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相助蕩海盜 清軍一夜滅海賊

作者:宋寶藍

神風相助蕩海盜,清軍一夜滅海賊。圖為康熙大帝船上旅行,繪於18世紀。(公有領域)

  人氣: 260
【字號】    
   標籤: tags: , ,

乾隆末年至嘉慶年間,閩浙一帶出現許多殺人越貨的海盜,其中以安南夷艇的海上勢力最大。海盜連結地方幫派,肆意橫行,殘害百姓。原本清廷討賊的局面是敵眾我寡。結果,在神風的助力下,清軍一夜之間消滅了海盜,成為當時最奇異的事蹟。

清朝乾隆末年,安南國發生內亂。安南總兵倫利貴原本是海賊出身,後因立下戰功,被封為安南國侯爵。身為總兵,他常以巡海為名,私自交結福建一帶的盜賊,來浙江劫掠百姓的財物。對此,安南國王毫無所知。

這批海賊的船隊,號稱安南艇,不僅船身巨大,火炮也巨大,而且船外還覆蓋著牛皮網索,使清軍的炮彈射不進去。安南夷艇海上勢力強大,加之閩浙沿海的鳳尾、水澳、箬黃諸幫派的附和,沿海賊匪互相勾結,成為地方大患。

這些海賊橫行海上五、六年,往來浙江與福建沿海一帶,奪人妻女,綁人父兄,強行索要人口與財貨。如果不按時繳納,他們就殘殺百姓。據記載,當時安南海賊的禍害,比明朝時倭寇入侵還要慘烈。

嘉慶四年(1799年),江蘇人阮元(1764-1849年)任浙江巡撫,時常遣差吏打探賊情。有一次海賊喝酒,指著艦艇大放厥詞,說:「我能駕著大船,帶足十個月的糧食,數千斤重的大炮,去『收稅』。你們的大官最好自作打算,就不會變成我的對手了。」

當時,阮元權衡雙方軍隊多寡,以及勢力強弱,認為浙江官兵確實打不過海賊,也無法殲滅對方。於是阮元將海賊情況告訴諸位官員以及兵將、士民大眾,以廣徵剿賊良策。後來徵得不少好建議,他採用李巽占的建議,加強訓練鄉兵,以杜絕有人盜取糧食;也採納周鳳鳴的對策,殲滅地方叛亂,以斷絕賊路。

他聽取王鳴珂的策略,聯合各部隊的防禦和攻擊,以襲擊賊匪的氣勢。又以製造巨船,鑄造巨炮為首要任務。同時採取多項措施,包括嚴明號令,警惕巡防鬆懈,明確賞罰等。

直到準備剿賊的各項工作業已完成,海賊情況也有了變化。當時清軍在三盤、大陳、石塘、鱟殼等地襲擊賊軍,均取得戰績。

嘉慶五年(1800年)六月,阮元親自到台州督統軍隊,與定海鎮總兵李長庚、黃岩鎮總兵岳璽、溫州鎮總兵胡振聲會合。阮元請李長庚統帥三鎮水師。

安南艇賊匪適連宗進擊,盤據龍王堂、松門之下,船艇圍繞松門山,準備上岸進攻。六月癸酉這天,阮元讓李長庚的軍隊趕赴海門進攻海盜,又下令胡振聲的軍隊從楚門出發,打算兩者會師於金清。一天,太陽剛下山,忽然颳起一陣狂風,並且下起了大雨。

甲戌日這天夜裡,風勢愈加猛烈。隔天,阮元派人打探兩位總兵帶領的軍隊所在地,但因雨水相阻,差吏沒辦法到達。丙子日,有個軍官浮水而來,傳報消息。他說夜裡風雨狂烈,但降下的雨水惟獨灌向龍王堂。更奇特的是雨中竟然有火燒人,安南艇互相撞擊,很多竟然破碎了。

至於兩位總兵,李長庚軍的船在海門,被大風大雨所「抬舉」,被岸邊的樹木所絆住,終是安然無恙。胡振聲的軍隊在黃華關,大風沒有刮到,故而船隊完好如故。當時,安南賊軍奔竄到海山,清軍的陸路官兵在松門涉石塘圍剿眾賊。海盜乘著破舟,依然發射大炮拼死抵抗,最終還是被擒獲。

安南海賊的船艇,其中有一隻因為沒有損壞,數百名海盜爭相登艇,竟然不幸沉沒。有部分海盜登岸侵奪百姓食物,也被清軍所擒獲。前後俘獲八百多人,另約有四五千海盜被淹死。

戰役告捷後,清軍處決勾結盜匪的安南總兵倫利貴,其它匪首也都依律制裁。禍害浙江、福建的安南艇匪,就此平定。

這場平定海賊的戰役,在阮元的周密布置下,確實有希望取勝。然而,如果沒有神風相助,斷然無法在一夜之間,全數殲滅海盜。

事後,嘉慶皇帝認為,是精誠感動了神明相助,因而在松門敕建天后宮、龍王廟,以奉祀神明。@*#

(據《庸閒宅筆記》卷六《神靈蕩寇》、《清史稿》卷三百六十四)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圖為《清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七月》局部圖。(公有領域)
    在三百年間,陳家名臣達官輩出,門庭顯赫,榮耀江南。在武俠小說中,陳家被描繪成世代簪纓,科名之盛,就連乾隆皇帝都大為驚歎,稱之為「異數」
  • 太平天國,像世間極其罕見的一股清流,既包容西方正教,也傳承神州自上古留下的道統。光陰飛逝,已為百年歷史蒙上神祕面紗。從新回顧過往,洪秀全締建太平天國,公開地大規模地倡導世人敬奉「上帝」(或皇上帝),在中國史上可謂是第一位。對這位「造天造地造萬物大主宰之上帝」,洪秀全說:「人人皆當敬畏他、崇拜他。」
  • 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 清朝的聖祖康熙皇帝就遺留下一個「刻骨銘心」的印記「 松花石蒼龍教子硯」。這硯台背面有銘文「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淨」賜胤禛,表示、說明了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