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上機

連載:新書《為你而來》【第十五章】

澤農‧多爾奈基
【字號】    
   標籤: tags:

後來,那些高級警官闖進來,是去機場的時候了。當我們全部起身,排成一隊時,我轉身對所有這些和我們整宿坐在一起的十八、九歲的女警察們高聲說話。一名警官提高嗓門兒試圖蓋過我的聲音,但是他發現我只不過是在說:「謝謝你們,我的小妹妹們。」小姑娘們發出了連串銅鈴般的笑聲。然後我們就被帶往機場。

在大巴士行駛途中和排隊進入大樓的過程中,為了不引起太多的注意,我一直用低聲不斷重複著我要陳述的幾個要點,比如我們並不是反對政府,法輪大法好等等。在通過機場安全門時,我走向負責檢查的女士,慢慢繫上我的腰包,順勢低聲向她說著我的要點,我甚至沒有看她的臉。離開時,我回頭望她,正好與她的目光相碰,我知道,她聽到了每一個字。

我轉回身,正好面對一幅美麗的繪畫。這是畫在玻璃上的「八仙圖」。我看到畫的右上方是張果老騎著他的毛驢。我尋思,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開始時,我把他和另外一位仙人搞混了,我的朋友彼德糾正了我。然後,我就快樂得像孩子一樣,帶著興奮的微笑,不斷走到警察跟前問:「你們知道誰是張果老嗎?你們知道他為什麼倒騎驢嗎?」由於我的中文表達不太好,所以我就做出倒騎驢的姿勢;我還真是樂在其中呢。中文比較好的那名學員幫我做了一些解釋。當我走近一名警察時,他生氣地揮著手,搖著頭,大聲說著什麼,並咕噥著張果老的名字。

年輕警察很可能不知道張果老是誰。他們也許很奇怪,為什麼這個加拿大人對張果老這麼看重。這在當時對他們來說或者是無所謂,但也許在日後與家人共進晚餐時成為了一個話題。他們會問他們的父母,誰是張果老,他為什麼倒騎驢?而他們的父母也未必知道,然後他們的祖父母會開始解釋他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名修行者,是著名的八仙之一。一個得道之人倒騎驢,是形式上地告訴世人,儘管你是在向前走,但實際上是往後退。也就是說,儘管人們認為社會是在進步,在發展,技術越來越發達,人們越來越富有,生活越來越舒適,人們越追逐名利、地位與更舒適的生活,事實上他們卻遠離了他們固有的本性,犧牲道德與美德去追求物質利益。因此,這實際上是在倒退。

我們被扣押在北京郊外機場的一座小樓裏面,大約有五十名警察看守我們。開始登機時,學員們被分批帶了出去。兩小時之後,只剩我們四人尚未登機。此時許多警察已經離開。我們大約等了四個小時後才離開。

這或許是兩年半以來,這些警察首次有機會看到法輪功平和優美的功法。我認為這是向他們展示的好機會,於是開始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亦即打坐。煉功時,我的眼簾感到一陣閃光燈的亮光閃過,相機的拍照聲傳了過來,但是我始終一動不動。打坐完畢,我坐下來吃東西。攝影師舉起他的相機,我以一種半開玩笑的方式向他搖動手指,讓他不要照,他知道我不願意吃東西的時候被人拍照,所以他也微笑了一下,把相機拿開了。我打坐時可以拍照,但是想拍我吃東西的鏡頭,然後向公眾展示我們是如何被優待,辦不到。

吃完之後,我起身煉四套動功。開始時,我只是想擺擺樣子,給他們演示一下,腦子裏還在想:「他們在看嗎?我應該說點什麼嗎?」接著,我意識到我應該入靜,真正地煉功,而不是演示。演示和真正入靜煉功的區別是,前者我是在讓自己顯示出寧靜,而後者我是真的很寧靜。

作此決定之後,我感到體內和周圍充滿了強大的能量場。很快,我整個身體都感到輕快而透明,當我靜止不動時,我的身體感覺就像巨人一樣高大無比,然而輕得如同什麼都不存在了。做慢動作時,我的雙臂好像在輕輕飄起,慈悲而溫暖的強大能量不僅包圍了我,而且瀰漫在整個房間。我的思想感到像一座山,高大、堅實、靜止、安寧。這是何等美妙的感覺啊,我的臉上顯現出令人不易察覺的微笑。

散漫的年輕警察開始發出滑稽的聲音,試圖分散我的精神。他們甚至開始在我臉附近打響指。但是他們的行為都是一種小孩子的把戲,根本影響不了我。一名警察用中文衝口而出:「走火入魔」,意思是指我因煉法輪大法而精神不正常了。此時,我差點兒停下來更正他,因為他不應該這樣出口傷人,但是我沒有衝動,而是堅持煉完那套功法。然後,我轉身面向他們說:「法輪大法不是走火入魔,他是最高層次的修煉法門。」他又重複說了一遍「走火入魔」。我厲聲說:「不許說這些話,法輪大法是好的;不要笑,這是嚴肅的問題。你們不明白修煉的事情,就不要談論你們不知道的事情。」我轉身繼續煉功。最後五分鐘裏,整個房間都是靜靜的,靜得可以聽到一根針落地的聲音。煉完整套功法之後,我睜開眼睛,看到友好的男女警察們都在觀看,而那些不好的警察們則睡著了。於是我坐下學法。

不久,那名曾經審問過我的警察走到我們四人面前,問我們是否想上廁所,因為我們可能得等很長時間才會再有上廁所的機會了。我們問是否很快就會登機,他答道:「不知你在講什麼。」就走開了。我感到一種無法按捺的恐懼。他什麼意思?我們不上飛機了嗎?他們要把我們帶到其他地方嗎?我的胃開始緊縮起來。我竭力鎮靜自己,但是非常困難。我簡直不可相信經歷了所有這一切之後,我的恐懼仍然存在。腦中一個聲音不斷響起:「他們要把你帶走,你不會登上任何飛機了!」

接著,我明白了,這是因為我的歡喜心起來了。我一舒服起來之後,就回到自私的老路上來,只關心自己。如果我不是那麼只考慮自己,為什麼我那麼擔心自己的安全?為什麼我不樂於用此機會和更多的中國人說話呢?這是因為我起了滿足感,忘記了我來中國的真正目的。這時,我真正明白了修煉是多麼的精妙和嚴肅,一不小心就會走偏。是啊,時時在心中保持真善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坐在地上,看清了自己更多的缺點,因此下決心更加堅定地修煉,成為一名更好的法輪功學員。這並不是說我必須做表面的工夫,相反我必須真正地繼續改變我生命的最本質的東西,成為更加純淨、更加高尚的人。不僅為自己,也是為了他人。讓我們面對這個事實吧,如果我只是考慮我自己,我怎麼能按照法輪大法的教導「凡事首先考慮別人」呢?而且,如果我不修煉我自己,又怎麼能幫助他人呢?

隨後,我們被帶往候機室。警察圍著我們,把我們送進登機門。到達時,我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知道這一定是加拿大駐華領事。我走過去與她握手,她表示非常高興看到我沒事。那些話讓我感動,因為我知道她是真心地關心我的安全。

在飛機上找到我的座位後,我立即就進入了夢鄉。@(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輪大法好」,這是一位來自加拿大青年多爾奈基Zenon Dolnyckyj在學法輪大法過程中真心的體會,他並發現這個來自中國功法,展現人性中的「真、善、忍」。多爾奈基今天推出中文翻譯書「為你而來」,將他從過去浪子到現今因修法輪大法而轉化的人生觀,以文字呈現方式現身說法。
  • (大紀元記者趙曉慧台北報導)三年前震撼中外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上訪天安門行動,成員之一的澤農來到台灣現身說法,透過《為你而來》的新書記者會分享生命故事。心理諮商專家鄧白玲表示,《為你而來》書中的內心對話是一項奇蹟,而澤農短時間內戒毒成功,也讓監獄的受刑人稱奇不已。
  • 當我的眼睛慢慢睜開時,看到仍然有許多警察待在這裏,但是級別高的都走了,只有一些中級女警官在監視我們。我認出其中一人我在天安門派出所見過,她是一名便衣警察。她也認出了我。我趁機走過去,坐下來和她交談。她的心地不錯,到目前為止對我們也還算可以,英文也很好,所以我不失良機地與她攀談。
  • 是什麼樣的機緣,使得這樣一位碧眼金髮的e世代青年,選擇了一種東方古老的修煉方式,讓他重獲身體的健康和心靈的活水,並且堅信不移?

    是什麼樣的力量使他從吸毒、偷竊、自利狂妄,轉而放下自我、慈悲為懷,甚至甘冒生命危險,放棄西方社會自由舒適的生活,「為你而來」,前往天安門向廣大的中國人述說生命的意義?宇宙的真理?

  • 這裏到處都是警察,他們坐在一起聊天。此時已是深夜兩點,許多人都已在打盹兒,只有小李內坐在那裏,睜大著眼睛,就好像一朵盛開的小花。許多警察身體蜷縮在一、兩張椅子上,一些人頭向後仰,嘴半張開。許多高級警官和態度惡劣的警察已經離開,但是每隔一會兒會回來察看情況。他們總是有點驚訝地看到李內用明亮的眼神和微笑在和他們打招呼。然後,一位「不速之客」走了進來。
  • 春節前後,河北邢臺、沙河法輪功學員成功的利用無線電視播放法輪功真象影片,播放內容有“偽火”、“全球公審江澤民”、“大法洪傳世界”等一整張75分鐘真象光碟,其間穿插“法輪大法好”、“為你而來”、“童言無忌”等歌曲。使許多在共產專制集權下生活的人們,有機會看到法輪功的真象影片和在中國以外,所受到的歡迎、支持與褒獎。
  • 曾經是全球眾多重要媒體報導焦點的加拿大青年澤農(Zenon Dolnyckyj),他的中文自傳《為你而來》新書出版不到一個月,旋即再版,深深打動了數千顆讀者的心。
  • 我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為身處這樣一個可怕的地方而感到沮喪。一陣騷動引起我的注意,我轉身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見我的澳大利亞朋友克里斯被人抓住夾克衣領推擠著。後來他們讓他坐下,但很快就帶著他和另外兩人出去取行李。他們回來後,我上前問克里斯剛才訊問時究竟出了什麼事。
  • 又過了大約半小時,他們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把我們帶到後排,盤問我們每一個人。屋內出現了一種興奮的氣氛,多麼好的機會啊,可以深入地向人講真相。他們肯定會英文,我準備暢談一番。大約盤問了兩個人之後,一個人過來叫我。我微笑著起身隨他走到後排。
  • 我們是最後一批上車的。當我走上台階,看到大巴士裏坐滿了人時,感到有點驚訝了。原來每一個靠窗座位上都坐了一名女警,她們每人的身邊坐一名學員。我看到車內最後一排有兩個空座位,便向那裏走去。我邊走邊納悶兒,這些警察想要幹什麼?為什麼要在每人身邊安排一名警校女生(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他們是要拍攝我們受到了很好的接待嗎?我百思不得其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