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史記:游俠列傳序

司馬遷
(clipart.com)

(clipart.com)

【字號】    
   標籤: tags:


韓子曰:「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二者皆譏,而學士多稱於世云。至如以術取宰相卿大夫,輔翼其世主,功名俱著於春秋,固無可言者。及若季次、原憲,閭(音:驢)巷人也,讀書懷獨行君子之德,義不苟合當世,當世亦笑之。故季次、原憲,終身空室蓬戶,褐衣疏食不厭,死而已四百餘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音: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且緩急人之所時有也。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於井廩,伊尹負於鼎俎(音:組),傅說(音:月)匿於傅險,呂尚困於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飯牛,仲尼畏匡,菜色陳、蔡;此皆學士所謂有道仁人也,猶然遭此災,況以中材而涉亂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勝道哉!」鄙人有言曰:「何知仁義,已饗其利者為有德。」故伯夷醜周,餓死首陽山,而文武不以其故貶王;跖(音:直)、蹻(音:敲)暴戾,其徒誦義無窮。由此觀之,「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侯之門,仁義存。」非虛言也。今拘學或抱咫尺之義,久孤於世,豈若卑論儕俗,與世沈浮而取榮名哉?而布衣之徒,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為死不顧世,此亦有所長,非苟而已也。故士窮窘而得委命,此豈非人之所謂賢豪間者邪?誠使鄉曲之俠,予季次、原憲比權量力,效功於當世,不同日而論矣。要以功見言信,俠客之義又曷可少哉!

古布衣之俠,靡得而聞已。近世延陵、孟嘗、春申、平原、信陵之徒,皆因王者親屬,藉於有土卿相之富厚,招天下賢者,顯名諸侯,不可謂不賢者矣。此如「順風而呼,聲非加疾,」其勢激也。至如閭巷之俠,脩(音:修)行砥名,聲施於天下,莫不稱賢,是為難耳。然儒、墨皆排擯不載,自秦以前,匹夫之俠,湮滅不見,余甚恨之。以余所聞:漢興,有朱家、田仲、王公、劇孟、郭解(音:謝)之徒,雖時扞(音:和)當世之文罔,然其私義,廉潔退讓,有足稱者。名不虛立,士不虛附。至如朋黨宗彊比周,設財役貧,豪暴侵淩孤弱,恣欲自快,游俠亦醜之。余悲世俗不察其意,而猥以朱家、郭解等令與暴豪之徒同類而共笑之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韓子:即韓非,戰國時韓國的諸公子之一。喜刑名法術之學,而歸本於黃老,為人口吃而不能流利地辯說,與李斯同受業於荀卿。曾以書諫韓王而不見用,於是發憤著書五十餘篇,號為韓非子。文章峻嚴峭深,集法家之大成。後秦王攻韓,韓王遣非使秦,為李斯所譖,下獄而死。
儒以文亂法:謂細碎苛法亂政。
譏:值得非議之處。
輔翼:輔助。
季次:即公息哀。
原憲:字子思,又稱原思,春秋魯人,一說宋人。孔子弟子,清靜守節,安貧樂道,孔子相魯時,嘗為邑宰,後隱於衛。
閭巷:街巷。指隱匿鄉里不仕之人。閭,二十五家為一閭。
蓬戶:蓬戶,用蓬草織製的窗戶。比喻簡陋。
死而已:已,止。即死後至今四百多年。
既已存亡死生:使將亡的復存,使將死的重生。
虞舜窘於井廩:謂瞽叟使舜塗廩,而於下以火焚之。又使舜穿井,而以土實之。
伊尹負於鼎俎:伊尹,商朝名相。鼎俎,烹煮切割的器具。謂伊尹負鼎俎以滋味說湯武王。
傅說匿於傅險:傅說,殷高宗賢相,代人作工於傅險,高宗夢而求得之。
呂尚困於棘津:呂尚本姓姜,名尚,字子牙,又名太公望,行年七十,嘗賣食於 棘津。
夷吾桎梏:夷吾,即管仲。桎梏,腳鐐手銬。指公子糾敗,管仲被囚,因而得見齊桓公。
百里飯牛:百里奚,春秋虞人,少貧,流落不偶,虞亡,為晉所虜,逃亡時又為楚人所獲,秦繆公聞其賢,以五羖羊皮贖之,後為秦相。或曰百里奚,餵牛以干秦穆公。
仲尼畏匡:魯定公十四年,孔子經匡地到陳國去,匡人誤以為陽虎,陽虎曾為害匡人,故圍而欲殺之。五日始得脫。
菜色陳蔡:魯哀公四年,孔子在陳蔡之間,楚欲聘之。陳蔡大夫懼孔子為楚所用,乃圍之於野,孔子等絕糧。後使子貢至楚,昭王興師迎之始得脫。
鄙人:住在偏遠、鄉野的人。
何知仁義,已嚮其利者為有德:不知什麼為仁義,只知以前誰給我利益的人就是有德。
跖蹻:跖即柳下惠之弟盜跖,蹻即楚莊王弟莊蹻,二人皆為古之大盜。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侯之門仁義存:語出莊子胠筪篇。謂罪小被殺,罪大則封侯。
拘學:謂固執己見。
咫尺之義:猶言片段拘束之義。
設:建立。
鄉曲:鄉野偏僻的地方,此指布衣之俠。
延陵、孟嘗、春申、平原、信陵:延陵,即吳公子季札。孟嘗,即齊孟嘗君田文。春申,即楚春申君黃歇。平原,即趙平原君趙勝。信陵,即魏公子無忌。
順風而呼,聲非加疾:順風而叫,聲音並未加響。語出荀子勸學篇。
砥名:磨鍊名節。
匹夫:即平民。
朱家、田仲、王公、劇孟、郭解:朱家,漢初魯人,為俠,活豪傑百數。田仲,楚人,喜劍術。王公,疑即王孟,俠名聞於江淮。劇孟,漢洛陽人,以商賈為資,名顯當世。郭解,漢軹人,漢之游俠,朱家後首推郭解。
扞:違反。
文罔:即法網,法律。
朋黨:相互集結之人。
宗彊:謂強族大戶,指地方之富豪。
比周:和小人親近,阿黨營私。
猥:茍且。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臘月下,景氣和暢,故山殊可。過足下,方溫經,猥不敢相煩。輒便往山中,憩感配寺,與山僧飯訖而去。
  • 臺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開物成務,以立我丕基,至於今三百有餘年矣。而舊志誤謬,文采不彰,其所記載,僅隸有清一朝;荷人、鄭氏之事,闕而弗錄,竟以島夷海寇視之。烏乎!此非舊史氏之罪歟?且府志重修於乾隆二十九年,臺、鳳、彰、淡諸志,雖有續修,侷促一隅,無關全局,而書又已舊。苟欲以二三陳編而知臺灣大勢,是猶以管窺天,以蠡(音:離)測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 嬰兒墮地,其泣也呱(音:哇)呱;及其老死,家人環繞,其哭也號啕。然則哭泣也者,固人之以成始成終也。其間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為衡,蓋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有一分靈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際遇之順逆不與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