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16)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號】    
   標籤: tags:

一周後的下午,看守再次把我帶到辦公室。

那610處長對我說,仍關在勞教所的一個施刑打手已對他們承認了我所說的是事實(另一個打手已被提前釋放)。

一個看守拿著一條粗布繩走到我們跟前。那處長問我:「認不認的這是什麼?」

我說:「認的,就是施酷刑時用來綁我的。」

那處長說是的,看守已經承認了,這條布繩一直放在三大隊的倉庫裡。

他已把它拍成照片,讓我在那上面簽名、打指紋。

最後他對我說:「這些材料將全部上交省政府領導,由領導決定怎麼處理有關人員。」

我問他:「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很快的。」

「屆時能不能告知我和我的家人有關人員的處理情況?」

「行。」

(待續)

(英文對照)

I was taken to the office again in the afternoon a week later.

The 610 told me: One of the torturers, a Chatou inmate, had admitted what I had testified was true (Another torturer had been released ahead of her due time).

A guard went up with a thick rope. “Do you recognize what it is?” the 610 asked me.

“Yes. They bound me with it in the torture.”

The 610 said: Yes, the guards had admitted it, and the rope had been kept in the Third Brigade warehouse.

Then he asked me to sign my name and press my fingerprints on the photo of the rope that he had taken.

“All this material will be submitted to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leaders, and it will be for the leaders to decide how to penalize the guilty party,” he said.

“How long until the leaders make the decision?” I asked.

“Very soon.”

“Could you please inform my family and me of the leaders’ decision when it has been made?”

“Okay.”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午休息時我讀了你寫的證詞。我拜讀了三遍。寫的非常好!理性,簡潔,清晰易讀,很感人。你的字寫的真好!現在很少人能寫這麼漂亮的字了!
  • 他們走後我開始閱讀那份計算機打印出來的證詞。我吃驚的發現我的證言被篡改了!我當時作證說:勞教所所長曾經到過酷刑房,而且三大隊的倆名隊長參與了施刑。
  • 寫完證詞後,我在牢房裡靜等。等到看守終於來叫我、把我帶到一間辦公室時,我見牆上的鐘已是十一點四十分。
  • 一回到牢房,「挾控」阿霞問我剛才跟看守去了哪裡。阿霞被調來這個牢房不久,我悄悄教她寫字、學英文,我們相處的很好。
  •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個下午,看守突然把我帶到看守辦公樓的一間大辦公室裡。四個男人正圍坐在裡面一張大桌子旁和勞教所所長有說有笑。我一進去,他們就停止說笑,敵意的看著我。
  • 高牆內的我並不知道澳洲弟子和家人正為我做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四月,父親探視我兩個月後,倆個省政法委的處長在廣州市勞教局一名科長的陪同下來到勞教所對我說:省委書記收到了你父親的信。
  • 我父母求助一個經常回中國大陸的海外親戚在海外給澳洲打電話,將我的處境告訴了我姐姐。澳洲大法弟子馬上開始了對我大規模的國際緊急營救。
  • 一回到家,父親每天凌晨三點起床為我寫申訴信《我的呼救!》。他把信寄給了幾乎所有有關的中共政府部門和官員,包括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國家公安部部長、國家司法部部長、國家最高法院院長
  • 那時我已明白了為什麼看守在我家人到達前就先安排我坐下。因為穿著長褲和襪子,我坐著時是看不到我紅腫的腳、察覺不到我腿的異樣的。
  • 二零零三年二月的一天,勞教所所長突然臉帶點笑容來到「後院」牢房。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對大法弟子不繃著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