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之旅(19)

馬拉松與埃及豔后──雅典附近幾場決定歷史的戰役(二)

作者:行雲
希臘戰士。(行雲提供)

希臘戰士。(行雲提供)

      人氣: 3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相信許多朋友會納悶說:我為什麼還未提及那則膾炙人口的故事?也就是雅典在馬拉松之役戰勝之後,派了一位長跑健將,奔馳了四十多公里,回到雅典報喜訊,隨即倒地而亡的故事。這個故事,最早見於生活在馬拉松之役五百多年之後的作家Plutarch的筆下,而不見於距離戰役僅有幾十年的Herodotos的記載當中。不過Herodotos倒是記載了另外一樁壯舉,那就是雅典軍隊在開戰之前,派了一位名叫Pheidippides的長跑健將,奔馳了220公里,到斯巴達求援。近代的歷史學家,不太覺得Herodotos這麼詳盡地記載此次戰役,會略過Plutarch所述的那麼高度戲劇性的事件。再說,其他年代比較接近的希臘典籍,也沒有提到Plutarch所述的故事。所以想必是:(一)Pheidippides奔馳了220公里去斯巴達求援,和(二)雅典的近一萬名戰士,急行軍四十多公里回防雅典這兩件事情,在Plutarch之前的五百年間,被混為一談了。不過,以我個人的建議:喜歡Plutarch故事版本的朋友,還是不妨繼續去相信它。畢竟聖誕老人的故事,不也曾經為許多人帶來了甜蜜的童年回憶嗎?再說,要從跑四十多公里改為跑220公里,很多朋友可能會吃不消的。即便只跑四十多公里,也必須戴著盔甲、提著長槍、再扛著重重的盾牌,太辛苦了!(馬拉松賽跑是一項從西元1896年才開始的近代的活動。)

大流士初征希臘失敗之後,就念念不忘地籌備一次動員全波斯軍力的遠征。可是後來的埃及地區叛亂,延宕了這個計畫,而且在準備出征埃及時,他就飲恨黃泉了。

大流士的繼任者Xerxes,也是一位有雄心的征服者。他在弭平埃及的叛亂之後,開始著手遠征希臘。在出征前,他為陸軍建了一座跨越海峽的橋樑,並為海軍在愛琴海北岸開鑿了一條貫穿海岬的運河。他於480 BC親率波斯陸軍,從土耳其半島近愛琴海的中部集合出發,北上越過海峽,橫過愛琴海的北部沿海地區,到達希臘半島以北的馬其頓(Macedon)地區。波斯海軍則伴隨著陸軍,遵循類似路線前進。至於波斯的陸軍軍力,古代的估計大多在百萬以上,不過近代的史學家,比較相信是在五十萬左右。而波斯的海軍軍力,古今的歧見就比較小,大約是在一千艘船左右。即使是比較保守的估計,這樣的兵力對希臘諸城邦來說,還是有如泰山壓頂。

行雲提供)

希臘的許多城邦看見大勢不可為,多半選擇中立、或是親波斯。只有在雅典和斯巴達附近的一些城邦,組成聯軍來抵擋波斯大軍。這些希臘聯軍的策略,是在一處叫做Thermopylae的濱海狹灘布陣,來阻擋波斯陸軍的前進路線。同時,在一處叫做Cape Artemisia的海灣,阻擋波斯的海軍。在Thermopylae的戰事,起初相當如希臘方所預期。可是抵擋了幾天以後,有一名希臘方面的叛徒,密告波斯軍隊一條山路,讓波斯軍隊迂迴至希臘聯軍的側背。希臘聯軍的統帥(斯巴達的國王Leonidas)知道大勢已去之後,先撤離大部份的希臘聯軍,然後親自與一千多名來自三個城邦的戰士殿後死守,以掩護大軍的撤退。這一千多名勇士,後來英勇阻敵,全被波斯殲滅,可是也保全了希臘陸軍的實力,寫下了波希戰史上可歌可泣的另外一章。

行雲提供)

希臘聯軍在Cape Artemisia的海戰,較在Thermopylae的陸戰,來得順利一些。希臘海軍摧毀了不少波斯的戰船,可是自身也有不少的損傷。此時Thermopylae的失守,讓Cape Artemisia的海戰失去了意義。於是希臘聯軍,將船隊撤至雅典偏西的Salamis海灣,作為第二道防禦點。

希臘陸軍在Thermopylae失守之後,退至斯巴達及其他幾個城邦所在的Peloponnese半島,以「哥林多地峽」(Corinthian Isthmus)為第二道防線。於是希臘世界,除了這個半島之外,全部暴露在波斯軍隊的勢力之下,包括雅典城在內。此後波斯軍隊到處摧枯拉朽,如入無人之境,連雅典衛城(Acropolis)上的古老神殿,也被破壞殆盡,整個希臘世界,已經危在旦夕了。(我們今天所見到雅典衛城上的「古蹟」,都是波希戰後再新建的。)順便提一下:「哥林多地峽」的「哥林多」,和新約聖經裡面「哥林多前書」、「哥林多後書」裡面的「哥林多」,是指同一個地方。

(行雲提供)

哥林多地峽的易守難攻,讓波斯方面瞭解到:要迅速結束希臘之征並不容易。唯一的可能性,是以波斯海軍由希臘陸軍的側背登陸。可是希臘海軍的存在,是這個戰略的最大障礙。希臘方面也完全明瞭這個情況,因此雙方海軍求戰之心皆殷,Salamis海戰也就一觸即發。

或許是波斯方面的求戰心切,讓希臘海軍成功地將波斯船隊誘入Salamis海灣。在空間不大的海灣裡面,波斯戰船的較大體型,反而成為一個缺點。於是,希臘戰船趁機發動攻擊,在一場鏊戰中,摧毀了至少200艘波斯戰船,讓波斯海軍的元氣大傷,再也不是希臘海軍的壓頂威脅了。

(行雲提供)

在Salamis海戰之後,波斯國王Xerxes眼看速戰速決已無可能,於是自行先回波斯本土,而留下部分軍隊,來完成征服希臘的任務,可是戰情已然主客易位。次年,希臘陸軍在Plataea大敗波斯陸軍,希臘海軍更追隨波斯海軍東渡愛琴海、在土耳其半島沿岸的Mycale大敗波斯海軍。從此,波斯的軍隊就不曾再越過愛琴海。有趣的是:Mycale離當初波斯海軍遠征的會師出發地點,相去不遠。

Salamis海戰,將希臘世界從搖搖欲墜之際拯救過來。不僅讓希臘文化得以在往後的數百年中,為人類文明創造出極度輝煌的黃金時期,也讓源自西亞的政治勢力,直到兩千年後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才得以再度伸入歐洲。所以,它不愧為決定歷史的一場重要戰役。

我在遊歷雅典衛城時,曾經登高遙望Salamis海灣,回想當年波斯軍隊也曾於摧毀衛城古蹟之後,在此瞭望希臘的戰船。而希臘戰船上的雅典戰士,也曾痛心地遙望自己的家園、在戰火中化為灰燼。人類的毀壞性活動,何時方休?@#

(行雲提供)

(點閱愛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IMG_1009 trim level
    馬拉松之役雖然不是一場大型的戰役,卻有深遠的影響:一方面波斯帝國急速擴張的氣勢,在西面暫時地受阻。更重要的是,馬拉松之役大幅度地提昇了希臘各城邦對抗波斯帝國的意願與士氣。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現存的極少數作品,大都是從古代沉船的遺物中找到的。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雕塑。(行雲提供)
    在希臘的三大美術領域(建築、陶繪、和雕塑)裡面,最精采的莫過於雕塑了。希臘在雕塑方面最後達到的高度美學成就,是後世兩千餘年來,還無法超越的。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從它們的陶繪當中,可以看到兩種文化特色的結合:也就是 Mycenaean 的規律性、和 Minoan 的自然流暢。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裡的金飾和鑲金器皿展品。(行雲提供)
    Mycenaean文化比前面的Minoan文化要來得尚武,也比較階級化。這裡的兩付頗為知名的金質面罩,是他們貴族的陪葬物。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陶繪品。(行雲提供)
    到了西元前300年左右,作為第二波陶繪發展原動力的雅典城邦已經衰落了,因此希臘的陶繪藝術,也逐漸成了昨日黃花,僅供後人憑弔了。
  • 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陶繪品。(行雲提供)
    西元前2000年至1600年之間,Minoan文化達到了最高的藝術層次。這個時期的陶繪頗為精緻、美麗、多彩,而對畫面的運用、以及物體的形態呈現、也從早期的規律、整齊,進化到自由、流暢。
  • 雅典厄瑞克忒翁神廟的少女雕像廊柱。(行雲提供)
    厄瑞克忒翁神廟有六根廊柱採用了一個新的建築新變革,那就是用少女人形來替代典型廊柱。這樣的少女人形,被稱為Caryatids。
  • 雅典衛城Propylaea。(行雲提供)
    雅典得天獨厚,在距離城區只有十多公里的一座稱為Penteliko的山裡面,發現了一個高品質的大理石礦,顏色潔白無瑕,雅典衛城上面現存的古建築,都是採用來自這個礦場的大理石。
  • 希臘的愛琴海。(Pixabay )
    愛琴海地區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此外,這個地區的古史斷代以及文化脈動,和中國的上古史有很多契合的地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