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 涼州詞

文思格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7日訊】
涼州詞
王之渙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作者簡介】

王之渙(公元688-742) 字季凌,是盛唐時期有名的詩人。他的詩以描寫邊疆風光著稱。

【字句淺釋】

題解:這是一首千古傳唱的邊塞詩,是“唐音”的一首典型代表作。涼州:唐代的一個州,管轄範圍在今甘肅永昌以東、天祝以西一帶。遠上白雲間:這是作者從黃河下游向上游看的感覺。孤城:指“玉門關”,當時的邊防重鎮。萬仞:古時八尺或七尺為一仞,“萬仞”是說很高。羌笛:古代羌族人的四孔短笛。何須:不須,不必。楊柳:指當時有名的送別樂曲《折楊柳》。

【全詩串講】

滔滔黃河似長帶,在遠方飄上雲端。
一座孤城守邊塞,獨立在萬仞高山。
羌笛橫吹別抱怨,《折楊柳》使人心酸。
春風發柳又催花,但從不過玉門關。

【言外之意】

“黃河遠上白雲間”和“黃河之水天上來”(李白),都是千古名句。但一個從下游往上看,漸漸遠去;另一個從上游向下看,越來越近。“一片孤城萬仞山”,蒼涼而雄壯,攜帶著守邊將士的滿腹情懷,是本詩“圖畫”的主體。“羌笛何須怨楊柳”,不說《折楊柳》勾起邊地征夫的離愁別恨,反過來勸羌笛不要抱怨《折楊柳》之酸心,寄情於物,更顯得深沉含蓄。“春風不度玉門關”,悲壯而蒼涼,似乎聽到作者情不自禁地仰天長嘆!特別能凸顯盛唐詩人寬廣而多情的胸懷。

黃河,孕育了中華的文化,染黃了東方人的皮膚,被稱作神州文明的母親,被歷來的詩人們歌頌、吟詠。可現在,它已經在不止一個地方斷流了,似乎要逐漸變為歷史的碎片,就像那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正在神州大地上被人肢解和扭曲一樣。而且今日中原也真像“春風不度”、百花摧殘的地方,連信仰“真善忍”都成了罪名,要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監禁、酷刑、污辱、殘殺,莫非中華文化真地要斷流了麼?不會的,這些為著堅持“真善忍”而不惜犧牲生命的人,他們就是真正的中華文明砍不斷的流!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北縣政府今天在溫馨母親節前夕,表揚全縣三十六位模範母親,由副縣長曾參寶頒贈匾額,模範母親的家屬們獻花表達感激,現場充滿感人氣氛。表揚大會由臺北縣私立學詮托兒所動感舞蹈「西班牙風情」揭開序幕,隨後育群托兒所以雙聲調國、台語唐詩吟頌「池上」、「遊子吟」,學詮托兒所表演「跳躍的鼓」,小朋友們表演精彩,活絡大會氣氛。
  • 此詩寫作者在王昌齡隱居過的地方留宿時的所見所感,是一首在盛唐已傳為名篇的山水隱逸詩,到清代,則更受“神韻派”的推崇,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
  • 此詩語言淺白明晰,似乎一覽無余,人人都能看懂,實際上卻遠非如此。對禪一無所知的人只能從文字表面去分析,把全詩斷然分成上半寫景、下半說理兩部分,稱讚上半篇“真切細微,傳神如化”而批評下半篇“說教”、“枯燥無味”。
  • 送別詩是送人“離別”的詩,一般總要說到“離愁別恨”一類的情緒。但此詩通篇沒有半點離愁別恨,甚至連“離別”也沒有提到。全詩寓情於景、純用景語抒情,因此形象鮮明,感染力極強。
  • Renee Zellweger和導演Anthony Minghella4月6日在日本東京新聞發佈會上(法新社)
    據中華網4月13日報導﹐《冷山》導演安東尼· 明格拉和蕾妮· 齊薇格都曾獲得奧斯卡獎,因此他們來京也是享受最高規格待遇,在前期聯系過程中,米拉麥克斯公司給華夏電影發行公司的傳真就有厚厚的一沓。主創人員提前乘坐私人飛机到北京,住在北京最好酒店的豪華總統套房,在昨天之前,他們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為了防止有記者偷偷“潛入”諸如酒店餐廳一類的活動現場,美方工作人員還對每一個服務人員都嚴格核實身份,甚至在每一把餐椅上都標志名字。
  • 兒童“笑問客從何處來”,本來天真自然而無深意,但這淡淡一句問話,卻重重地敲打在作者心上,引發出無限的感慨:自己非但老邁衰頹,而且反主為賓,似被故鄉所忘!個中悲哀盡在平淡一問之中。
  • “唐詩”在中國曆史上光輝燦爛,對中國後世的文學藝術有極深的影響。唐詩的數量,非常巨大,人才之盛,作品之多,真令人嘆為觀止。唐代詩風盛行,幾乎已經形成全民運動,各行各業的人,不會做詩也會吟詩。
  • 黃昏時候,山寺裡悠然傳出報時的鐘聲。
    漁樑渡口,渡船邊喧嚷著搶渡回家的人。
    沿著水邊的沙岸,人們走向江畔的鄉村。
    我也乘坐著船兒,要回到我隱居的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