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白家的那些事兒

心中的寶塔(3)——成長的煩惱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玲瓏寶塔(方正攝影)

  人氣: 1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并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還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中國在1978年恢復高考制度,這種制度下想上大學看的就是最後高考的分數,平時學習再好,各方面再出色也沒有用。所以家長們盯著分數,同學們比著分數,老師們催著分數。年幼的孩子們從第一天背起書包就在社會和家庭的重壓下演出著一幕幕「范進中舉」的悲喜劇。

上高中後,少華想,我不太使勁兒都能學成那樣,我要是照著老師教的使勁兒學,肯定成績會突飛猛進。所以他決定壓抑自己的個性,聽老師的話,努力學習。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照著書本死記硬背,學習學的很苦,成績就是不好。那段時間他精神很苦情緒低落。更要命的是青春萌動的少華在壓抑下還對一個女孩子產生了愛慕之情。

為了排解心中的煩悶,他常常一個人在黑漆漆的辦公樓,空曠的大棚市場裡彈著吉他憂傷的歌唱,一唱一兩個小時。

越壓抑,反彈就越強。儘管表面上放棄了一些活動,可這期間少華在課餘比賽方面卻成績斐然,乒乓球,排球都拿了冠亞軍,唱歌,跳霹靂舞也小有所成。

結成兄弟姐妹的12個同學,正中是白少華

18歲過生日的時候,12個同學火熱的湊在一起,大家越說越投機,索性結成兄弟姐妹,這幫朋友,填補了少華心中的空虛,他更加沒心思學習,天天和這些朋友出去玩兒。結果期末考試代數幾何加一起不到50分,歷史17分。

少華本是直奔大學這個龍門而去,可眼下這個成績連個一米欄也跳不過去。

因為少華在學校各項活動中常為學校爭得榮譽,學校還是很重視他。高三時有個不錯的工作機會,去當電視台播音員,能成為本地名人,待遇又好,很多人都盯著想去。校主任說可以推薦他,可少華一門心思想上大學,而且是北京的大學,這個機會他連想都不想,就說不去。主任覺得討了個沒趣,訕訕的刺兒了他一句:「高不成,低不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