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兵仙戰神韓信

【千古英雄人物】韓信(2) 懷才不遇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大紀元)

    人氣: 50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二章 懷才不遇

戰國末年,諸侯割據的分裂局面被統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離世。始皇遺詔公子扶蘇主持葬禮,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詔書的趙高勾結丞相李斯矯詔賜死了扶蘇,擁立少子胡亥為皇帝,即秦二世。

秦二世即位後,濫殺始皇舊臣和皇室宗親,始皇辛苦建立起來的帝國基業開始動搖。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10年),陳勝、吳廣首先率領九百戌卒在大澤鄉「斬木為兵,揭竿為旗」,挑戰二世的統治。他們在陳地建立了政權,國號為「楚」,也作「張楚」。各地的反秦人士乘勢而起,紛紛組織自己的力量,一時之間群雄割據,烽火連天,大有回到戰國時代諸侯爭戰之勢。

一、仗劍從軍

群雄之中項梁、項羽叔侄身世顯赫,兵精將強,吸引了韓信的目光。

項梁是楚國名將項燕之子,因為殺了人,避仇遷居吳中,在當地威信頗高,賢士大夫皆出其下。項梁利用其優勢暗中招兵買馬,訓練子弟。

陳勝吳廣起事後兩個月,項梁叔侄率吳中八千子弟響應,從江東渡江而上,沿途收編了陳嬰、英布、呂臣、蒲將軍等部屬,並占據了彭城以東的秦嘉郡。劉邦韓信也都在這過程中加入項梁的隊伍。

韓信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韓信半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不久吳廣被部下所殺,同年十二月秦將章邯率軍攻破陳地,陳勝被車夫所殺,張楚國亡。項梁接受范增的建議,擁立楚懷王之孫熊心為王,自己為武信君。

章邯打敗張楚軍之後,領兵攻魏。魏王求救於齊國。章邯又大敗齊、楚聯軍,並追擊齊將田榮到了東阿。項梁聽說田榮危急,立即引兵救援,擊破了秦軍。章邯向西面敗走,項梁領兵追擊,在濮陽再敗章邯,最後追到定陶。另一邊,項羽、劉邦與秦軍大戰於雍丘,大勝,斬殺秦將李由。

秦軍節節敗退,章邯調來了十萬大軍補充兵力。項梁則由勝而驕,對此毫無反應。韓信預見到其中危險,但地位低下,沒有進諫機會。項梁的謀士宋義也看到了潛在的危險,勸諫項梁預防秦軍偷襲,項梁不以為然。士氣大振的秦軍趁項梁疏於戒備突然襲擊,剿滅了項梁的大部分主力,項梁本人陣亡。

二、項羽出世

項梁死後,其軍隊由項羽率領。項羽身長八尺有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是歷史上最以勇武聞名的將軍,後人評價「羽之神勇,千古無二」。項羽少年時觀看秦始皇出巡,浩浩蕩蕩,萬人敬仰,就躊躇滿志地對項梁說:「彼可取而代也。」

項羽像。(公有領域)

 

項羽看韓信高大英武,任命他為侍衛武官執戟郎。韓信因此有機會近距離接觸項羽。

定陶大戰之後,楚懷王怕楚軍士氣低落,命令項羽領軍退至彭城,進退有據。章邯見一時難有勝算,就轉而北上攻打趙國。趙王被困巨鹿(鉅鹿),向諸侯求援。齊國、燕國均派遣了援軍,趙國大將陳餘和代國張敖也帶兵前來,「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史記‧項羽本紀》)但在章邯大軍的虎視之下,沒有人敢向秦軍開戰。

秦二世三年冬楚懷王也派出了兩路援軍:一路以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次將領兵五萬救援趙國;另一路以劉邦為將進兵咸陽;並與眾人約定,先取關中者為王。

宋義到達安陽後,滯留四十六天不走,企圖坐觀秦趙相鬥,以收漁翁之利。沒有援軍,趙國肯定不敵章邯。如果章邯解決了趙國,下一個目標就是新敗的楚國。當時安陽天寒大雨,楚軍缺糧,士卒凍餓,拖延下去,必出大變。項羽多次進諫北上救趙,都被宋義拒絕,且下令軍中不聽命令者斬。項羽萬般無奈,殺了宋義,自任代理上將軍。楚懷王鞭長莫及,只得認可。

楚軍數量遠遠少於秦軍,各路援軍又懼秦軍聲勢,築營自守作壁上觀。項羽只能獨自作戰。項羽沉著冷靜,先派英布率兩萬楚軍切斷章邯和其他秦軍之間的救應通道,隨後親自率三萬士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史記‧項羽本紀》),沒有退路,士兵唯有拚死一戰,「破釜沉舟」的成語由此而來。

及至巨鹿,楚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秦軍,全軍無不以一當十,項羽身先士卒奮勇廝殺,「又羽呼聲動天地」(《前漢記》),楚軍越戰越勇,打得秦軍膽戰心驚,終使楚軍九戰九捷。秦將蘇角陣亡,王離被俘,涉間不願投降自焚而死。旁邊的諸侯援軍看得目瞪口呆,直到秦軍敗退,才敢衝出營寨助戰,解了巨鹿之圍。

在項羽的步步緊逼之下,章邯節節敗退,最終於秦二世三年七月,在殷墟率部眾二十萬投降項羽。秦軍主力遂告覆滅,曾經滅六國擊敗匈奴的雄師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戰爭結束後,項羽召見諸侯將領。眾將膝行而前,莫敢仰視。趙王亦前來拜見,跪拜項羽搭救之恩。項羽被擁立為「諸侯上將軍」,為各路諸侯軍隊的統帥。

項羽向天下人展示了一代英豪的不世雄才。其橫空出世令當時所有的沙場武將黯然失色,也為中國歷史寫下了一段不朽的神話。

項羽彩像。(清人繪)

 

三、劉邦入關

項羽解決了秦軍的主力,當上了「諸侯上將軍」,但率先攻下秦國都城咸陽的卻不是他,而是劉邦。

劉邦,沛郡豐邑中陽里人,出身平民,四十八歲時起兵於沛縣,人稱沛公。他年輕時整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身邊有一幫狐朋狗友,加上出手大方、善於籠絡,因而頗有人緣;後來當了泗水亭長。

劉邦不喜歡讀書,骨子裡看不起讀書人。史書記載,有冠儒的書生前來求見,劉邦取下他的帽子,往裡撒尿,常常與人破口大罵。比如當年酈食其前來求見,門人說是讀書人,劉邦不見,最後酈食其自稱是高陽酒徒,劉邦連忙請他進去,和他相見甚歡。他擅長的是玩弄權謀,工於心計,見風使舵,懂得如何控制比自己有能力的下屬,因此手下有不少能人賢士;竊取別人的果實也有過人之處。

劉邦在項羽正面與秦軍激烈交戰之時,繞開了最危險的戰場,率兵突入關中。當時趙高已弒秦二世,去秦帝號,隨後子嬰殺趙高,只稱秦王。劉邦進攻咸陽,子嬰無力抵抗,於是素車白馬,降幟道旁,親自捧著皇帝的玉璽符節向劉邦投降,秦朝至此滅亡。

劉邦進了咸陽城,看到咸陽宮的宏偉壯麗,還有皇帝專用的帷帳、車馬、重寶和婦女,目瞪口呆,愛不釋手,全然忘記了外面紛亂的局勢和虎視眈眈的對手們,打算止宮休舍,住進皇宮。樊噲和張良等輪番苦勸,終於說動劉邦封閉皇宮和府庫,率軍到灞上駐紮,並按蕭何的建議宣布約法三章,即殺人者死,傷人及偷盜抵罪,同時廢除秦律,其它方面則一切如常。「秦人大喜,爭持牛羊酒食獻饗軍士。」(《史記‧高祖本紀》)

項羽在正面作戰,出生入死,但勝利的最大果實卻被劉邦輕取,氣憤不過,因此巨鹿大戰之後,立即率領四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向關中殺來,駐紮在咸陽城外的鴻門。謀士范增進言說劉邦在關東時貪財好色,這次不取財物、不戀美女,看來其志不小,應趁早剷除。劉邦的左司馬曹無傷也派人送信證實了劉邦的稱王之心。項羽隨即下令次日一早發起攻勢。

劉邦的全部兵力只有十萬,戰鬥力遠不及楚軍。如果兩軍對壘,結果不打自明。項羽的叔叔項伯為報答張良的救命之恩,連夜騎馬到灞上向張良透露了消息。張良不願獨自逃生,立刻告知劉邦。劉邦聽了大驚失色,頓時手足無措,在如此懸殊的力量對比之下,除了示弱求饒別無良策。於是劉邦和張良簡單商議後,立即請項伯進軍帳,敬酒寒暄,極力籠絡,又把自己的女兒許給了項伯的兒子,結成兒女親家。彼此相談甚歡之際,劉邦趁機表白說自己並沒有稱王的野心,自己進入關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項羽入關做準備。項伯答應在項羽面前替劉邦說情,並囑咐劉邦第二天親自去拜謝項羽。

項羽重兵在握,傲視天下,本來就不把劉邦放在眼裡,加上項伯巧舌如簧,三言兩語就被說動了,放棄了進攻灞上的計劃。

第二天,劉邦帶著張良和大將樊噲親自到鴻門,表明自己只是看守咸陽,等項羽來稱王。項羽相信了劉邦,設宴招待劉邦。被項羽尊稱為「亞父」的范增則始終認為劉邦是心頭大患,堅持要項羽在宴會上斬草除根,殺掉劉邦,以絕後患。這場殺機四伏的宴會就是史上有名的「鴻門宴」。

范增像。(清人繪)

 

宴會上,范增坐在項羽旁邊,幾次暗示項羽動手殺劉邦,可是項羽卻假裝沒看見。范增讓大將項莊到酒桌前舞劍助興,想藉機刺殺劉邦。項伯趕緊也拔劍陪舞,用身體擋著劉邦,項莊無法下手。張良見情況緊急,趕緊出去召喚樊噲。樊噲早年以殺狗為生,是劉邦麾下最勇猛之人。他聽說劉邦有難,手持盾牌和利劍,直接闖入軍帳。守衛士兵想攔住他,樊噲用盾牌一推,衛兵跌倒在地。樊噲揭開帷幕,瞪眼看著項羽,頭髮上指,目眥盡裂,斥責項羽說:「劉邦攻下咸陽,沒有占地稱王,卻回到灞上,等著大王你來。這樣有功的人,不僅沒有得到封賞,你還聽信小人的話,想殺自己兄弟!」項羽聽了,心中慚愧。劉邦乘機假裝上廁所,帶著隨從跑回灞上軍營中。謀士范增見項羽優柔寡斷放跑了劉邦,氣憤又絕望,嘆道,「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出《史記‧項羽本紀》。譯文:「唉!這小子真的不能跟他共謀大事。將來奪得項王天下的人,一定就是沛公!我們這些人都要成為他的俘虜了!」)

劉邦回到軍中後立刻處死了曹無傷。「鴻門宴」後來就成了「不懷好意的宴會」的代名詞。由此發展出來的成語還有「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韓信】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書坑儒」,並將其當作秦始皇殘暴,毀壞歷史、文化之所謂依據,不知真正準確史實。為正視聽,還原歷史真貌,本節將細述「焚書坑儒」史實、原委及意義。
  • 魏武帝曹操詩歌有云:「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其濟世安民、肅清寰宇之志及一統天下的雄心和抱負,躍然紙上。而為了實現這雄心和抱負,曹操憑藉其非凡的政治和軍事才能,金戈鐵馬,歷經三十餘戰,終於統一了北方,結束了北方的分裂狀態,延續了漢王朝的統治。期間,多少英雄歸附,多少豪傑嚮往,多少經典故事流傳。宋代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上說曹操「有大功於天下」。
  • 東漢末的曹操,被人們稱為是「亂世之奸雄」,但是,他唯才是舉,知人善任,這一點是後人所難以趕上的。
  • 是「冬至」階段,然而,島嶼的南方,除早晚寒冷外,白天都是風和日麗、豔陽高照,很難體會隆冬的況味。若再仔細的仰觀俯察、尋尋覓覓,庭院裡那片草地,露出了些許端倪。
  • 西元988年,這一年是大宋太宗朝端拱元年。所以改年號為「端拱」,自然是為了追跡上古先王無為而天下治的聖功。新元新氣象,朝廷也剛剛任命了兩位新宰相,一位是開國元勳趙普,一位是後進新人呂蒙正。
  • 垓下之戰,西楚霸王項羽自刎身死,江山已定,劉邦再次用突然襲擊的手段,把韓信的軍隊全部收歸自己統帥,把韓信由齊王改封為楚王。韓信從此無一兵一卒。
  • 韓信將兵「多多益善」,然而在韓信的戎馬生涯中,多多益善的將兵作戰,其實只有垓下之役這一次,而他大部份的時間,所面臨的最大難度就是卒少兵弱,或是帥無常兵。用韓信的話說,幾如「驅市人而戰之」,然而韓信卻一次一次出奇制勝,戰無不克,攻無不取。
  • 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屬於楚漢的時代只有五年。雖然迅如流電,卻因為一位將星的橫空出世威亮火烈,煌煌千古。時至今日,我們依然能想見他見鳳翼飛展的兜鍪,明光映日的戰甲,依然能想見他開闢漢家天下,天縱神武,凜然若神。
  • 韓信從小就很聰明。有一天,他在街上,看見兩個人在爭吵。原來,這兩人合夥做販油生意,為一點小事鬧翻了,嚷著要散伙。
  • 太史公為二子做傳時卻對陳餘受笞的經歷要特筆一書,足見平常之中卻有非常之處。因為張耳、陳餘既非閭左役夫,亦非驪山刑徒,倘若大魏不亡,此時他們或許在廟堂之上從容揖讓,或許在公卿之府高談劇飲,或許硃輪華轂馳南騁北,或許燕服微行探賢訪幽。而眼下,他們卻亡命它鄉,屈膝里胥——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其中的悲哀又有幾人能坦然受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