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背後的故事系列之四

【文史】面若桃夭淚斷腸 ——王維《息夫人》

文/柳笛

美人看美人,大多懷著共情的心懷,感受著對方的美麗與哀愁。(大紀元)

  人氣: 13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9月02日訊】美人看美人,大多懷著共情的心懷,感受著對方的美麗與哀愁。因而,妙年潔白的他遇著纖白明媚的她,相逢何必曾相識,通一點靈犀,憶一國佳人,將那千年不渝的忠貞節義娓娓道來。

詩佛王維,也有過一段鮮衣怒馬的錦瑟華年。那時的他,風吹桃花,拂了一身還滿;陌上如玉,風流誰家年少。出身官宦世家,自幼便熏得書香詩韻,眉間一點禪味,使得王維的氣質比一般士子多了幾分清貴真純。弱冠之時,他辭別雙親,懷著少年特有的浪漫,立志揮毫曼舞,長安折桂。他的才學很快得到京城貴戚的賞識,皇族對其猶為眷顧,出入宴會、遊賞,一時間風光無限。

有一次,王維因岐王李範推薦,謁見公主玉真。他錦繡華服,懷抱琵琶,在眾伶人的簇擁下,清秀獨立。筵席上,玉真靜觀他眉目清遠,不露媚俗,不由驚歎:好一個妙年潔白、風姿都美的少年!王維進自度曲《鬱輪袍》,聲調哀切淒美,滿座動容。再獻詩集一卷,無不風流蘊藉,彷彿古人遺珠。宴後,玉真自覺喜獲知音,當面許諾,本次科舉,王家公子志在必得。憐其貌,感其聲,悅其詩,王維憑一身驚才絕豔,贏得京城才子嘉名。

這位被愛而不得的女子,忍受著眾目睽睽的好奇和遐想,無聲地抵抗著這一切。(大紀元資料圖片)
這位被愛而不得的女子,忍受著眾目睽睽的好奇和遐想,無聲地抵抗著這一切。(大紀元資料圖片)

又有一次,寧王集當時文士,王維受邀作上賓,卻遇著一樁情事。寧王府上姬妾數十人,個個都是才貌雙全的人間絕色。本次宴會,寧王頗有些心神不屬,他帶來一位佳麗,美則美矣,卻愁雲慘淡,柔弱得似不勝錦衣珠釵。他問她:「卿還想念賣餅師嗎?」此女神情肅穆,默然不語。

她甫出場,在座的大半賓客已了然。寧王好音律,更愛美色,那一年前的滿城風雨至今猶為茶餘飯後的笑談。寧王府邸的附近有個賣餅人家,女主人長得纖白明媚,即使是擁有美人無數的寧王,還是跌入一見鍾情的桃花劫。若論姿色才藝,這位婦人在寧王府未必能列屬一流。也許是看倦了胭脂香粉的靡麗、曲意奉承的心機,寧王獨愛她那一份天真質樸的純美。這對於長在帝王家的王爺來說,便是清心悅目的一縷微風。他不顧世俗的輿論,用權勢和金錢,從賣餅師那裡強行奪走了這件遺落在民間的珍寶。

他用一年的時間憐惜她,三千寵愛集於一身,他以為他贏得美人歸,但美人卻毫不領情。他有些受傷,有些受挫,在一次宴會上,當著眾賓客的面,負氣地問道,「難道你還顧念舊情嗎?」

這位被愛而不得的女子,忍受著眾目睽睽的好奇和遐想,無聲地抵抗著這一切。

寧王愈發不滿,派人尋來賣餅師,那個遭受奪妻之辱又無可奈何的可憐男子。他或許想讓這位寵妾好好看看,王爺和商販,就是雲與泥的差別,新人和舊人,她應該認真比較下,到底哪個才是她的良人。

他終於見到日思夜想的妻,她也見到高牆深院外的夫。但他們相逢難相依,只得將舊日的情意,化作粉淚千行。終於,包括王維在場的客人們,都忍不住掩面唏噓。他們吟詠過牛郎織女隔水遙望的惆悵,也感慨過征夫思婦聚少離多的相思,而勞燕分飛的悲劇就在他們面前真實上演,多情的文人怎能不為之動容。

寧王亦感受到氣氛的轉變,礙於顏面,他又不願直接承認自己的過失,只得叫客人們藉此情景賦詩一首,緩和氣氛。

出身官宦世家,自幼便熏得書香詩韻,眉間一點禪味,使得王維的氣質比一般士子多了幾分清貴真純。(大紀元)
出身官宦世家,自幼便熏得書香詩韻,眉間一點禪味,使得王維的氣質比一般士子多了幾分清貴真純。(大紀元)

王維心中早已洶湧如潮,他一揮而就,獻上一首五絕《息夫人》:

莫以今時寵,難忘舊日恩。
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

他不寫她芙蓉一般的容貌,也不繪她弱柳一般的姿態,他看她,是惋惜,是同情,是欽佩,她活脫脫就是古時候那桃花一般嬌豔、又如桃花一般飄零的薄命女子——息媯。

自李延年後,形容美人必用「傾國傾城」。而真正能因美貌顛覆一城一國的,有妺喜、妲己、褒姒、驪姬等,再後來,就輪到了息媯。前面的那些女子,被斥為紅顏禍水、妖姬亂世,而息媯,因一己而亡兩國,但誰也不忍將罵名加諸在她身上,反而贈予她「桃花夫人」的憐愛。息媯出身於春秋陳國的貴族,姓媯,嫁給息國的息侯為妻,故稱息媯。她的姐姐嫁到蔡國,世稱蔡媯。有次息媯外出借道蔡國,不料遭到覬覦其美色的姐夫蔡侯戲弄。她回家後向丈夫訴苦,息侯因國力弱小,不敢與蔡國正面交鋒,就向強大的楚國求助,利用楚文王稱霸中原的野心,和他聯手滅了蔡國。

亡國的蔡侯懷恨在心,向楚文王透露息媯美貌的訊息。文王假意拜訪盟友,設宴款待息侯。他驚豔於息媯的美麗,當場發兵滅掉息國,派息侯擔任守城兵。息媯為了保全丈夫的性命和息國的百姓,無奈改嫁。在楚國的日子裡,息媯深受文王寵愛,為他誕下二子,但她心底始終不為所動,在三年裡始終不與文王說話。有次文王追問她,她只得回答:「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弗能死,其又奚言?」

誰料,息夫人明志不忘舊恩的話成了呈給蔡侯的鴆酒,文王只道是息媯念著亡國之恨,遷怒於蔡侯,毫不留情將他賜死。

詩歌講述的故事到此為止,但息媯的故事遠不止如此離奇曲折,在文王去世後,她的兒子們先後繼位,軍國大權被文王的弟弟令尹子元掌控。子元與兄長一般,對息媯垂涎已久,在掌權後,他自作主張在她的宮室旁建了一座宮室,在裡面演繹萬舞來誘惑長嫂。息夫人見狀,對手下人哭訴:「我聽說先祖排練萬舞,是用來演習備戰的,現在令尹卻把舞蹈用到我這個婦人身上!」子元聽說後幡然醒悟:「婦人不忘襲仇,我反忘之!」

息媯有天人之貌,卻不屑以色事人,始終恪守婦德,謹言慎行,以一己之力周旋於梟雄之間,維繫著精神的高潔。「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雖然息夫人姻緣坎坷,但一生行止德操,都不失為賢良貞烈的典範。

亂世桃花逐水流,女子的命運無法自主,總是被男子們左右。賣餅妻有幸遇到王維,因一首詩而重獲自由。(大紀元資料圖片)
亂世桃花逐水流,女子的命運無法自主,總是被男子們左右。賣餅妻有幸遇到王維,因一首詩而重獲自由。(大紀元資料圖片)

回到唐朝美麗的賣餅妻,她無名無姓,所作所為與影響力只怕難與息媯相較,但她們在靈魂的高度上卻是一致的。《論語》中說,仁人志士都有殺身成仁的精神,而死亡意味著人間煩惱的結束,存活的人還要繼續承擔生活的重擔。息媯這類女子,正是看到這一點,才甘願把恥辱、責難受於己身,拼盡微小的力量保全家人的安好。也許文王們看到她們的氣節,更為之感動,才愛重不已,沒有像對其他寵姬一般喜新厭舊,始亂終棄。

王維體諒她們忍辱負重、為保全夫君做出的犧牲,他待她們,是真正的心靈交流。若此時也有「滿座重聞皆掩泣」的情節,只怕青衫盡濕的非摩詰居士莫屬。他寧願得罪權貴,也要將婦人的可貴德行昭示出來,並對荒唐無道的王爺委婉諷刺。

寧王聽懂了他的弦外之音,也不願做那殘暴好色的文王,便藉著王維的小詩,做個順水人情,將那婦人還給了賣餅師。

亂世桃花逐水流,女子的命運無法自主,總是被男子們左右。賣餅妻有幸遇到王維,因一首詩而重獲自由。但再設想下她與丈夫後面的生活,還能否恢復昔日的歲月靜好?韓翃曾對失而復得的愛姬感嘆:「縱使長條似舊垂,也應攀折他人手。」我卻相信,美人德行不改,終會重拾自己的幸福。#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讀杜詩,多半是個嚴肅枯燥的活兒。因為他生活的特殊時代,因為他探討的社會課題,須要你焚香淨手,正襟危坐,擯棄私心雜念,全身心專注於詩歌的解讀和思考。如果是讀初唐宮詞,晚唐花間,還可以略微放鬆心情。
  • 筆寫杜甫,有一瞬間的猶疑。論詩必提唐代,而讀唐詩絕繞不過杜甫這尊泰岳。對於他的感知,從無到有,自少及長,已經慢慢滲透華夏兒女的每一個記憶。子美,詩聖,少陵野老,沉鬱頓挫……這些記憶碎片如塵起風闌般襲來,沒有任何徵兆的,便將人的思維湮沒。杜甫對我們每個人來說,熟悉而陌生,彷彿老家逢年過節必要祭拜的先祖,我們念他,敬他,卻從未真正走近他。
  • 聖地亞哥富豪區蘭橋聖菲(Rancho Santa Fe)的園林豪宅,光彩照人,一塵不染。清雅幽靜的氛圍能瞬間融化身心,彷彿回到詩情畫意的田園生活!
  • 詩仙李白,別號青蓮。直觀其名號,便覺這是一位素衣飄颻的漢家遺俊,獨行於白鹿青崖間,對月吟哦,沐嵐而眠,或凌空虛筆,勾勒一支驚風泣雨的詞章。仙,總讓人有疏離的距離感,現實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結緣神仙的能有幾人?在古籍撲朔迷離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絕情寡慾、吸風飲露、飄渺山林滄海的修行得道者。
  • 我的媽媽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她是民國時代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頗具典型的意義。我的外公是前清時代的青年學子。甲午海戰失利,馬關條約,國家驟蒙國恥。青年義憤填膺,救國心切。清政府派遣青年赴歐美學習軍事,他被派往德國研習砲兵軍務。回國後帶回一些紀念物品,其中包括伸長型望遠鏡和臺式地球儀各一具。外公海歸後不久,被調往安慶(當時的安徽省督府不在合肥在安慶),出任城防司令(標統)。媽媽和她的三個姊妹都出生在安慶。直到辛亥革命之後,外公患病退役,才回到湖南長沙。媽媽幼年已經開始進入民國的小學,但是學校還是相當注重傳統文學。到北伐戰爭前夕,她不過十五六歲,可是已經能夠背誦大量古典名篇。木蘭辭,孔雀東南飛,歸去來辭,陋室銘,五柳先生傳,醉翁亭記,岳陽樓記,短篇的唐詩絕律不說,長篇的排律和樂府,琵琶行、麗人行,她都能張口就來,一氣呵成。我們這一代人,或也都曾背誦若干古文,當時勉強背下,已經結結巴巴,多年之後,斷斷續續,不成氣候;而民國時人,真所謂爛熟於胸,終身難忘。課堂學業如此,課外捧讀紅樓夢,聊齋誌異,竟也是一樣。不要說百二十回的回目,琅琅上口,裡面警幻仙境中所有的正冊、副冊和又副冊判詞,(每位裙釵的身世都是一首詩),警幻仙曲演紅樓夢時,各主人公所有曲詞,還有他們的謎語詩,海棠詩社的海棠、螃蟹的詠歎小詩,乃至葬花詞、芙蓉女兒誄這樣的名篇自不待言,甚至多少有點閒話故事詩性質的姽嫿將軍詞這樣的長詩,媽媽也能順口成誦。詩詞畢竟押韻,容易上口,而且他們多半深通其中平仄的音韻迴環,所以不易出錯。令我們晚輩更加驚異的是,她讀舊體詩詞容易記憶和背誦之外,一些聊齋誌異的篇章並非詩詞,亦非韻文,凡文采絢麗,意氣盎然者竟也能通讀數遍,即沛然復誦。十七歲時她已經考上北京女師大。近年閱讀一些老人的回憶文章,才知道他們如此錦心繡口,並非特殊天才,當時讀書的青年男女普遍皆然,或大多如此。如今有人提出「回歸民國」的人文狀態,依我看,單在文學功底方面的差距就不可以道理計。
  • 船中活計只詩篇,讀了唐詩讀半山。 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絕句當早餐。
  • 唐代詩人王昌齡的《出塞》分為兩篇,然而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還屬首篇。讓我們先來欣賞一下首篇四句詩:
  • 這個紈褲子弟,欲尋文學家歐陽修,比試文才。這一天,挾了幾冊唐詩上路了。
  • 是否存在另外空間?(Fotolia)
    靈異事件」說白了就是「神了」,「見鬼了」。在中國浩如煙海的古籍中關於這類事件的記載不計其數。往往不信神的人不相信「靈異事件」。「靈異事件」真僅僅是錯覺嗎?正史《舊唐書‧錢徽傳》中記載了關於錢徽的父親,唐代詩人錢起的一個故事。以下是正史《舊唐書‧錢徽傳》中記載了關於錢徽的父親,唐代詩人錢起的一個聽聞來自另外空間吟詩成名句的故事。
  •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