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壇宗匠:張可久

作者﹕林家玉
  人氣: 44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8月15日訊】
張可久,字小山,元代慶元(今浙江寧波)人。生卒年難以考究,僅知其約為十三世紀末至十四世紀初作曲家。一生懷才不遇,多次出任「路吏」等卑微職位,年過七十,仍任小吏,仕途坎坷。晚年隱居杭州,吟詠以終。畢生專寫散曲,不作雜劇,作品講求蘊藉,少用襯字,風格多樣但以雅正為主,是元曲「清麗派」代表作 家。元代前期的散曲本崇尚率真自然,後期因士人創作漸轉為清麗雅正。而張可久量多質精的作品,正是元代後期散曲成就的輝煌展現。

作品簡介

張可久於生前即已自編作品集,有《今樂府》、《蘇堤漁唱》、《吳鹽》三種印行於世,後人將其合編為《小山樂府》。今存小令八百五十五首,散套九篇,收錄於 《全元散曲》中。張可久所作散曲數量之多,為元人之冠。此外,他也擅於寫詩,作品收錄於《元詩選》,然其聞名於世者,仍以散曲為主。

【中呂】
賣花聲 懷古 美人自刎烏江岸, 戰火曾燒赤壁山, 將軍空老玉門關。 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歎!

本曲前三句為「鼎足對」,烏江岸、赤壁山、玉門關,皆為顏色字開頭的地名,而「刎」、「燒」、「老」也皆為動詞,三個場景雖為作者想像,但卻起到身臨其境 的美感,無暇的對仗也強烈突顯出三個事件所要表達的共同主題──自古以來的英雄豪傑,為了爭權力、奪天下,無不費盡心思,大動干戈,他們有的成功有的失 敗,在史書的記載上,都留下了屬於自己的故事。全曲至此,看似正歌頌璀璨的英雄人物,但張可久筆鋒一轉,寫下末三句──真正令讀書人感嘆的,並不是英雄人物的成敗,而是戰爭無情的摧殘,以及干戈不休下老百姓的痛苦,但懷才不遇的自己又能改變什麼呢?只好將這一切的感慨、同情與悲傷,都化作一聲聲的嘆息了。 此作品表面懷古,實則指出元朝讀書人社會地位低落,對於戰亂情事與民間疾苦只能搖首悲嘆,而無力改變的窘境。整首作品寄意深遠,情感真摯凝鍊,為元人小令中懷古佳作。

藝術成就與寫作特色

張可久的作品鍊句工整,對仗完美,以唯美典雅取代元曲樸實豪放的俚俗本色,並大量使用典故,引詩、詞文句入曲,脫離白描轉為雅正,為曲意增添清麗美感與豐 富性,華而不艷。元代高栻稱其作品「字字清殊」。明代賈仲明讚其「荊山玉,合浦珠,壓倒群儒」。明代朱權的《太和正音譜》對他更是讚譽有加,因而張可久又 有「曲壇宗匠」之美譽。雖然在官場屢不得志,但其生前已在曲壇享有盛名。與喬吉並稱「元曲雙璧」,與張養浩並稱「二張」。

醉心山水的張可久

長久抑鬱不得志,張可久轉而寄情山水,任中敏《曲諧》卷二曾如此記載:「其人好遊,浙中名山水,足迹殆遍。」作品中處處可見其行旅的痕跡。而遊山玩水的地 點,主要集中於浙江、江蘇兩省,其他省份還有安徽、湖北、湖南、江西、福建、陜西等。每到一處,心有所感,便創作散曲,紀錄下自己的心情與感想。徜徉在大 自然與令人發思古之幽情的名勝古蹟中,張可久找到了心靈的寄託,豐富的旅行,不僅增廣了他的視野,也擴大了他的審美境界,更為後人留下了一篇篇精緻動人的 「小山散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詩經》中有一首題為<載馳>的詩,音韻鏗鏘,言詞懇切,感情激昂,洋溢著飽滿的愛國熱情。這首不朽的詩篇,就是我國歷史上最早的愛國女詩人――許穆夫人的傑作。
  • 喬吉曾寫下對自己的看法:「不占龍頭選,不入名賢傳。時時酒聖,處處詩禪。煙霞狀元,江湖醉仙。笑談便是編修院。留連,批風抹月四十年。」由此可看出他悲憤與消極的人生觀。
  • 他在寺中各處遊歷了一番,發現有個房門是鎖著的,於是好奇的問寺中和尚,這裡邊是啥?為甚麼要鎖門?和尚說,這是一位祖師的房間,祖師圓寂前吩咐過,除非等到他自己回來,不然門不能打開。
  • 朱宸濠糾集亡命之徒以擴充兵員,號稱十萬之眾,進攻南康、九江,兩地以市長(知府)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們「毅然」的作鳥獸散了。此時,王陽明還在去福建平亂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經過豐城,才得知寧王已經造反了,他馬上回到船上,要轉道去吉安,可當時正刮南風,船半點前進不得,陽明先生只能「聽」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憐憫生靈,允許我匡扶社稷,請馬上改變風向。如果上天不在乎這些百姓,我也沒有活路了(「天若哀憫生靈,許我匡扶社稷,願即反風。若無意斯民,守仁無生望矣」)。」結果,「須臾,風漸止,北帆盡起。」
  • 寧王宴請江西官員,在宴會上,朱宸濠露骨的貶損正德,一臉憂國憂民的表情,一個幫腔的在旁邊跟著煽風點火:「世豈無湯、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紂,寧王就是商湯周武,得給正德來個內部革命。
  • 一撥人突然闖到龍場驛,要來「砸場子」。陽明已經練就了「動忍增益」的功夫,周圍的當地民眾看不下去了,幹啥?欺負老實人?那可不行。
  • 王陽明到錢塘江邊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邊一扔,佈置了一個自殺現場,然後偷偷爬上一條商船,向東海駛去。
  •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這樣的「領袖」身邊,自然不是甚麼好人能呆住的地方,於是,繼王振之後,又一個禍國殃民的「著名」太監--劉瑾登台亮相了。
  • 有連格七天竹子的勁頭,對付「應試教育」自然不在話下,二十一歲這年,王守仁順利中了舉人。他注定一生都要與傳奇相伴,那次鄉試考場,半夜裡來了兩個巨人,穿著大紅大綠的衣服,自言自語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後兩人就不見了,看到這一幕的人吃了一驚,卻不明所以。
  • 自從十三歲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對人生價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與死之間原來不過是一步之遙,世間的功名利祿似乎沒甚麼可追求的了,那麼,人生到底是為啥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