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街頭的男子

文、圖/徐正毅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家住東區近30年,為了上下班或出外散步、購物,對居住附近的鄰居雖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多少都有些面熟。

其中有位男子讓我覺得有些特別,因為他晚上不回家睡覺,而是睡在大樓的台階。

在他未中風以前,我從巷口賣烤香腸和烤玉米的小販知道,這位男子以幫人洗車維生,後來這位男子中風了,消失了一陣子之後,又看見他一跛一跛的在街上走著,有時看到他在公園內看報紙,他好像無法再為人洗車了。

我再問那位賣香腸的小販,是否這位男子無家可歸?小販說,這位男子是有家的,他父親要他回家住,但他就是不願住家裡,寧願睡在街頭。我知道,鄰居店家都很同情他,提供他食物、飲水,甚至讓他在防火巷內的水龍頭用水洗澡、洗衣服。

過去一段時間,不下雨天氣燥熱,在這樣熱的天氣,睡在暑氣未消的街頭,相信不會很舒服。昨天颱風過境,下了大雨,天氣涼爽許多。清晨散步,看到他安詳的睡在一家尚未開門營業的店家台階,相信他昨日在風雨吹不到的「睡床」上有一個好眠。◇(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建築物是結合水泥牆、落地窗和鋼骨搭建在一個池塘之中。有木棧道通往建築物,但木棧道間有處缺口,我們停在缺口處,無法前行進入這個建築物。這是一棟民宿,因沒打算進住而主人在池塘上設下缺口,相信是不想讓入住者受到干擾吧?
  • 農曆正月初六是三峽清水祖師廟祭辰,三位舅舅忙著拿手的餐飲絕活,讓我們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其中最讓我始終難忘的味道是,白斬雞沾上自家釀造醬油的味道。不同的是,大舅家中的白斬雞切得很大塊,自家釀造的醬油偏鹹但充滿豆香。
  • 藺草曬乾之後,經過農家婦女巧手編織,可以做成草蓆、草帽,在日據時代是外銷歐美、日本的台灣特產之一,因為當時銷售編織草蓆、草帽的商人來自大甲,因此大家都稱之為大甲蓆
  • 神仙谷地處偏遠,遊客不多,這兒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在停車場旁,有對年輕原住民夫妻擺著小攤,賣著煮蛋和石板烤肉,另外一位年歲較大的原住民婦女,擺著一堆當地採收的高麗菜。
  • 女兒在大學就讀化學系時,打算選修經濟學,問我的意見,我跟她說學理工科,若有人文、財經的知識,對將來有助益,女兒因此選修經濟學。
  • 大約一年前,到王功漁港,是乘高鐵到烏日搭計程車前往,我邀計程車司機一同吃鮮蚵湯和現磨、現做、現炸的蚵嗲。
  • 巷口轉角正在裝潢,聽說要開法國餐廳,而對街的咖啡廳也將改裝成西班牙餐廳,家的附近除了賣法國菜、西班牙菜,還有日本料理、韓國料理、泰國料理、越南料理、義大利料理、印度料理,甚至還有希臘菜、土耳其和俄國菜。
  • 兩個星期前,到過角板山停車場前由年輕人籌備中的豆花店,不知開張了沒有?曾答應他們開張時會前往光顧,因此上午就出發前往角板山。
  • 我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於民國6年卒於民國60年,岳母生於16年卒於民國98年。
  • 一碗什錦麵,是我在求學階段,考試表現好的時候,父母給我的獎勵。當時那家麵店,店面一半是由店家的兒子賣豬肉,另一半則是一家小小的麵店,一大碗湯麵內容是當時少見的幾片豬肝、豬肚、花枝和肉片,還有兩尾蝦子。一碗麵常常是由家中幾個小孩共同分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