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故事:他鄉沒有的故事

肖一笑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5日訊】在德國生活了十幾年,總覺得這裡的德國人與我們中國人相比生活中少了些什麼。比如,德國人的名稱從小到大基本不發生什麼變化,因為他們的姓氏是祖上承傳下來的,名字也有選擇范圍,固定在那麼多種之內,所以沒有什麼發揮余地,這樣顯得德國人總是規規矩矩的。而我們中國人語言豐富、幽默、含蓄,加上方言、典故和各種不同的文化背景,使我們在稱呼上有著千變萬化的差別,雖然土得掉渣兒,卻趣味橫生,因此也構成了一種別具特色的鄉土文化。

小時候,我們家搬進了北京的一個居民大院,大院是由十幾個樓組成的。每個樓都屬於一個單位,很快我們就分清了。可樓裡的人卻來自天南海北,講出的話是南腔北調,這樣就使這裡孩子們的小名五花八門,甚至莫明其妙。與我們家只隔一門的大瓦、小瓦家,她姥姥說話我們一句也聽不懂。她管兩個孩子叫大瓦和小瓦。她把那個“瓦”字說得又重又長。我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就順著她的發音隨著她叫。直到十年後,大瓦、小瓦的哥哥在他們搬走後回來看我們老鄰居時,才解釋說,他兩個妹妹實際上叫:大娃、小娃。我們恍然大悟,沒想到人就住在隔壁,名字卻叫錯了十幾年。

後來發現,我們還不能輕易地改,因為提起大瓦、小瓦,誰要叫正了音,說對了名,大家都不知道指的何許人也,還要進一步再解釋一下,太麻煩,所以大家只好將錯就錯這樣叫下去了。當然這些經過再“創造”的稱呼走出了我們大院也不去叫,那樣只能叫名字,我們管名字叫做“大號”。真可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有的稱呼我們叫著奇怪,聽著別扭,就找一些老住戶或者知根知底的人問問。比如:“跳平兒”是什麼意思?人家一聽就樂了,告訴我們實際上他叫:調皮。是他媽擔心,怕他以後調皮搗蛋給家裡招災惹禍。叫他調皮的意思是:你別調皮。後來叫白了就成了“跳平兒”。這麼叫可能真管了用,“跳平兒”真的一點兒都不調皮,什麼時候都文文靜靜、老老實實的。

一樓拴子的名字也很有來歷,他是個獨生子,管他媽叫媽,管他爸卻叫大伯。後來才知道:拴子他媽生過不少孩子,結果都沒活下來。後來生個男孩怕他也走了,就想把他拴住,起名叫拴子。意思是:每叫他一次就把他拴住一次。又擔心他爸爸命裡沒有孩子,所以不敢管他爸爸叫爸爸,就叫大伯。拴子今年40多歲了,結了婚,生了孩子。我想,他爸爸和他媽媽應該是把拴子拴住了。

三樓的六煙兒,我們不知道是哪個字,糊裡糊塗跟著他們家人一起叫。一次聊天,我問六煙兒的姐姐二蘭子:“你們家就五個孩子,你弟弟這麼叫六什麼的呀?”沒想到二蘭子講出來一大堆原因來:“我們家原來真有六個孩子,六煙兒排行第六。他上面還有個姐姐後來死掉了,六煙兒的名字也沒改成五煙兒,那樣不吉利。六煙兒其實應該叫‘六丫頭’。我爸是他們兄弟三個裡最小的一個。其他兩家都沒有男孩,所以我爸我媽從一開始就想多生男孩,結果怎麼生都是女孩。最後真生了個男孩,千傾地裡一根苗,寶貝得頂在腦袋上怕摔著,含在嘴裡怕化了,怕不好養,留不住,連個男孩的名字也不敢給他起,就叫他‘六丫頭’。後來叫白了就成了‘六丫兒’了,因為我爸我媽說話有口音,把六丫兒叫成六煙兒了。”

我聽後很感慨,心想:六煙兒你可要好好活著,可別有個三長兩短的!後來六煙兒真的長大成人了,早早地就結了婚,生了孩子,那時已經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了,可他頂風冒險生了第二胎,果然又是個男孩,周圍的人都為他們家裡添了兩個男孩而高興。

小小的稱呼飽蘸了中國的五千年文化。沒有豐厚的文化背景。離開了那片樂土,也產生不了這麼多有趣的名稱。沒有天南海北和南腔北調的相聚也演化不出這些他鄉沒有的故事,也許這就是我們經常懷舊,留戀那片故土的原因之一吧。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日,《十面埋伏》已悄悄送電影局審查,故事的曲折与畫面的美侖美奐令現場看片者反響強烈,嘖嘖稱嘆,甚至有人為這段凄美的愛情感動落淚。
  • 昨日,中日合拍的20集電視連續劇《愛在世紀初》舉行了新聞發布會,該劇由陳建斌和日本女演員田中麗奈聯合主演,講述了一個在逆境中艱難生存的女孩面對情感和財富的誘惑,堅守自己理想的故事。据悉,本劇將于8月底完成拍攝工作。
  • 宋清是長安城裏一位人人皆知的藥商。他待人仁厚,買賣實在,所以遠近聞名。
  • (大紀元記者謝敏、魏德編譯報導) 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新著『失去新中國:美國人在中國經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Losing the New China: 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 Desire and Betrayal),講述了一個美國人在中國經商的經歷、他在獲知中國經濟內部實情後的反思和一些鮮為人知的官商內幕。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久,國共內戰開始。隨著國民政府的敗退和共產黨統治的開始,標志著美國第一次失去了在二戰中唇齒相依的中國。當時美國國會的“是誰失去中國?”的聽証會正是反映這一嚴酷事實。時光飛逝,在將近半個世紀後的1989年,當要求民主自由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上豎起一尊自由女神像時,西方媒體驚呼美國正在重新贏得中國。“6。4”的槍聲,使得東西方的民主中國的夢想曇花一現。改革開放後,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資本大量湧入中國。20多年的實踐証明,外資與貿易非但沒有給新世紀的中國帶來自由,相反地,西方的資本和高科技正在幫助中國營造一個更有利於獨裁統治的嚴酷環境。葛特曼的『失去新中國』,揭示了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企業是怎樣把曾經豎立在天安門廣場的自由女神像置換成了今天統治中國的財神關公像。葛特曼在書中立意高遠,他預示:美國正再一次失去中國。

  • 〔自由時報編譯羅彥傑╱綜合坎培拉、雪梨十四日外電報導〕澳洲籍的瑪莉.唐娜森十四日與丹麥王儲費德列王子步入禮堂,整個過程猶如童話故事的翻版,全澳洲為此大開香檳慶祝,和丹麥一樣同為這樁王室婚姻而陷入瘋狂。新人當初相識的雪梨酒吧也特地舉行一個「與你的王子相遇」的慶祝活動。

      三十二歲的瑪莉.唐娜森,其優雅的儀態贏得丹麥與澳洲大眾同聲讚賞。澳洲總理霍華德也代表澳洲,向這對新人發出賀電。篤信君主體制的他在聲明中說:「我祝福費德列王儲與唐娜森小姐永浴愛河。」

      這對新人的羅曼史彷彿是現代版的仙履奇緣。法律系畢業的瑪莉.唐娜森四年前在雪梨一間酒吧認識了費德列,然後陷入熱戀,但她一開始並不知道這位帥哥的真實身分。不過,她可不是枯等王子垂青的灰姑娘。她出生於塔斯馬尼亞省的幸福家庭,受過大學教育,在剛認識費德列時還是雪梨一間房地產公司的仲介。

      兩人當初相識的酒吧Slip Inn,特地在十四日傍晚舉行一個「與你的王子相遇」的活動。該間酒吧還擺出丹麥國旗,提供免費啤酒給持有丹麥護照的客人,並販售一系列向新人致敬的特調雞尾酒,所取的酒名包括「大丹犬」、「塔斯馬尼亞大美女」、「丹麥王儲」和「關於瑪莉的軼事」。

      在澳洲各地,民眾在十四日這一天聚集於酒館、夜總會和學校,慶祝瑪莉.唐娜森風光嫁入北歐王室。丹麥駐澳洲大使館也在雪梨歌劇院為丹麥僑胞舉辦派對,讓他們可以在雪梨十五日凌晨時分觀賞這場王室婚禮的電視實況轉播。此外,瑪莉.唐娜森在塔斯馬尼亞省唸過的中學,校方還替她舉行婚禮的歡迎會,並自稱是一所「適合培養王子妃的學校」。

  • 王朔的小說《看上去很美》,是一部以3歲儿童方槍槍的視角講述成人世界的故事。這部小說帶有王朔個人成長印記,与其它的王朔小說很大不同之處在於,沒有貫穿始終的完整故事。《看上去很美》是至今王朔作品中惟一未改編成影視劇的長篇小說。
  • 人的生命太短暫,莊子說:“在天地間,人的生命就像白色駿馬在細小的縫隙前一躍而過。”
    但是要是不明白生命的真正意義,再長壽也是枉然。
  • 在同學們的眼中,李老師是一個極其消極的人,但他摸稜兩可的笑容和深不可測的眼神正可以深深地吸引我。同樣,我並不認為他一邊抽煙一邊遙望天際是多麼不可取。相反,那種對現實無奈的體態卻讓我和他走得更近。但直到快高中畢業的時候我才有點明白他的形象為什麼在大家的眼中是消極的,那一天他很認真地對我說:“你最好不要上中文系,一旦上了中文系,四年下來,那一幫子老教授給你灌輸了滿腦子的老莊思想,到頭來,還不是和我一樣沒有任何進取心。”接著,他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 通訊名篇《為了六十一個階級兄弟》記錄上個世紀60年代山西平陸發生的一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感人故事;同樣是在山西平陸,5月 10日,央視20集電視劇《民工》開机,用出品人李培森的話來說,“我們的熒屏缺少這樣一部反映民工兄弟情感的作品,希望通過這部電視劇引起大家對他們生存狀態和情感的關注,這也是我們讓張紀中出任制片人,讓康紅雷做導演,讓《激情燃燒的歲月》編劇陳枰再寫劇本的原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