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拓跋弘17歲退位 居佛寺虔心修行

作者:陸真
圖為清 董誥畫蓬壺集勝 冊《秋巖蕭寺》。(公有領域)
  人氣: 2386
【字號】    
   標籤: tags: , ,

魏獻文帝拓跋弘,從小聰明睿智,剛毅果斷,喜好黃老哲學和佛學,經常接見朝官和僧侶一起談論玄理。他淡泊榮華富貴,總想出家修行。他認為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沉穩仁厚,一向聲譽很高,想把帝位禪讓給他。

拓跋弘。(公有領域)

當時,太尉源賀率領各路軍馬在漠南駐守,拓跋弘召他迅速回京。源賀抵達的時候,正好趕上公卿會議,討論皇上要出家的事,沒有一個人敢先說話。

任城王拓跋雲,是拓跋子推的弟弟,說:「陛下正逢太平盛世,君臨四海,怎麼可以上違背祖宗、下拋棄百姓?而且父子相傳,由來已久,陛下一定要放棄俗務,也該由皇太子繼承。天下是祖宗的天下,陛下如果要授給旁支,恐怕不合祖先的心意,還會引發奸人的野心。這是禍福的源頭,不能不謹慎。」

源賀說:「陛下現今想要禪位給皇叔,恐怕會擾亂繼承的順序,後世會嘲笑我們顛倒祭祖的次序。希望陛下仔細考慮任城王的話。」

東陽公拓跋丕等人說:「皇太子雖然早已顯出德行,但實在還太小。陛下正當年輕,剛開始治理天下,怎麼能只顧自己,不把天下放在心上?您要去出家修行,那麼,皇家宗廟怎麼辦?億萬百姓怎麼辦?」

尚書陸馛說:「陛下如果捨棄太子,傳位給親王,臣不敢奉詔,請讓我在金鑾殿上自殺。」

拓跋弘很生氣,臉色都變了,又問宦官選部尚書趙黑:「你有什麼意見?」趙黑說:「我以死侍奉皇太子,不知道其它的。」拓跋弘沒有說話。

這一年,皇太子拓跋宏才五歲。拓跋弘因他太小,所以才想禪位給拓跋子推。

中書令高允說:「我不敢多說什麼,希望陛下不要忘記宗廟的重要,追念周公輔佐幼主的事情。」

拓跋弘說:「那麼讓皇太子登基,由你們輔佐,有何不可?」又說:「陸馛是忠直的臣子,一定能保護我的兒子。」

於是,年僅17歲的拓跋弘任命陸馛為太保,與源賀一起持符節,把皇帝的玉璽授傳給皇太子拓跋宏。劉宋泰始七年(西曆紀元471年),拓跋宏即位,是為北魏孝文帝。

圖為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像。(公有領域)

拓跋宏從小就感情豐富,兩年前,父親身上長瘡,拓跋宏親自用嘴吸膿。等到接受禪讓的時候,拓跋宏悲傷哭泣,不能自已。拓跋弘問他為什麼,他回答說:「接替父親的感傷,一直抵達內心深處。」

二十一日,拓跋弘下詔:「朕羨慕玄古的生活,內心淡泊,於是命令太子登上帝位,朕得以悠遊閒暇,把心意放在修身養性上。」

北魏群臣上奏說:「從前漢高祖劉邦稱帝,把他父親尊奉為太上皇,表明不由自己統治天下。現今皇帝年幼,萬機國政,仍應由陛下總管。謹上尊號為太上皇帝。」拓跋弘同意了這個請求。

二十三日,北魏太上皇拓跋弘,遷居到北苑的崇光宮。宮室的椽子,不加雕飾,台階也是土砌而已。國家大事,都報告給他。

當北苑西山上的鹿野佛寺修建完成後,太上皇與禪僧共同住在這個佛寺裡面,靜心虔誠地修行。(據司馬光《資治通鑒》)@*#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願是水府龍宮中的女神,也就是當年彭澤湖龍王清洪君,贈送給廬陵人歐明的那位如願。因她事事能滿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願」這個名字。據說,水府中處處都有如願,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三國時期,東吳都督陸遜,有一子,名叫陸抗,深通戰略,腹有良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將領。由於他才能出眾,二十歲時就擔任建武校尉之職,統轄五千人馬。孫皓成為東吳國君後,封陸抗為鎮軍大將軍,讓他嚴防晉軍的進攻。
  • 有人長相不奇,力氣也不很大,又沒甚麼家世背景、或祖先遺蔭,可以依賴;但是卻能夠名傳天下,流芳百世者,都因為有學問的緣故。
  • 孔子擔任魯國的大司寇,有一宗父親控告兒子的官司,孔子下令將父子二人收押,三個月不斷獄,也不判兒子不孝的罪名,最後,做父親的請求撤回告訴,孔子便立刻將父子二人放了。
  • 岳飛善於撫慰士卒。兵士有病,岳飛親自為其調藥;諸將遠戍邊境期間,他便派自己的妻子,到將領的家中慰勞;有將領犧牲了,岳飛就親自去弔唁,並且撫育其孤;還 叫自己的兒子娶其女兒為妻。
  • 李遠從幼年時,便有才識度量,有一次和小朋友們做戰鬥的遊戲,他作為指揮,每一安排都符合軍陣的法度。
  • 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裏,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甚麼遺憾呢?我還有甚麼遺憾呢?
  • 郭子儀的兒子郭曖,曾經與妻子昇平公主發生口角。郭曖說:「你倚仗著你老子是皇帝嗎?我老子看輕皇位,不願當皇帝罷了!」
  • 鄭國有個人對子貢說:「東城門口有個人,額頭像堯,脖子像皋陶,肩膀似子產。但從腰以下,看他的形狀,卻趕不上大禹;樣子疲憊,茫茫如喪家之犬。」
  • 劉行本走上前去說:「陛下認為臣正派,才讓臣在您的左右。臣說的話如果對,陛下怎麼能不聽?臣說的不對,也應當說明道理,怎麼能輕視我,連看都不看?我說的話不是出於私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