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風尚:救災是人臣的職責

作者:于海心

宋仁宗慶曆八年,黃河第三次決口,河北路和京東西兩路發生水災。皇帝與官員採取了一系列的救災安民的措施。圖為《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宋仁宗慶曆八年(西元1048年),黃河第三次決口,河北路和京東西兩路(宋朝的路相當於現在省)發生了百年一遇的水災,引發了大饑荒。

面對天災,仁宗天子誠惶誠恐地反省自己,上朝避開正殿,不接受朝賀,降低飲食規格,不敢娛樂。仁宗非常害怕上天的警示,反省自己的執政是否合天道、人道;詔書中充滿了對百姓疾苦的憐憫。

政府下令,流民逃難的,不收路費。路過京城城門的,守城的人要發給流民糧食。流民所到之處,政府提供住處。老人和孩子,政府來養活。流民逃亡淹死的,政府統計人數,並派官員主動上門慰問,發放錢米作為撫恤金。因飢餓偷盜的,政府下令從輕處理。終宋一朝,減免刑罰、大赦天下的詔書如雪花飛舞,獨獨不見「嚴打」字樣。史學家稱,這樣的政府,替老百姓考慮得周到,對百姓的政策越來越寬厚。「累朝相承,其慮於民也既周,其施於民也益厚。」

仁宗下令,讓財政大臣發放救災的錢糧。即使這樣,也無法解決全部的受災的老百姓的生活,失去家園的老百姓流亡逃到京東路的,數不勝數。

此時,知州富弼閃亮閃亮地出現了。富弼挑了當年豐收的五個州,讓那裡的老百姓出米,收集到了十五萬斛,就地儲存到了當地的官家的糧倉中。糧食有了,住處怎樣解決呢?富弼知州全州總動員,普查坊間村裡,把寺廟、公家的、私家的閒置的房屋,甚至山間的岩洞,統統扒拉出來,讓流民住進去。這樣的好處是,流民分散安置,不會聚集在一起,給一地的救濟造成壓力。以往的救災辦法是,把老百姓聚集到城中,把粥分給他們。有的地方人太多,有擠倒踩死的情況,有時等了幾天還等不到救命的粥,等分到粥的時候人都倒地僵硬了,餓死的人一多,容易產生疾疫,救人卻變成了殺人。富弼把聚集流民分散安置,簡單而周到。此方法迅速傳遍全國,各地的官員紛紛效仿。

在救濟之外,富弼努力給流民創造生活來源。願意靠體力謀生的,中華大地無數山川河流,天地廣闊,儘管去找生路。可如果是人家的私有財產呢?沒關係,富弼下令,有可以用以謀生的資源,流民可以去取,山川河流的主人不能禁止。《宋史》中記載的很簡單,一句話:「山林河泊之利,有可取以為生者,聽流民取之,其主不得禁」。山上可以打獵、採果、採藥、割草、打柴,水中可以捕魚,都可以去做。

這看起來劫富濟貧的辦法,其實是兩全其美的解決方式,有錢人以經濟上的付出,可以換來社會治安的穩定。如果流民無以為生,很容易聚集為盜,到那時,流民的生計、富人的財產、朝廷的威望紛紛受損。

那些需要聚集在一起接受救濟的,都是老幼婦孺,讓他們領救濟就好。對那些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富弼挑了上萬人,充實軍力。也是於民於國都有利的一舉兩得之法。

對那些有工作經驗的,富弼儘量給他們提供工作。那些有過政府工作經驗的,讓他們做以前的工作,如文書、出納、保安之類的工作。借來民倉和場地,讓這些人登記救災的糧食和財務的支出,每三天一發放,支出登記就像官府的開支一樣詳細。對這些人的工作,富弼親手寫信表揚他們的工作,每天都用酒肉款待他們,也有種說法是每五天一次款待他們。不管一天一款待還是五天一款待吧,總之是很有人情味的。

這種管理方式之先進,真是讓人拍案驚奇。一、給流民提供了工作機會,就地把部分流民轉為政府工作人員,減少了流民的數量,同時減少了公務員的政府開支;二、流民自我管理,節省額外的人力,還便於管理;三、自己管理自己的財務,救災的帳篷不會落入貪官奸商之手,流向市場;四、給流民的支出如同政府的支出一樣詳盡。

皇上知道了富弼的仁政措施,大為讚賞,給富弼升職加薪。富弼說,這是臣子的本分,份內的職責,堅決不肯接受嘉獎。

等到麥子熟了,富弼就按照路途遠近給流民以回家的口糧。餓死的人非常少,對這些人,給他們建了一個公墓,叫作「叢冢」。

富弼的仁政,在這次水災中救活了五十萬餘人,還給國家軍隊選出萬餘名軍人。從此各地救災,均以富弼的辦法為樣本。

知鄆州劉夔打開官府的糧倉賑濟饑民,老百姓得以活下來的很多,因飢餓偷盜的犯罪案件也減少以至消失了,天子下令褒獎。

知越州趙抃在大街上貼榜,說米商可以加價賣米。於是外地的米商紛紛來此地賣米,很快城中的米市上供大於求,米價於是跌落下來。城中百姓沒有餓死的。

Chiping
宋英宗畫像(公有領域)

 

英宗時,有災區的百姓偷了雞腿和雜糧,英宗想從寬處理,司馬光說,皇上這樣做是鼓勵他們去偷盜啊。英宗說,「我終究是不忍心。」詔令從寬處理。

美國紐約市的老婦人因飢餓偷麵包被告上輕罪法庭,紐約市市長罰了老婦人幾塊錢,並從自己開始,讓在場的每個人拿出半美元,為他們管轄的城市中發生這樣「老無所養」的事情來贖罪。紐約的拉瓜迪亞機場就是以這個市長的名字命名的。美國近代有這樣的市長,而我們中國一千多年前就有這樣的皇帝了。

中華五千年的各個朝代中,君王或官員這樣施行仁政愛護百姓的,數不勝數。

本文的要點筆者想再用濃墨來圈點一遍:

第一,朝廷面對天災是反省,反省,再反省,而不是慶功,慶功,慶功再! 「仁宗、英宗一遇災變,則避朝變服,損膳撤樂。恐懼修省,見於顏色;惻怛哀矜,形於詔旨。」

第二,救災是人臣的職責,有甚麼可嘉獎的?!絕不能把老百姓的血淚換作自己的慶功紅酒。那是你們份內的工作,慶甚麼慶!

第三,千年之前的衝在救災第一線的辛苦工作的救援人員的日常飲食,不僅飯菜豐富,還常備酒肉。當代中共治下的救災現場的那些「喝涼水、啃饅頭」的救災人員,你們羨慕嫉妒恨嗎?

第四,對那些天災下為生活所迫而犯罪的,要從寬處置,不應「嚴打」。 @#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遭到「百年不遇」的暴雨襲擊,表面看是天災,但是城市內澇,以及洪水決堤則是人禍。媒體多篇評論文章指湖北武漢被淹是大自然的報復。
  • 近期,長江流域水勢異常兇猛,水災嚴重,多地被淹,有關災情的報導不時見於網路、媒體。在這個背景下,7月7日,大陸多家網站轉載了政知局公眾號發表的一篇文章:《遇到什麼重要情況,習近平會給部隊下指示?》。
  • 近年來中國大陸各地及長江流域地震、乾旱、洪澇、冰凍、冰雹、風暴、霧霾、泥石流、地陷等等各種極為罕見的、突發性、極端性災害接連不斷,頻繁發生,這或許是改朝換代,中共暴政即將滅亡的一種前兆!
  •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中共發動「大躍進」運動。在「趕英超美」的口號聲中,中共宣傳「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毛澤東親自鼓動各地「放衛星」,到處製造「畝產上萬斤」的假新聞。一時間,高指標、瞎指揮,盛行全國;共產風、浮誇風,大行其道。「以鋼為綱」,全國胡挖亂採;「大煉鋼鐵」,民眾砸鍋棄勺;亂砍亂伐,生態環境遭到毀滅性破壞。最致命的是,國民經濟由此崩潰,大饑荒接踵而至。
  • 風尚,從國家用度、官場風氣,到宮廷生活、民間風俗、道德信仰⋯⋯無不涵蓋其中。決定社會風尚的境界有兩個因素:信仰和朝廷踐行。皇帝的道德決定他將行仁政還是暴政,也直接影響著一個朝廷的為官之道,繼而影響一個社會的道德水平和民風。宋朝的福利,當時叫賞賜,從宰相官員、鰥寡孤獨、耄耋老人,甚至到監獄囚犯,其完善周到,令人感歎。讀書時常恍然不分是美國新聞還是宋朝歷史,其震動仿佛初來海外時接觸美國社會。願把些許感觸以筆記的形式與歷史愛好者分享。
  • 2016年新年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不斷,除了嚴重霧霾、極度寒流、地震等天災之外,爆炸、火災、車禍等人禍亦頻繁發生。1月24日一天之內就發生多起火災,民眾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經濟損失嚴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