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詞話:一對佳人 有緣無分 天為誰春

文/杜若

清 唐培華《牛郎織女》。(公有領域)

  人氣: 15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天生一對,卻是有緣無分。天各一方的不捨與哀婉,又如何道盡?清朝康熙皇帝時期,一等侍衛納蘭性德(西元1654~1685)曾作一首詞《畫堂春》,其中連用三則典故,道盡心中的感嘆與夙願。

《畫堂春》曰: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這首詞的大意是說,天生一對佳人,卻因種種原因,彼此天各一方。愛情對於他們是可遇不可求,只能眼睜睜地相思相望,但不能相親相愛。因而作者傷嘆:這明媚的春天又是為了誰?在藍橋討要漿水並不是難事,難的是縱有靈丹妙藥,卻也無法像嫦娥一樣,飛入月宮與你相見。倘若能渡過遙遠的天河與你相會,即便作貧賤夫妻,也會心滿意足。

漿向藍橋易乞

詞中用到幾則典故,滿是哀婉深情。其中「漿向藍橋易乞」,是關於唐朝裴航的故事。根據《傳奇‧裴航》所述,唐朝長慶年間,秀才裴航曾與樊夫人同舟共濟,兩人隔著帷帳交談,也頗為融洽。樊夫人曾回贈裴航一首詩,曰:
「一飲瓊漿百感生,玄霜搗盡見雲英。
藍橋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嶇上玉清。」

明代楊之炯《藍橋玉杵記》插圖。(公有領域)

在客船抵達襄漢後,樊夫人不辭而別,裴航到處尋訪,還是不見她的蹤影。於是他獨自踏上回京之路。

一天,裴航路過藍橋驛,遇到一位織麻的老婆婆。因為極其口渴,向她討水喝。老婆婆呼喚道:「雲英,拿一碗水來,給這位郎君喝。」

裴航想起樊夫人的贈詩,有飲瓊漿、雲英、藍橋等內容,頓時心中頗感訝異。他飲的水充滿奇異的芳香,而味道猶如玉液瓊漿,非常甘美。

一首贈詩,像是預言,提前預示著這樁姻緣。裴航願意納厚禮娶雲英為妻。老婆婆對他說,有一位神仙送她一副仙藥,必須用玉杵臼搗藥。要想娶雲英,就以玉杵臼作聘禮,然後搗藥一百天就可以娶她。

裴航四處尋找玉杵臼。幾個月之後,他傾盡所有,終於如願以償買下玉杵臼。他帶著聘禮,再次來到藍橋。老婆婆看著他,大笑著說道:「天下真有如此講信義的人啊!」女郎也微笑著說:「雖然如此,還要為我搗藥一百天,才能商議婚事。」

於是,裴航白天搗藥,夜晚休息。每到夜晚,老婆婆就把藥臼收到內室。儘管如此,裴航卻能在夜間聽到搗藥聲,於是起身悄悄查看,發現是一隻玉兔正在搗藥呢。這更堅定了他娶雲英的信心。百日之後,裴航搗好仙藥後,與雲英結為夫妻。婚後,夫妻二人進入玉峰洞,神化自在,成仙而去。

納蘭性德採用藍橋搗藥典故,說明他遇到了和裴航一樣的難題。只是可惜,沒有神仙為他指路,因此苦惱不已。

玉兔正在搗藥。圖為明代楊之炯《藍橋玉杵記》插圖。(公有領域)

藥成碧海難奔

詞句「藥成碧海難奔」,講的是嫦娥奔月。上古時期,有邪惡赤龍禍害仙子,嫦娥、后羿夫妻二人奮力抵抗。上天嘉獎他們的功績,於是賜下丹藥。但還沒來得及服下,他們就遇到亂世魔頭來搶藥瓶。嫦娥為了不使丹藥落入邪惡手中,情急之下,吞下仙丹。得益於仙藥的法力,嫦娥飛升而去。獨留后羿空自望月。

詞中借用嫦娥奔月的典故,說明他心儀之人宛如在遙遠的月宮。縱使他有長生不死的靈丹妙藥,但也很難飛入月宮,與心愛的人相見。一旦天人永隔,一個人縱有萬般深情,也難以和愛人相見。

嫦娥奔月(桃子/大紀元)

若容相訪飲牛津

「若容相訪飲牛津」,「飲牛津」是指天河。晉朝《博物志》記載,傳說中天河與大海相通。每年八月,有人乘著木筏往返於天河與人間,從來沒有失信失期。

有大膽之人效仿,乘著木筏泛海波濤,真的來到一處地方,看到城郭、屋舍、宮殿及許多織女,還看到一個大丈夫牽著牛兒飲水。後來此人向蜀郡的嚴君平請教,那是什麼地方?由此得知那裡就是天河,牛郎與織女相會的地方。

納蘭性德用這一典故,或許想說雖然與心中的愛人分離,但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與她相見,哪怕是在遙遠的地方,過上男耕女織的平凡生活。@*#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吟哦清麗超逸的納蘭詞,心是要痛的,唇齒是要留香的。三百年了,歲月沒有湮沒他——納蘭性德。這個美好的名字,即使在今天也不讓人感覺陌生,他是真,他是義,他是才情。
  • 自古以來,正史野史均記載了「夢筆」或「夢筆生花」的故事。 五代時期有位文人王仁裕在其著作《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李白小的時候,夢見平時所用的筆,在筆頭上長出了一朵美麗的花兒。
  •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時間意識、歷史認知、生命態度及其對自然的鐘情與探索。豪邁、壯闊、悲嘆、思念、離愁,都傾注於脈脈清流,且隨歲月奔涌。唯有漢字的獨特與非凡,方能成就如此深沉、優雅、靈動的意境。
  •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