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對數字正確的認識

李家同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我太太說「老頭子,麵只能吃小碗了,錢卻要拼命地賺,我問你,我們賺這麼多錢有什麼用?連吃都吃不下了。」

老王去世了,我是看報才知道的,他和我當年是大學商學系的同班同學,畢業以後,兩個人都成了億萬富翁。我們常常見面,有的時候也免不了會互相吹捧一番,畢竟有億萬家產的人也不多。

老王說我和他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我們對數字非常敏感,因此我們會感覺到美國利率可能漲,澳洲幣值可能跌,我們更會知道我們設廠的時候該投多少資金下去,該向銀行貸多少錢。說實話,這些事情,多少要靠一些天份,我常看到一些人僱用了大批所謂的財務專家,使用了大批的電腦程式,我和老王就憑我們的經驗和直覺,輕而易舉地打敗了這些號稱專家所用的電腦。

老王最近很少和我們見面,聽說他已失去興趣賺錢了。我仍在忙自己的事業,沒有時間去問他是怎麼一回事。

老王的追悼會由他兒子辦的,我和我太太坐定以後,發現禮堂的第一排留給家人坐,後面的兩排卻寫了「恩人席」,我左想右想,想不通老王有什麼恩人,像他這種賺大錢的人,該有個「仇人席」還差不多。

典禮開始以前,一輛校車開到了,幾位老師帶了一些學生下車,老王的兒子趕緊去招待,令大家不解的是:這些老師和學生大剌剌地坐進了恩人席。

謎底終於解開了,追悼會中最有趣的一段,是老王生前的錄音,他在病榻之上,將他晚年的故事錄了下來,我現在就我的記憶所及,將老王的敘述記錄如下:

「一年以前,我有一天在台北街頭等路燈變綠,忽然發現一個小孩子糊裡糊塗地穿越紅燈,一時交通大亂,一連串汽車緊急煞車的聲音,將那個小孩子嚇壞了,可是他好像仍要往前走,我只好衝上去將他一把拉了回來。」

「孩子緊緊地拉著我的手不放,我問他名字,他說了,可是問不出來他家在那裡,我和我司機商量的結果,決定帶他到附近的派出所去。」

「派出所的警員告訴我,有一所智障中心曾打電話來,說他們有一個智障的孩子走失了,他們有他的名字,比對之下,果真是他,我打了電話去,告訴負責人孩子找到了。那裡的人高興極了。」

「孩子仍拉著我的手不放,我反正沒有事做,決定送他去。」

「我從此變成了這所智障中心的座上客,我常去智障中心,也是出於自私心理,我們這種有錢人,一輩子都對別人疑神疑鬼,有人對我好,我就會懷疑他是衝著我有錢來的,惟獨在這所智障中心,孩子們絕對不知道我是何許人也。最令我感到安慰的是,中心的老師們也把我當成普通人看,去中心做義工的人不少,很多人顯然認出了我,可是誰也不大驚小怪。」

「我發現這所智障中心雖然有政府的補助,可是開銷極大,因為要請很多老師的緣故,我決定送一筆錢給他們。沒想到那位負責人不肯拿這麼多錢,他說需要錢的公益團體非常多,他的原則是不要有太多的錢,因此他只肯收一半,他勸我將另一半捐給別的團體去。」

「對我來講,這是第一次知道有人會感到錢太多,我過去從來沒有這種想法。」

「有一天,有一個小孩快樂地告訴我,他們種的盆栽都賣掉了,我順口問他,每盆多少錢?這個小子居然說『一塊錢』,旁邊的一個老師很難為情,他告訴我,這些孩子的智商都在四十左右,大概是幼稚園程度,他說很多智障的孩子一臉聰明像,有時看不出有任何問題,最好測試的方法就是問他有關數字的問題,不相信的話,可以問他年齡,果真這孩子說他現在三歲。」

「那位老師又說『王先生,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對數字有觀念,這個孩子固然對數字似乎一竅不通,就以我們這些人,其實也都不知道怎樣賺錢。人家捐來的錢,我們只會放在銀行裡』。」

「當天晚上,我的總經理給我看我們最近的業績,我在一個月之內,又賺了幾百萬台幣,我賺了這些錢有何意義?我開始懷疑起來。」

「對一個沒有什麼錢的人來講,賺錢可以增加安全感,對我而言,可說是毫無意義。像我這種年紀的人,還要不斷地再賺幾百萬,居然有人說我對數字有概念,我覺得我對數字才真是毫無正確的認識,賺了這麼多錢,還要拚老命賺錢,我覺得我和那些智障兒,其實沒有什麼不同。」

「我惟一的兒子很有出息,不需要我的財產,我留了一個零頭給他,其餘的錢,我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所有的財產都進入了這個基金會,專門做慈善工作。當年我從社會上賺的錢,又回到了社會。」

「我自認我現在對數字有正確的看法了。」

追悼會完了以後,我和我太太走回汽車,車上的大哥大響了,我的總經理很高興地告訴我,香港的一筆生意成交了,我又賺進了一千萬。

車外是個萬里無雲的大好天,氣溫一定在攝氏三十四度左右,我的司機小李是在墾丁那一帶長大的年輕人。我忽發奇想,問他,「小李,你想不想去海水浴場游泳?」小李嚇了一跳,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索性告訴他,我今天不上班了。他可以痛痛快快的游泳,小李左謝右謝,他說他要將我們送回家以後,就開機車去淡水,我可以想像得到這個小子穿著汗衫短褲騎機車神氣的樣子。

我請小李停車,太太被我拉下了車,我要和她輕鬆地找一家飯館吃午飯,小李受寵若驚地要離開以前,我敲敲前面的車窗提醒他,說他的游泳褲就放在車子前面的小櫃子裡,我早就發現這件事,所以我才知道小李是個游泳迷,隨時隨地想找個機會去游泳。小李被我發現他的秘密,非常不好意思。

我和太太找了一家吃牛肉麵的地方,老板問我們吃大碗、中碗或是小碗,我們都點了小碗,再加了一盤小菜。

我太太說「老頭子,麵只能吃小碗了,錢卻要拼命地賺,我問你,我們賺這麼多錢有什麼用?連吃都吃不下了。」

我不理她,她知道我要怎樣處理我的財產,我和老王一樣,對數字都有正確的認識,我會正確地處理我賺來的錢,錢從那裡來,就應回到那裡去,我總不能被人笑成了智障兒。@(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仍然認為節儉是美德,我希望經濟學家們能設計出一種建築在節儉上的經濟體系。
  • 我看不出人是白人,還是黑人。對我來講,我只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 在英文,「約翰陶士」代表無名氏的意思,至於他的住址和電話,他一概都不填,我們問他,他就是不肯回答。
  • 那些可愛的瓷娃娃到那裡去了?我不敢問,因為答案一定是很尷尬的。
  • 他的工作日誌上寫得一清二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行善或行惡,都是人自己的事,你如立志做好人,就可以成為好人,你如冷酷無情,實在不該怪別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