傾身,在我轉身面向他時,我們的鼻尖幾乎都快碰上了。

他留著一頭黑髮,不然就是非常深的棕色,看起來狂野不羈,勉強凌亂地往後梳,保持最低程度的禮貌,不過還是有幾縷漏網的髮絲垂落額前。

他的顴骨高挺,雲灰色的雙眼下方有著深深的陰影;眼神看起來蒼老得彷彿歷經百年歲月,卻擁有一張年輕的臉,渾身散發著熱烈的活力。

我稍微往後傾,打量他的全身。

他很瘦,輪廓稜角分明,那身厚重棕色大衣的重量一定跟他的體重差不多。大衣的下擺長過膝蓋,看得到的口袋都因為內容物超載而沉甸甸地下垂;翻領上掛著一條長長的羊毛圍巾,幾乎垂到大衣下襬。

我想起剛剛在旅館門口擦身而過的男人圍著同一條圍巾,他一定是又回頭跟著我進來了。

「你好?」我重新坐穩後試圖開口。「有什麼……?」

「妳才剛離開烏克蘭。」

這不是問句。

他的聲音冷靜平淡,卻多了些什麼……愉悅?

淺灰目光四下跳動,彷彿在開口前先在各種思緒中探索了一番。

「妳在旅行途中經過德國,搭乘一艘大船,航行了很遠的距離……我敢說,那艘船的主要建材是鋼鐵。」

他把頭歪向一邊,仍舊看著我,但是始終沒有對上我的視線,彷彿對我的髮際線或肩膀深深著迷。我在學校裡學到該如何轉移來自男生的令人不自在的打量視線,不過現在的情況卻完全沒有遇過。

他看起來似乎被我吸引,又同時對我興趣缺缺。這種感覺比不安更深一點,但我發現自己雖然緊張,卻又感到好奇。

後知後覺地接收到方才那番話後,我朝他笑了笑,說道:

「噢,您也是從夏洛特夫人號下來的,對吧?抱歉,我們在甲板上見過嗎?」

他困惑的神情一閃而逝,看起來不像裝的,終於對上我的視線。

「什麼夫人?妳在說什麼?」

「夏洛特夫人號。」我重複道:「從布萊梅港啟程的商船。你不是船上的乘客?」

「我從來沒見過那艘船,這名字聽來怪可怕的。」

這名古怪的高瘦男子持續研究地看著我,比起跟我說話,他顯然對我的頭髮和外出服的外套接縫更有興趣。

「呃!如果我們沒有搭同艘船的話,你是怎麼……噢!你一定是瞄到了我行李上的標籤。」

在他再度湊近觀察時,我試著裝作不經意地往後傾。橡木吧檯不舒服地擠著我的背,眼前的男子身上散發出些微的丁香和肉桂氣味。

「我並沒有那麼做,那是侵犯隱私的無禮行為。」

男子輕描淡寫地說,一面在我的衣袖上抓起些許棉絮,舔了舔,接著把棉絮塞進身上那件鬆垮大衣的某處。

「我知道了。」我說:「你是偵探,對不對?」

男子停下游移的視線,再次鎖住我的目光。

我知道這次我逮到他了。

「對了,你就跟那傢伙一樣嘛,對吧?在小說裡向蘇格蘭場提供諮詢服務的那個男人?所以你想說什麼?讓我猜猜看,我的外套上有海水的味道,或著我的裙擺沾到了特殊的泥土之類的?是什麼?」

男人思索片刻。

「對,」最後他開口道:「大概就是那樣。」

他淺淺一笑,便轉身離開,一面走向門口,一面將圍巾一圈圈地纏在臉上。他匆匆戴上針織帽,包住耳朵後打開門,迎頭對上襲來的刺骨寒風。在門緩緩關上時,那雙夾在圍巾和帽子中間的陰雲灰眸朝我瞥了最後一眼。

男人離開了。

這場奇怪的遭遇結束後,我問酒保認不認識那個陌生男人。他低笑著翻了翻白眼。

「我聽過很多傳聞,其中一、兩件可能是真的。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他,對不對啊,伙計們?」

幾個當地人哈哈大笑,開始回顧一些我完全跟不上的故事片段。

「記得貓和白蘿蔔那件事嗎?」

「還有市長家的大火?」

「我表弟對他的能耐深信不疑,但我表弟也相信世界上有海怪和美人魚。」

至於坐在棋盤邊對弈的那兩名老先生,我的問題顯然再度引發了他們之間淡忘已久的爭執,很快就大吵起怎樣算迷信、怎樣算天真無知。

不久後,兩方都從周遭的客人之中獲得支持者,某些人堅持那個男人是騙子,另一些人則將他奉為神人。

至少我在這場爭論中得知了那名陌生男子的姓名──R.F.傑剋比先生。◇(節錄完)

——節錄自《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高寶書版集團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傑剋比超自然偵探事務所】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對很多人來說,我是神話的象徵,是最神奇的傳說,是一則童話故事。有人覺得我是怪物,是突變異種。我最大的不幸,莫過於有人誤以為我是天使。母親認為我是她的一切,父親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會想起過往失落的愛。不過,我的內心深處知道真相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
  • 安娜的父親努力讓她遠離城裡正在發生的事,但戰爭終歸是戰爭,不可能讓孩子永遠不受世態的打擾。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懼,偶爾還有槍聲。一個男人如果喜歡說話,她的女兒終究要聽見有人偷偷說出「戰爭」兩個字。「戰爭」,在每一種語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2015年,《守望者》為全美賣得最好的書。「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所以,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裡,送給我傷害過的人。」我取出費歐娜寄給我的象牙白石頭,把第二顆鵝卵石留在絲絨袋子裡。「我現在就按規矩來,把這顆石頭跟我誠摯的歉意送給妳。」
  • 但他對蒙塔納路二十七號住戶懷著奇異的感情,知道他們平安無恙,他不知為何覺得比較心安──以低調的方式盡自己的一份心力,用書幫忙他們。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畫裡的小人影,讓生活在前方演出。
  • 大學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間就迷路了。等我不覺得這麼混亂的時候,再描述給你聽,到時也會說說我修的課。星期一上午才開學,現在是週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寫一封信,我們彼此也好認識認識。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剛經歷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療,但小馨仍沒放棄學習。這也像是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也許,試著讓小馨重回學校,並不是太不理智、太衝動的決定。
  • 這是一本關於「堅強」的書,講述閱讀如何讓生命變得鮮活,知識是如何改變人的命運,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撐孩子實現自己的夢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