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佳人—飄(155)

《Gone with the Wind》
瑪格麗特.密契爾(Margarent Mitchell)
【字號】    
   標籤: tags: ,

  一旦木廠到了手,就遇到一個傷腦筋的問題……到哪裡去找一個值得依賴的人來經管呢?她不需要另一個像約翰遜那樣的人。她明白儘管自己嚴加防範,他還是背著她在賣她的木材。不過她想,找個合適的人應該還是容易的。不是現在大家都窮得要命嗎?不是現在大街上到處都是閒蕩沒有工作的人嗎?他們中間有些人過去很富裕,可現在失業了。沒有哪一天弗蘭克不給一些飢餓的退伍兵以施捨,皮蒂和她的廚娘不包些吃的給那些骨瘦如柴的乞丐。

  不過,連思嘉自己也不明白,她不能要一個這樣的人。

  「我不能要那些過了整整一年還沒找到事情幹的人,」她想。

  「要是他們還不能適應和平時期,他們也就無法適應我。而且他們看上去全都那麼畏畏縮縮,像挨了揍似的。我可不要挨揍的人。我要的是精明能幹,像雷尼或托米.韋爾伯恩或凱爾斯.惠廷那樣的,或者像西蒙斯家的一個小伙子,或者……或者任何一個屬於這一類的人。他們沒有士兵們一投降便什麼事也不管的那種神氣。他們看上去像是十分關心許多事情呢。」但是西蒙斯家的小伙子們正在開辦一個磚窯,凱爾斯.惠廷在賣一種藥劑,是從他母親廚房裡製作出來的,那是可以使黑人最捲縮的頭髮塗上六次就能變直的靈丹,他們居然都彬彬有禮地朝思嘉微微一笑,婉言謝絕了她的僱用,這叫她大吃一驚。她又試了試許多別的人,結果都一樣。實在無法了,她決定提高工資,但還是遭到了拒絕。梅裡韋瑟太太有個侄子甚至傲慢地對她說,雖然他並不特別喜歡趕大車,但大車畢竟是他自己的,他寧願自食其力使事業有所發展,也不願到思嘉那裡去。

  一天下午,思嘉的馬車追上了雷內.皮卡德的餡餅車,看見瘸子托米.韋爾伯恩因搭便車回家也坐在雷內的車上,於是她就跟他倆打招呼。

  「雷內,你看,為什麼你不到我的木廠幹活?經營一家木廠可比趕一輛餡餅車要體面呢。我想你大概覺得不太好意思呢?」「我嗎,我看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雷內咧嘴笑笑說。

  「什麼算體面呢?我倒一向是體面的,直到這場戰爭將我像黑人一樣解放了。我再也不必像過去那麼高貴和閒得無聊了。我自由得像隻小鳥了。我喜歡我的餡餅車。我喜歡我的騾子。我喜歡親愛的北方佬,他們好心地買我岳母的餡餅。不,我的思嘉,我決心要成為餡餅大王。這是我命中注定了的!就像拿破侖一樣,我聽天由命。」他高興地揮舞起他的鞭子。

  「但是你父母把你養大,決不是讓你來賣餡餅的,就像把托米養大不是來對付那幫粗野的愛爾蘭泥瓦匠一樣。而我那裡的工作可要……」「那麼你的父母準是把你養大來經營木廠的吧,」托米插嘴說,嘴角抽搐了一下。「是的,我正看見那個小小的思嘉在母親膝頭上,咬著舌頭在背課文:『要是次木料能賣好價錢,可千萬別賣好木料呀。』」雷內一聽大笑起來,他那雙小猴眼高興地飛舞起來,他用力捶了一下托米的駝背。

  「放肆,」思嘉冷冷地說,因為她聽不出托米的話中有多少幽默。」當然我父母養育了我,可不是叫我來開木廠的。」「我並沒有放肆的意思。不過你是在開木廠呀,不管你父母養你時是不是就要你幹這一行。事實上你幹得很好。得了,依我看,我們中間誰都不是在幹原先打算幹的那一行,不過我想我們照樣都還幹得不錯呢。如果生活不能完全如意便坐下來哭鼻子,那才是可憐蟲,才是一個可憐的民族。思嘉,你幹嗎不去找個有氣力的提包黨人來替你幹活呀?上帝知道,樹林裡有的是!」「我才不要提包黨人。提包黨人無論什麼東西,只要不是燒得通紅的或者釘得牢牢的,都會給你偷走。如今他們很得意,只會待在原地不動,決不會屈尊到這裡來撿我們的骨頭。我要的是一個好人,一個好人家出身的人,又精明能幹又忠誠老實,還要……」「你的要求倒不算高呢。不過照你出的工錢,你是找不到這樣的人的。你說的那種人,除非是完全殘廢的,現在全都找到了工作。他們也許不適宜幹當前的活,不過他們畢竟全都在幹著呢。」「只要你瞭解底細,就會發現很多男人是沒有多少頭腦的,難道不是嗎?」「也許這樣,不過他們還是很有自尊心的,」托米冷靜地說。

  「自尊心!我看自尊心的味道好得很,尤其在外皮容易剝落時放點蛋白糖霜,味道就更好了。」思嘉尖刻地說。

  兩個男人有點勉強地大笑起來,但思嘉似乎覺得他們作為男性在聯合起來反對她。她想想托米的話是對的,這時他腦海中掠過一些她已經找過和打算去找的男人。他們全都很忙,忙著幹某些事情,幹得很辛苦,比戰前他們可能想像得到的要辛苦得多。也許他們幹的並不是自己所願幹、最容易幹,或者曾被培養要幹的事。可是他們畢竟是在幹了。對於男人來說,這個世界的確太艱難,不能有什麼選擇。要是他們在為失去希望而悲傷,在渴望過去的生活方式,那除了他們自己誰也不清楚。他們正在打一場新的戰爭,一場比上次更加艱難的戰爭。他們現在又關心起生活來了,以那種在戰爭將他們的生活切成兩段之前激勵過他們的同樣的急切感和強烈意識關心著。

  「思嘉,」托米難為情地說,「我剛才對你無禮了,實不願意求你幫忙,不過我還是得求你。或許這對你也有好處。我的內弟,休.埃爾辛在賣柴火,幹得不太順利,因為除了北方佬,現在誰都自己出來撿柴火了。我知道埃爾辛一家的日子過得非常艱辛,我盡力幫忙,但你知道我還得養范妮,還有母親和兩個寡婦在斯巴達要我照顧。休這個人很好,你要的正是一個好人,而且你知道的,他又是好人家出身,人很忠厚老實。」「不過……嗯,休沒有多大氣力,要不然他的柴火生意是會成功的。」托米聳了聳肩膀。

  「你看事情的眼光可真夠厲害的了,思嘉,」他說。「但是,你可以再考慮一下休。事情做過頭了反而會更糟的。我想,他的忠厚老實和心甘情願會彌補他的氣力不足,而綽綽有餘呢。」思嘉在全城遊說遍了沒有成功,而許多想幹的提包黨人卻跑來糾纏不休。但都被她拒絕了。最後她終於決定接受托米的建議,讓休.埃爾辛來幹。休在戰爭時期是位幹勁很大、足智多謀的軍官,但是打了四年仗,受過兩次傷,他的全部智謀好像已經乾涸,如今面對和平時期這一嚴峻的現實,像個孩子般糊塗起來了。近來他挑著柴火到處叫賣時,眼睛裡流露出一種喪家犬的神色,看來壓根兒不是思嘉所希望雇到的那種人。

  「他很愚蠢,」思嘉心想。「他對做生意差不多是一竅不通,我敢打賭他連二加二等於多少都不會。而且我懷疑他也學不會了。不過,他至少是個老實人,不會欺騙我。」這些日子思嘉並不怎麼需要老實,不過她越是不看重自己的老實,便越發看重別人的老實了。

  「可惜的是約翰尼.加勒格爾正同托米.韋爾伯恩合夥在蓋房子,」她想。「他才是我想要的那種人,硬像釘子,滑得像蛇,要是給他的報酬合適,他也會老老實實的。我瞭解他,他也瞭解我,我們可以很好地共事。也許等那家旅館蓋好之後,我就可以把他弄過來了。在這之前,我只好讓休和約翰遜先生將就對付著。要是我讓休負責新廠,讓約翰遜留在老廠裡,我自己就可待在城裡管推銷,鋸木和運輸的事由他們去辦。不過,要是我總留在城裡,那麼在請到約翰尼之前,還得冒約翰遜先生偷木料的風險。他要不是個賊就好了!我想將查爾斯留給我的那塊地分一半蓋個木料堆置場,只要弗蘭克不在我面前那麼大聲叫嚷,我還想用另一半地建一個酒館呢!不管他怎樣抗議,只要拿到了足夠的錢,我馬上就要建酒館的。要是弗蘭克的面皮不那麼嫩就好了。啊,天哪,要不是我偏偏在這個時候要生孩子,那多好呀!很快我的肚子就要大得不能出門了。哦,天哪,我怎麼就要生孩子了呢?而且,天哪,要是那些該死的北方佬不來管我,要是……」

  要是!要是!要是!生活中居然有那麼多的「要是」,什麼事也沒有把握,一點安全感也沒有,總在憂慮會失去一切,重新受凍挨餓。當然,現在弗蘭克賺的是多了一點,不過弗蘭克總愛感冒生病,經常一連幾天得在床上躺著。說不定他會成為一個廢人。不,她不能指望依靠弗蘭克。除了她自己,誰也不能依靠。而現在她能掙到的錢似乎太少了。哦,要是北方佬跑來將她的東西全部拿走,她該怎麼辦呢!要是!要是!要是!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思嘉親眼目睹這種情景,白天身臨其境,夜間又帶著它們上床睡覺,時時憂慮以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她知道由於托尼的事,她和弗蘭克已列入了北方佬的黑名冊,隨時都可能大難臨頭。但是,尤其是現在,她可承受不起前功盡棄的損失……現在一個嬰兒即將出世,木廠正開始賺錢,塔拉還要她繼續維持,直到秋天收了棉花為止。
  • 黑人有生以來第一次可以喝威士忌了,而且想喝多少有多少。在奴隸制時代,除聖誕節外,他們從來也嘗不到它,只有到了聖誕節,每個黑人在領取禮物時可以嘗到那麼「一丁點兒。」如今他們不僅有「自由人局」的鼓動家們和提包黨人在慫恿,而且還有威士忌的刺激,因此嚴重的違法行為就不可避免了。
  • 有一段時間華盛頓大肆宣傳動沒收全部「叛逆者的財產」,以便償還合眾國戰績。這種宣傳鼓動害得思嘉處於一種極為痛苦的憂慮之中。此處,當前亞特蘭大還盛傳一種謠言,說凡是觸犯軍法者都要沒收其財產,思嘉知道了更是嚇得發抖,生怕她和弗蘭克不僅會失去自由,還會失去房子、店舖和木廠。
  • 現在她知道重建運動究竟意味著什麼了,就像知道如果家裡被一群只束著遮羞布蹲在那裡的光身子野人所包圍時意味著什麼一樣。歸近許多她很少想到的事情如今一下子湧上了心頭,比如說,她聽到過但當時並沒有在意去聽的那些話,男人們正在進行但她一進來便中止的議論
  • 四月的一個黑夜,外面上著暴雨,托尼.方丹從瓊斯博羅騎著一匹大汗淋漓累得半死的馬來到他們家門口敲門,將弗蘭克和思嘉從睡夢中驚醒,搞得他們心驚肉跳。這是四個月以來思嘉第二次敏銳地感覺到重建時期的全部含義是什麼,而且更深刻地理解了威爾說的「我們的麻煩還剛剛開始」的含意。
  • 思嘉也並非有意暴躁,她其實很想成為弗蘭克的好妻子,因為她喜歡他,而且對他救塔拉所給予的幫助十分感激。但是他如此經常並且以如此不同的許多方式在考驗她的耐心,直到她實在忍無可忍了。
  • 弗蘭克原先以為她只是開開玩笑,逗逗他,一個不太得體的玩笑,但很快他便發現她真的要幹,她果然將鋸木廠經營起來了。每天她比他起得還早,趕車去桃樹街,常常要到他鎖上店門回皮蒂姑媽家吃完晚飯很久才回家來。
  • 當然,艾希禮所愛的正是她的這些東西。正因為瞭解這一點,她才覺得生活還能忍受下去。她瞭解艾希禮很欣賞那些深深埋藏在她身上、唯獨他看得見的美好東西,但是了為保全名譽,他只能夠對他保持著一種遙遠的愛。
  • 你休想讓一個威爾克斯家的人成為幹農活的能手……或者成為別的有用人才。他們這個家庭純粹是擺設。現在,消消氣吧,別在意我對那麼驕傲而高尚的艾希禮說了這許多粗魯的話。我真奇怪連你這樣一個精明而講求實際的女人居然也會抱著這些幻想不放。你到底要多少錢,打算幹什麼用呢?
  • 「太太,對了,是個又大又胖的黑小子呢。他……」「去告訴迪爾茜,叫她別管那兩個姑娘了。我會照顧她們的。叫她去奶媚蘭小姐的孩子,也盡量替媚蘭小姐做些事情。叫嬤嬤去照管那頭母牛,同時把那匹可憐的馬關進馬欄裡。」「思嘉小姐,沒有馬欄了。他們拿它當柴燒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