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古文觀止】宋 蘇洵:辨姦論

(大紀元圖片庫)

更新: 2007-03-03 01:14:31 AM   標籤:tags: 古文觀止

此文為王安石而作,文中雖未指名王安石,但從行文上已可呼之欲出。當時王安石聲名顯赫,朋黨眾多,甚被稱為聖人。歐陽修也喜歡他,曾勸蘇洵與王安石交往,而王安石也願納交蘇洵,唯蘇洵以為王安石凡事不近人情,由見微而知著,認為他將來必貽禍百姓。適逢王安石母死,士大夫多往弔唁,獨蘇洵不往,因作此文以辨其奸。後神宗立,王安石當國,創新法,由於用人不當,致人民受害。世人始服蘇洵有先見之明。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靜者,乃能見微而知著。月暈而風,礎潤而雨,人人知之。人事之推移,理勢之相因,其疏闊而難知,變化而不可測者,孰與天地陰陽之事。而賢者有不知,其故何也?好惡亂其中,而利害奪其外也。

昔者山巨源見王衍曰:「誤天下蒼生者,必此人也!」郭汾陽見盧杞曰:「此人得志,吾子孫無遺類矣!」自今而言之,其理固有可見者。以吾觀之,王衍之為人,容貌言語,固有以欺世而盜名者。然不忮(音:至)不求,與物浮沉,使晉無惠帝,僅得中主,雖衍百千,何從而亂天下乎?盧杞之姦,固足以敗國;然而不學文,容貌不足以動人,言語不足以眩世,非德宗之鄙暗,亦何從而用之?由是言之,二公之料二子,亦容有未必然也。

今有人,口誦孔老之言,身履夷齊之行,收召好名之士、不得志之人,相與造作言語,私立名字,以為顏淵孟軻復出;而陰賊險狠,與人異趣,是王衍盧杞合而為一人也,其禍豈可勝言哉!

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澣(音:緩),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彘(音:至)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姦慝(音:特),豎刁易牙開方是也。以蓋世之名,而濟其未形之患,雖有願治之主,好賢之相,猶將舉而用之,則其為天下患,必然而無疑者,非特二子之比也。

孫子曰:「善用兵者,無赫赫之功。」使斯人而不用也,則吾言為過,而斯人有不遇之歎,孰知禍之至於此哉!不然,天下將被其禍,而吾獲知言之名,悲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見微而知著:看到事情的些微跡象,就能知道它的真象及發展趨勢。
月暈:月之四周圍繞光氣。
礎潤而雨:礎石為水氣所溼潤,是將要下雨的預兆。與「見微知著」意思同。
疏闊:疏遠迂闊。
孰與:怎能比得上。
中:內心。
外:外在行為。
山巨源:山濤,晉人。性好老莊,為竹林七賢之一。官至吏部尚書,立朝清儉無私,甄拔人物皆一時俊彥,卒諡康。
王衍:字夷甫,晉惠帝時人。衍少聰慧,山濤見之,歎曰:「何物老嫗,生此寧馨兒,然誤天下蒼生者,必此人也。」
郭汾陽:即郭子儀,唐華州人。
盧杞:唐清州人,貌醜有口才,時郭子儀每見賓客,姬妾不離側,惟杞至,子儀悉屏侍妾,或問其故,子儀曰:「杞貌陋而心險,婦人見之必笑,他日杞得志,吾族無遺類矣。」
不忮不求:忮,嫉妒。不忮不求指不嫉妒,不貪得。
與物浮沉:隨俗上下。
惠帝:名衷,晉武帝之子,性癡愚,賈后專政淫虐,帝不能制,及趙王倫殺后,自為相國,諸王相爭,遂成八王之亂,以至五胡亂華,後中毒崩,在位十七年,諡惠。
中主:中智之主。
德宗:唐代宗之子,性貪鄙。
今有人:指王安石。
齊夷:即伯夷、叔齊。殷末孤竹君的二個兒子。伯夷,名元,字公信。叔齊,名智,字公達。相傳其父遺命要立次子叔齊為繼承人。叔齊讓位給伯夷,伯夷不受,叔齊也不願登位,先後都逃到周國。周武王伐紂,二人叩馬諫阻。及殷亡,恥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遂餓死。
異趣:志趣各不相同。
澣:同「浣」,洗滌、洗濯。
囚首喪面:謂頭髮蓬亂如囚徒,面不洗如居喪。
犬彘:狗豬。
慝:邪惡。
濟:促成。
二子:指王衍、盧杞二人。
善用兵者,無赫赫之功:赫赫,盛大貌。將有功,則傷人必多,以無事為善。故善於用兵之將,無盛大之功。

(http://www.dajiyuan.com)

/b5/7/3/3/n1635327.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