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諫齊侯的晏子

作者:陸真

梁毗言論錚錚,坦誠剛正,隋文帝無言以對,只好放了他。(志清/大紀元)

  人氣: 6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義女救父

齊國宮殿旁邊,有一株槐樹,齊景公十分喜歡它,命令官吏嚴加看護,並在槐樹旁,埋置木樁,懸掛禁令說:「碰觸槐樹者判刑,傷害槐樹者斬首。」 老百姓怕觸犯禁令,都遠遠地繞開槐樹行走。

有一個人喝醉酒後,觸摸了槐樹,被看守槐樹的小吏抓了起來。景公聽說後,大怒,他說:「這個人是第一個敢觸犯我的禁令的人,一定要加重處罰他。」

醉漢的女兒聽說父親被抓後,決心救出父親。於是她跑到晏子家,藉口對晏子說:「我是城郊的一個卑賤民女,想當您的小妾。」

晏子(公元前578年—前500年)聽了,笑著說:「我得仔細內省,想想:難道我是個貪戀女色的人嗎?為甚麼頭髮都白了,還會有美貌的女子來投奔?……我看你一定是有甚麼為難的事要我辦?你不要擔心,有甚麼事就說吧!」

那女子噗咚一下,跪到地上說:

「國君在槐樹邊懸掛禁令:碰觸槐樹的人,要判刑。傷害槐樹的人,要殺頭。是我的父親不對,不知道有這個命令,喝醉酒撞到了樹上,官吏將從重判決他。

「我聽說:聖明的君主制定政策,不損害百姓的利益,不加重刑罰,不因私怨而破壞公理,更不為了禽獸去傷害百姓,也不為了野草去傷害禾苗。現在君主只因樹木的緣故要殺害我父親,使我孤身一人,這未免太不近情理吧?而這條傷害槐樹將受罰的命令卻已經成為國家的法令了。我聽說義勇的人不會以人多勢大,欺凌孤獨無助的人,聖明賢德的國君不會違背公理而隨心所欲。

「如果國君向百姓發出的命令,可以在全國施行,而且有利於後世,那我的父親死也是應該的,我也會高高興興地去為他收屍。可現在並不是這樣,因為寵愛一棵樹就殺人,這樣做會破壞公正的法律,更有損聖明國君的名聲。鄰國的人聽到這事後,一定會指責國君喜愛槐樹而殘害百姓,難道這樣好嗎?希望您明察我的話,以便正確處罰犯罪的人。」

晏子聽了,說道:「這樣是太過份了!我一定把你的話告訴國君。」於是派人把女子送回了家。

第二天早朝,晏子對景公說:「我聽說,搜盡百姓財力來供自己奢侈的人,叫暴虐;喜歡某種東西而使它的威嚴近乎國君,是為反常;刑殺無罪的人,叫殘暴。這三樣,都是國家的大禍患。現在您搜盡百姓財物,來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是暴虐;您喜歡槐樹,懸掛禁令,使人們都不敢靠近它,槐樹的威德就像個國君,這不是很反常嗎?摸摸槐樹的人,要判刑。這與國法不相稱,這不是殘害百姓嗎?您有這三種禍害,恐怕您很難再執掌齊國的大權了。」

晏子連珠炮似地抨擊景公,毫不留情。景公被說得啞口無言,好半天才說:「您說得對,若不是您教誨我,我幾乎犯了大錯,我聽從您的教導。」於是景公下令:撤去守護槐樹的官吏,拔去懸掛的禁令木牌,廢除禁令,並釋放了觸摸槐樹的那個人。

齊國宮殿旁邊,有一株槐樹,齊景公十分喜歡它,命令官吏嚴格地看護。圖為清 劉權之 《槐夏陰清》。(公有領域)

施惠於民

有一次,晏子陪同景公一起登上高台,眺望都城。景公感慨地說:「讓子孫後代都享有它,難道不可以嗎?」

晏子聽了,嚴肅地說道:「做到這一點並不難。只要君主用心治理國家,做有利於老百姓的事,那麼,他的子孫就能世代享有它。現在您卻不這樣,您荒於政事,親近小人,老百姓十分不滿,怨聲四起,您想世代享有齊國,不也太難了嗎?」

景公說:「照你這麼說,我的子孫不能享有齊國,那麼誰能享有齊國呢?」晏子說:「耕牛死了,一家人都為牠哭泣,這並不是牛與他們有骨肉之親,而是因為耕牛對他們的好處太大了。您想知道將來誰執掌齊國,這並不難,只要看看現在是誰使齊國人得利,就知道了。誰使百姓得利,百姓就擁護誰。」

景公說:「我明白了。可有辦法改變這種情況嗎?」晏子說:「用仁政可改變這個情況。現在您的牛馬在圈裡都關老了,不能拉車耕地;您的車子在車庫裡被蠹蟲咬壞了,不能乘坐;衣服皮襖多得在衣櫥裡朽壞了不能穿;美酒多得放酸了不能飲,糧食多得腐爛了不能吃……然而,您不但不把這些分給飢寒交迫的百姓,還加重他們的賦稅,無限度地搜刮,這樣會帶來禍患的。死守著財物是最笨的辦法,抱怨的人會來搶,百姓走投無路,也會自己前來分了它。所以,明智的國君,與其被別人搶著分了,還不如讓自己來分呀!自己來分,會取得百姓的擁護,別人也就不會與您爭奪國家,這樣,您的後代就可以享有齊國了。」

晏子像。(公有領域)

惡己善君

齊景公徵召老百姓去修築大台。已經是寒冬季節了,但仍然不停工,百姓怨聲載道。當時,晏子正出使魯國,百姓們都盼望他早點回來,好勸諫國君。

幾天後,晏子回來了,老百姓紛紛找他訴苦,請求他勸諫國君。晏子便去見景公,向他匯報了出使的情況,匯報完後,景公留他閒坐。晏子說:「既然您留我坐一會兒,我就為您唱一支歌取樂吧。」說完,晏子唱道:

「平民百姓有苦沒法說,
冰凍的雨水澆灌著我,
怎奈何?
上官使我家人離散,怎奈何?」

唱到這兒,晏子禁不住悲傷,眼淚流了下來……

景公知道晏子在勸自己,他靠近晏子,安慰他說:「您為什麼事傷心到這種地步?一定是因為修築大台這個工程吧!您不要哭了,我馬上就下令停止修建,讓百姓們都回家團聚。」

晏子聽了,連連叩拜,出去後沒有說起這件事。

晏子來到大台,他拿起木棍打那些不幹活的人,一邊打,一邊說:「連我這樣的人都有房屋居住,君王想建造一個大台,還不快點為他修好?快點幹活吧!」

老百姓不知道晏子為什麼要這樣做,都罵道:「晏子幫助國君幹壞事,我們看錯了人呀!」

不一會兒,景公的使者趕到了,宣布說:「國君下令:停止修建大台。大家回家與家人團聚吧!」大家聽了都十分高興,一起誇讚國君好!

孔子聽到這事後,感歎地說:「古代善於當臣子的人,好的名聲歸於國君,壞的名聲歸於自己。入朝幫助國君,改正失誤;出朝便讚譽國君的德義,又從不誇耀自己的功績。能做到這些的,恐怕只有晏子了。」@*#

齊景公徵召老百姓去修築大台。已經是寒冬季節了,但仍然不停工,百姓怨聲載道。圖為無款《滕王閣圖》。(公有領域)

(以上均據《晏子春秋》)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永深知兒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聽到兒子以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慚,不覺心中發怒,準備痛打他。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孔子把弟子們都叫來,感歎地對他們說:「晏子是精通禮儀的人啊!他不僅知道明文寫好的禮儀,更懂得那些沒有明文寫上去的禮儀,而且能夠根據實際情況去實行它,這叫理論聯繫實際。晏子是真正懂得禮儀的人啊!」
  • 李義琰入朝後,仍然保持剛直不阿的氣節。當時,武則天慢慢開始干預政事,高宗曾經想下詔書,讓武則天攝政。李義琰和中書令郝處俊兩人一再諫阻,此事才作罷。
  • 許允得知新娘是阮共之女,亦即當時與嵇康為友的風雅名士阮侃之妹.便欣然答應。沒想等到舉行婚禮時,許允一見新娘之面,竟然是個奇醜女子,頓如一盆冷水從頭澆下,涼透了心。
  • 戰國時,有一個隱士名叫徐無鬼。有一次,徐無鬼想見魏武侯,他通過魏武侯的寵臣女商(人名)引薦,見到了魏武侯。魏武侯對徐無鬼說:「您一定是忍受不了山林中的窮苦生活,才肯來找我幫忙的吧?」
  • 袁盎(公有領域)
    真正英明的帝王,並不害怕困難多,而是害怕沒有困難。原因是:一旦沒有了困難,就容易貪圖安逸,不思危亡,所以說:「只有聖明的國君,才能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 王昶為官,關心民生疾苦,曾率民廣墾荒地,勤勸農耕,很有政績。他任外官時,仍然心存朝廷,不忘朝廷政事。
  • 人怕的是沒有德行道義,倒不怕不富裕。如果高貴而能守貧,這才是好的!從這一番話,可以看出習氏的品行和識見,都遠遠地超過她的丈夫李衡。
  • 李襲譽自小就很聰明,識見過人,史書上說他「通敏有識度」。他性格嚴整,為官以威肅聞名。而又不斂財物,清廉自守,凡所獲得的俸祿,均散給族人、親友中之貧困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