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風華

執教哈佛第一人 遠播中國文化的清朝秀才

文/宗家秀
任教期間,他一直堅持身著清朝官服上講台。(公有領域)

任教期間,他一直堅持身著清朝官服上講台。(公有領域)

  人氣: 237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他是登上哈佛講堂的第一位中國人。

頂戴花翎,足蹬皂靴,他是那個時代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但他的名字幾乎不為今天的世人所知。

他被請到哈佛中文老師

戈鯤化,字硯畇,一字彥員,道光十八年(1838年)出生,安徽省休寧縣人。一個半世紀以前,他將漢語與中國儒家文化傳入遠隔萬里重洋的英語世界。

天資聰穎的他勤勉好學,尤工詩詞與古典文學,少年就名噪一時,後來通過鄉試成為秀才,父母去世後,他跟隨平定太平軍的黃開榜將領,做了幕僚;後又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英國駐寧波領事館任祕書兼中文教師,長達17年之久。

其間,戈鯤化官至寧波候選同知,藍頂戴,五品官。

戈鯤化是正統的知識分子,家國情懷甚濃。他曾有詩曰,「錯認風流夙世緣」,「況破家資業未精」,「誰信煙魔勝病魔」等,對晚清社會黃賭毒流深表擔憂。戈鯤化著有《人壽堂詩鈔》和《人壽集》。

他參與民間修宇建廟,曾為晉豫災荒捐款。寧波有座西人造的新江橋,戈鯤化倡議募集資金買下此橋,造福當地百姓。寧波聞人徐時棟詩讚道:「欲以蓮花比詩品,恰同人品兩相宜」。

1877年2月,美國商人、中國通鼐德,致信哈佛大學校長查爾斯·W·埃利奧特,建議聘請一位中文教員到哈佛講授漢語及中國文化,為美國與中國的政商往來奠定文化基礎。

請中國人到美國當哈佛人的中文老師,當時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想法。哈佛有著足夠的開放精神和創新意識,校長埃利奧特遠見卓識,爽快地同意了鼐德的建議。

受託於鼐德的英國人赫德,後來把物色中文教員一事託付給寧波稅務司的美國人杜德維,杜德維發現自己的中文教師戈鯤化是最合適的人選。

戈鯤化曾在英國駐華領事館任翻譯生多年,被認定為執教哈佛的最合適人選。(公有領域)
戈鯤化曾在英國駐華領事館任翻譯生多年,被認定為執教哈佛的最合適人選。(公有領域)

1879年5月,鼐德給哈佛校長寫信說:「我已物色到一位有官銜的、在學術上很有造詣的中國紳士,他願意去哈佛擔任為期三年的中文教師。他是一位作家,曾在英國駐華領事館任翻譯生多年。」

大洋那邊,美國商人們早已向哈佛校董會捐贈了8,750美元,用於中國老師在美三年的生活開銷。

1879年5月26日,哈佛委託鼐德與戈鯤化簽訂了任教合同,期限從1879年9月1日至1882年8月31日。任教期間,每月薪酬200美元,這相當於當時本土美國人薪酬的雙倍。往來旅費(含隨同人員)均由校方承擔。

1879年7月(黃曆五月),戈鯤化攜家眷、傭人和一名翻譯,從上海搭乘英國「格侖菲納斯」號輪船啟程;經過50多天的海上旅程,來到了美國。

戈鯤化信札。(公有領域)
戈鯤化抵達美國後給推薦人杜德維寫的致謝信札。(公有領域)

身體力行傳播中國文化

一到哈佛,戈鯤化就努力攻克「啞巴英語」,很快就能流暢地用英語交談,甚至可以翻譯自己的詩文。在處理東西方文化差異時,他巧妙機智,不失風度。

任教期間,他一直堅持身著清朝官服上講台,要求學生尊師重道。他的學生並不局限於本校人士,任何希望了解中國的學者、從事外交、海關、商業及傳教事業者,只要繳費就可選修他的課程。他教學內容豐富,準備充分,深受好評。

任教期間,他一直堅持身著清朝官服上講台。(公有領域)
任教期間,他一直堅持身著清朝官服上講台。(公有領域)

他從不照本宣科。英國人編的教材《語言自邇集》要求講北京官話,他堅持用南京方言教習學生漢語,因為明清官話就是以南京官話為基礎的。

戈鯤化認為,中國傳統文化遠非西方能比,但他對西方人沒有傲慢與偏見。他以儒家特有的通達、務實和淵博學識,更積極地融入美國社會,身體力行地推播中國文化。

清眉睿眼的戈鯤化,身著清朝官服,頂戴花翎,足蹬皂靴,舉止像紳士般的高貴文雅,出現在演講會、酒會、聯歡會等公開場合。他的服飾與體態,是中國文化的一張最鮮亮名片。他常常先用流利的英語自我介紹,然後吟誦自己的詩或唐宋詩詞,最後他會優雅地鞠躬致謝。他的從容不迫與安詳自如,深深打動了金髮碧眼的美國人。

清眉睿眼的戈鯤化,舉止像紳士般的高貴文雅。(公有領域)

哈佛神學院院長埃里福特這樣評價他:「當他拜訪別人時,他具有紳士的老練機智,會尊重我們社會的習俗;而他款待客人時,卻總是以中國的禮儀相待。」

戈鯤化為美國人專門編纂了中文教材《華質英文》,書中收集了他自創的15首中文詩,附有英文譯文與註解,甚至標出了平仄發音。這是有史以來最早的介紹中國詩詞的教材,由中國人用中英文對照編寫。

《華質英文》的第一首詩是《先慈奉旨入祀節烈祠》。咸豐十年,太平天國攻陷常州,戈母自盡殉節,受到天子褒獎,入祀節烈祠。用這首詩,戈鯤化傳達了中國人以氣節為重的文化特質。

讚譽與禮遇

美國各大媒體爭相報道戈鯤化的到來。

1879年9月25日,哈佛校報上刊載的《採訪中文教授》一文,給予戈鯤化很高的禮遇,報道中描述戈鯤化「聲調及態度均頗顯熱情誠懇」,顯然,戈鯤化對於西方及媒體的適應超越了西人的想像。

1880年1月9日,戈鯤化教授贈送給圖書館《人壽堂詩鈔》的消息在校報登出,顯示出哈佛大學對此事的關注與重視。

1882年2月14日,戈鯤化因肺炎客死他鄉,享年48歲。

《波士頓每日廣告報》評價他:「不僅給我們的街道帶來了東方的色彩,甚或東方式的壯觀,而且帶來了東方式的安寧、沉靜與諧和……我們在向他展示文明的同時,也應該向他學習……」

《波士頓週日晨報》、《每日圖畫報》等媒體連續刊發了戈鯤化教授逝世的消息,還有回憶及紀念文章。

「通過戈鯤化的言行,我們發現了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兄弟般的關係。」

「一個純潔、正直的心靈,一副熱心腸,還有與人交往時迷人的微笑。」

「他獨特的社交氣質使他能夠與社會各界人士交往,努力使自己能被大家接受。」

1882年2月15日開始,哈佛校報連續三天刊載戈鯤化病逝消息;2月17日,校報上發表了《戈鯤化教授的葬禮》一文。

2月15日當天,哈佛大學以隆重的西化葬禮儀式送別了這位向美國傳播中國文化的先驅者。悼詞中說:「他一生仁愛,富於思想。」「我們在中國大聖人孔子身上可以發現類似的品質。」

在戈鯤化病逝之後,哈佛大學募捐了5000美元,撫恤戈夫人以及他們的孩子。1883年,戈鯤化的兒子戈朋雲留學哈佛,後來,他成為上海著名的演說家和家庭教育倡導者。

參考文獻:

張宏生編:《戈鯤化集:中美文化交流的先驅》
鄔國義:《哈佛第一任中文教習戈鯤化之新史料》
熊月之:《近代史上有突出貢獻的戈氏父子》@*

點閱【文教風華】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蘇明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近日作客北京大學發表演講,用隱晦的方式觸及中國人權狀況、新疆「再教育營」等敏感議題。圖為週三(20日)他曾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 (ANDREA VERDELLI/AFP/Getty Images)
    近幾天,許多人都在朋友圈轉發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先生3月20日在北京大學的演講——《真理的追求與大學的使命》
  • 對孩子來說是否存在一個學習的最佳時間點?那時他們的大腦發育已非常適合學習閱讀、寫作或樂器演奏。讓孩子盡早開始學習總是明智的嗎? 我們都想讓孩子的人生有個好的開始,但是要想知道何時才是開始學習語文、數學、音樂的最佳年齡卻是件困難的事情。隨著孩子的成長、經驗的積累和大腦的發育,一定存在一個有利於學習的「機遇窗口」。
  • 28日,紐約華僑文教服務中心舉辦「海外民俗文化種子教師在地研習」,共有30多位中文學校的老師和FASCA(海外青年文化志工)的學生參加研習,學習製作臺灣美食「南瓜紅龜粿」和具臺灣元素的感恩節卡片,增進對臺灣民俗文化的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