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眸】一票難求(下) 大糞統歸中共所有

文/宗家秀
深圳市福田區當代藝術館,商品購買憑證展覽。(Red Guosam ZhuGuang01/Wikimedia Commons)ZhuGuang01/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10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引言:1961年夏,身在四川的吳宓準備到廣州探訪陳寅恪,陳寅恪寫信叮囑吳宓:「兄帶米票每日七兩似可供兩餐用。」

1971年9月,一位中共公社幹部得知林彪叛逃的消息,直叫嚷:「不發給你全國糧票,看你能跑到哪去。」

上個世紀50年代—90年代整整40年期間,糧票成了「吃飯的護照」。

接上文

大糞統歸中共所有

中共的票證時代,除了沒有選票外,其它啥票都有。但最荒唐的要數糞票。

因農民和「公家」爭搶人糞,中共居然石破天驚地發明並發行了糞票。

那時一切都是「公家」的,「公家」的房、「公家」的地、「公家」的牲口,還有人丁也是「公家」的,那人糞肯定也是「公家」的囉,得用「公家」的糞養著「公家」的地啊。

於是中共的生產隊為了控制糞便,想出了一個餿主意:發行糞票,一擔糞可記一個工,到農家挑一擔糞,發一張糞票,抵一個工。

可是農民的家裡多少都有點少得可憐的自留地,「肥糞不落公家田」。一場護糞運動自此拉開帷幕。

農民不停地往糞缸裡摻水。生產隊糞車上門收的都是水。於是生產隊下禁令:大糞統統收歸中共所有!無論何時也不准往自留地裡送糞。並派民兵24小時把守路口,不讓送糞的出村。

這下好了,農民們乾脆憋著肚子到自留地去排泄。夏天的玉米地裡,「人民公社」社員一家大小都在整齊地排便,景象壯觀。

糞票終成為中共發行的最不受歡迎的一種票!

票證瘋狂的年代,有過屎票、尿票、大姨媽票、語錄票、文盲票。河南林縣還發行過一種「天才」的「覺悟票」。

大饑荒歲月,中共為了繼續營造熱火朝天大幹生產、趕超英美的假相,命令公社社員在集體幹活的時候,統一聽從指揮、喊「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革命口號,以示「覺悟」。誰喊得賣力,收工後可領到一張覺悟票,年底憑票可多分一點兒糧食。

覺悟票似乎是今天「五毛帖」的發端。

周遜《被遺忘的聲音——毛大饑荒,1958-1962》一書,敘述了大饑荒的真相和慘烈程度。(余鋼/大紀元)

畫張糧票領刑5年

瀋陽上了年紀的崔某早年參加過中共社會治安管理工作,是中共早期的「維穩」人員。

據崔某回憶,上世紀60年代初,瀋陽有一名工人,擅長工筆畫,妻子是農村戶口,城裡沒有她的糧食定量,一人口糧兩人吃,不夠啊,餓得慌。

後來,他想出一個辦法:畫糧票。於是,他問同事借來一個面額5市斤的遼寧省地方糧票,惟妙惟肖地畫出一張糧票。當晚,他在家附近一家小飯店內拿出了這張繪製的糧票,準備填補一下飢餓難當的肚子。

也許是他工筆繪畫得太精細——當時的印刷很粗製濫造,也許是他太過緊張和歡喜,也許是他獲得食物的急切,被飯店收款員看出了端倪。那時的款台識別糧票比銀行出納識別假幣還眼尖。

結果,這名工人畫家不幸被當場舉報。不久,他被宣判5年刑期,罪名是「偽造糧票罪」。

農村糧食供應證
農村糧食供應證。中國財稅博物館藏。(三獵/Wikimedia Commons)

「倒蛋女」與「米老鼠」

票證進入流通領域,起到了一般等價物的作用,相當於第二貨幣。貨物、貨幣、票證三者之間的交換與價差自然會引起人們對利潤的追求。

上世紀80年代,全國2.1億城鎮人口如果每月每人結餘2.5公斤糧食,全國一年就有60億公斤糧票進入流通領域。

「造導彈的不如『倒蛋』的。」在武漢,「倒蛋女」將雞或蛋換成糧票,再將糧票賣掉,比直接賣掉雞或蛋的獲利要多得多。

同樣,在武漢,中共供給的城市居民米價為每公斤0.3元,而市價則是1.6元。這樣「米老鼠」就可以把散存在居民手中的糧票轉移到進城打工的農民手中。

租住漢口趙家條167號的陳明,先從「倒蛋女」手中買來糧票,再用每50公斤糧給5元的借證費向居民借購糧證到糧店買糧,再到市場上高價賣掉糧食。

1986年,武漢檢察機關辦理「米老鼠」案件38起,沒收人民幣及糧油折款約29萬元。中共為維持極權統治而採用的計劃票證經濟,導致了價格雙軌制,帶來的是混亂與不公。

糧票上的毛語錄與中共特供

在那個荒唐的年代,最高領袖毛澤東指示全國要節約鬧革命,「閒時吃稀,忙時吃乾,平時半稀半乾,雜以番薯青菜之類。」毛語錄被各省市印在各種票證上。

中共製造的三年大饑荒人禍,根據楊繼繩的《墓碑》揭示,它導致了3600萬人死於飢餓和與飢餓相關的疾病。而那時的首都中共高幹們正在享受著萬無一失的特需供應。

楊繼繩
楊繼繩(1940年11月),湖北省浠水縣人,新華社退休記者、教授,2008年出版他的代表作《墓碑》。(用心閣/Wikimedia Commons)

坐落在東安門大街34號的「北京市食品供應站」是中南海特需供應站。它的前身是前公安部八局五處——食品保衛處。對外宣稱是北京飯店招待所,處級單位,下設四科一室,並管轄幾個專用生產基地。設施當時皆屬最先進的,甚至連豬舍、養牛場……皆聘請蘇聯專家設計與建築。1956年,特需供應站由公安部移交給北京市負責。

「特需」商品包括:糧油食品、肉禽蛋類、海鮮、乳品、生猛野味、糕點糖果、菸酒茶、乾果、硬果、蔬菜、雜貨,精華薈萃、應有盡有。特需在數量、質量、品種、及時、安全五個方面一絲不苟、絕對保證。

特供依權位高低、官職大小、級別不同而標準不同。而毛澤東的特需是最高級別的。

老人遺產:一包停止流通的糧票

上世紀70年代,戶口簿、購糧證、人民幣、糧票 「四大件」是家家的「細軟」,是戶戶的生活命脈。地震逃難時,人們什麼都可以不帶,這四樣不能不帶。人們經常發現,老人過世時都要把購糧證和剩餘的糧票帶進棺材裡。

河南扶溝縣公務員郎永生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們家每人每月平均二十多斤的糧食定量,一家兄弟五人根本不夠吃,也買不起高價糧。一家人都很節省,但郎永生的母親花起錢來卻很厲害,經常向丈夫甚至兒媳要錢,但不知花到哪兒去了,因郎母身患肝病,沒有人仔細過問她這件事。

1993年夏天,郎母彌留前,把兒子們叫到床前,用手指著衣櫃,示意他打開一個包封得很嚴密的包,打開包,全家人都驚呆了:裡面竟是一堆糧票,面值不一,細糧粗糧都有。原來老人家把錢省下來,都拿去買了糧票。

然而,此時老人卻不知道,就在1993年1月,中共河南省政府已經取消了各地市糧食統購,實行市場化經營。老人一生為防止挨餓而積攢的糧票全部禁止流通。

中共的票證時代,除了沒有選票外,其他啥票都有。(公有領域)

尾聲

哈耶克認為:「哪裡沒有財產權,哪裡就沒有正義。」17世紀英國思想家洛克說:權力不可私有,財產不可公有。否則,人類將進入災難之門。

中共如今在貿易戰的壓力下,體制內的一些聲音主張重回計劃經濟時代,可是在目前「天滅中共」、中共已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的歷史時期,企圖實施計劃經濟就能拯救中共簡直是痴人說夢!

參考資料:

1. 張松青:「第二人民幣」
2. 佘驚文 謝輝:糧票:40年的命根子
3. 高林立主編:票證故事
4. 楊盛賢:肉票、蛋票與憑票供應的年代
5. 洪榮昌:紅軍糧票那些鮮為人知的事
6. 文刃:方寸糧票:計劃經濟的歷史見證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糧票
    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像,大陸人以往買東西除了貨幣之外,還需要一種蓋上各類紅章的票證。一個燒餅2兩糧票、7分錢;一碗大米飯4兩糧票、8分錢;一碗素湯麵4兩糧票、1角4分錢;一個麵包4兩糧票、1角7分錢。票證的品種五花八門,幾乎有多少類商品就有多少類票證。其中僅糧票就有上萬個品種,面值大到一張一萬斤,小到一張半兩。
  • 抗戰時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資運轉樞紐和巨額款項輸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國民政府在港設有專門機關負責對外採購和對內輸入軍用物資。軍政部、貿易局、交通部、中央信託局都有駐港辦事處。抗戰初期,約75%的外援物質都是從香港經廣九鐵路運送到廣東和全國各地。九龍啟德機場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飛往重慶運輸大量物資。
  • 1941年12月8日7時,香港啟德機場上空,突然飛來幾十架飛機,緊接著一陣猛烈的爆炸聲響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間電影院裡享受著生活的人們,望著遠處濃煙滾滾的天空,疑惑地抬起頭:「70%是防空演習,報紙上沒說戰爭已經逼近了呀。」
  • 上個世紀50至70年代,發源於梧桐山的深圳河,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的「柏林牆」。 對於數百萬渴望自由的人們來說,那裡是天堂與地獄的分界線。大陸50年代以後的各種政治迫害,包括屠殺、飢餓與貧窮,使民眾不得不想方設法逃離,當時香港幾乎成了最近的一處「天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