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思絮】大漠孤煙直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沙漠邊緣,因風造成的砂礫地形,坎坷崎嶇、寸步難行;零零落落的村舍籠罩在沉沉的暮靄之中;火紅的夕陽,在地平線隱沒之前,掙扎著做最後一刻的告別巡禮;那沖天而起的一縷孤煙,突破深濃的橙紅暮色,在蒼茫的穹宇裡,在廣闊的沙丘上,筆直、卓絕而堅毅,風吹不動,沙漫不迷,一如那支駝隊堅忍的步伐,不畏艱困的邁向生之歸途。

這是王維的詩中名句,長年咀嚼、細品,每每為之撼動、癡迷,因而動念,因而不自量力的,想以區區畫筆重現那大漠粗獷、開闊、雄渾的意境。眼前呈現的這幅創作,除了遠處那股孤單、醒目的炊煙之外,多了點人味兒,也增添了些許「生」氣,卻少了作者描繪的雄渾氣魄、廣大視野、空曠孤寂以及天地之間的博大渾茫與壯觀。那是肇因於我仍在人間流連忘返吧,我還在紅塵中輪迴未已哪!

這張作品在我最後一次個展展出的首日,還發生了這麼一個小插曲:有個參觀者在此畫面前流連再三,又幾次追著我問這種岩表地貌的獨門表現手法,因得不到滿意的答案而掏出一張名片,讓我開個價碼賣給他就匆匆離去。等我忙過之後一看,才知道他是個頗有功底的油畫家,瞧那名片上印的靜物作品,用色細緻豐富,描繪精準無瑕,是我難望其項背的。我哪敢做那非分之想?當然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少年了,夜夜重複著同樣的夢境:跋山涉水,歷盡艱險,吃足苦頭,全為了它——尋覓心靈中無形的家!在齷齪汙穢的狹窄縫隙裡,貼身匍匐攀爬;在泥濘惡臭中閃躲前進,都為了找到它。一路在別人的屋角門側溜進繞出,時刻得避人耳目,快速閃開;經常迷失方向,茫然無措,一再重複往返同一路段。那輾轉!那煎熬!都只為了能找到它——我夢中的家園!
  • 微微晃動的車身,清清脆脆的馬蹄「的搭」裡,在這沁涼沁涼的寒意中,隨著衝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咱倆開始了返鄉的旅程……
  • 那棉絮般,斜飄出一溜斷續長線的煙嵐,緩移輕挪,深怕攪擾了這「一灣清淺」的寂靜!

    那圈圈的淺淺漣漪,有魚兒探頭窺看的身影,牠心中暗喜:我不是「願者上鉤」之一,但我羨慕那濃情密意的一幕!

  • 其實傳統的水彩畫特色,是輕盈明快、即席創作的小幅作品,多半以八開、十六開居多,畫四開就算是很大幅的了!但我總好畫對開或全開,因著經驗的積累與摸索,往後的作品就漸漸的擺脫了渲染法的朦朧、輕飄與無力,具有了油畫的厚重感、攝影的效果和國畫的意境,形成了自我的風格。
  • 運用這種水彩渲染技法,得把畫紙擱在自製的畫板上,用羊毛刷子蘸上水,全張打濕,掌握適當的溼度變化,再依序落筆畫上遠景、中景、近景,所以是無法用筆事先在畫紙上打稿、構圖的。只能靠摸索熟練之後,再隨意揮灑。
  • 那水鄉集鎮式的建築裡,儘管物換星移,儘管鏡花水月,可它時時都靜默的,冷眼旁觀著,那曾經有過的滄桑容顏……
  • 在這條溫暖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相擁前行,高大的白樺樹,象徵我倆純真的戀情!

    在這條明亮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攜手前行,收割後的稻田,歡欣的為我倆虔誠道賀!

    在這條燦爛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並肩前行,兩旁的閑花野草,真摯的為我倆彎腰獻唱!

    在這條和煦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緩步前行,遼闊的鄉間野地,為我倆展現無垠的祝福!

  • 此刻,空蕩蕩的枝頭上,只餘幾片紅葉,在風中瑟瑟發抖,想奮力地抓住這金秋的最後一抹亮麗!

    此刻,滿地堆積的落葉,四處紛飛,沙沙作響,勉力地為金秋最後一場音樂會做餘音的伴奏!

    此刻,這雪白長椅,已沾滿灰塵、木屑,正盡力地為我倆的這一段戀情做最後的見證!

  • 畫壞了的作品,沖刷之後,發現浸漬入畫紙的殘存顏料,頗可利用,於是等它乾到適當的程度時,細心收拾、修整並添枝加葉就成了!
  • 三、兩農舍掩映在綠篁裡,透著紅塵外獨有的遺世氣息。

    溪邊一叢修竹,挺拔高聳,試著想打破平行構圖的呆板,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慵懶散步的白雲,發現了這一溪湛藍,興奮得散成一團團的小棉花球,調皮的斜衝過來一探究竟!

    靜靜的流水,開心的把他們毫無保留的映照反射出來,成了「一溪流水水流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