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沖雪夜上梁山。(插圖作者:趙成偉)
唐人詩歌裡有一幅夜雪圖,意境袤遠蒼茫:「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這樣的圖景,總讓人想起一部經典、一個人。《水滸傳》的兩場漫天無際的大雪,專為林沖而落,似乎是這首詩最好的註解。
頤和園長廊彩繪:魯智深大鬧野豬林。(公有領域)
若說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漢的靈魂歸宿,那麼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尋尋覓覓,探索人生歸途的旅人。相較而言,「豹子頭」林沖的歸家之路,顯得猶為漫漫曲折。
由加拿大新境界影視公司和新唐人電視台聯合製作的大型系列穿越劇《雷人水滸》劇照。(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是煞神還是天將,是群盜還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隨一道黑氣自地底湧出,化作金光轉生人間,化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漢,留下一段赤膽忠魂的傳奇。其殺伐行徑教人膽寒心悸,而他們的忠義豪情卻又教人擊節讚歎。
諸葛亮火燒藤甲兵 (繪圖:古瑞珍)
諸葛武侯領兵作戰,善以智勝,而非蠻力;攻心為上,注重心戰,因而留下火燒博望、巧借東風、空城計等著名戰例。在他的軍事生涯中,有一場特殊的戰役,數次與敵周旋,將勝券在握的戰事變成為一場出生入死的硬仗。
諸葛亮軍營 / 繪圖:古瑞珍
「吾得孔明,猶魚之得水也。」劉備自桃園結義、代理徐州、依附荊州,歷遍坎坷,卻在三顧茅廬後得遇臥龍諸葛亮,不斷取得聯吳抗曹、收取荊州、坐擁益州之功,最終建蜀稱帝,建元章武。赫赫帝業,大半源於諸葛亮之謀。
赤壁之戰示意圖(Zhuwq/維基百科)
三國時期有一場最重要的戰爭,奠定三足鼎立的格局;演義小說裡也有一雛濃墨重彩的重頭戲,既有千軍萬馬、英雄雲集的壯闊,亦有連環奇策、風助火攻的神采。這便是被歷代文人爭相傳頌的赤壁大戰。
草船借箭(Shizhao/維基百科)
撥開裊裊瀰漫的大霧,衝破拍岸卷雪的驚濤,但見江心月白,舳艫千里,絕代奇才諸葛亮馭二十輕舟,直趨曹營重地。任舟中人驚慌失措,舟外擂鼓喧天,諸葛亮則氣定神閒,舉杯小酌,靜待一場絕妙好戲。
諸葛亮舌戰群儒。(網路圖片)
英雄的力量有多大?武則屢出奇兵,攻無不克;文則運籌帷幄,縱橫雄辯。三國的「智絕」諸葛亮正是這樣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作為開蜀軍師,他一人之計策可退曹操數萬大軍;而在治國謀略方面,更展示出超凡的智慧與辯才。
第五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青年男子組銀獎李寶圓,他表演的劇目是《單騎救主》(攝影:戴兵/大紀合成元)
因固守宗親之義,劉備拒不收取荊州。這個決定,或許讓他落得攜民渡江、一路逃命的境地,亦使三分天下的隆中霸業來遲了幾步,卻也成就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傳說。當然,最為蕩氣迴腸的當屬趙雲深入敵陣、單騎救主的壯舉。趙雲堪為將帥之材,但更多的時候像個縱橫四海的俠客,常常在一人一騎的奔走往來之間,扭轉了乾坤。
北京頤和園長廊壁畫《趙雲救主於長阪坡》(Rolfmueller/維基百科)
他彷彿是為戰爭而生的神將,於戰事最激烈處從天而降,完成英姿俊爽的首次亮相。彼時,兩路諸侯公孫瓚與袁紹對峙於磐河,公孫瓚被敵將文醜追殺得披髮墜馬,好不狼狽。在性命攸關之際,一飛將縱馬挺槍而出,力戰文醜。 公孫瓚眼中的恩人是位非凡神武的少...
頤和園長廊彩繪「諸葛亮大破魏兵」。(shizhao/維基百科)
臥龍初覺酣夢,諸葛初出茅廬,劉備君臣的命運即將改寫。春去秋來,諸葛亮以軍師之職入劉氏軍營約有半年,期間荊州未起戰事,他也不過以防禦為主,召集、演練兵馬,靜候時機,並未顯露任何過人之處。似乎除了劉備與幾位名士毫無保留的信任與尊崇之外,天下人皆對他顯赫的才名報以懷疑。
來自法國的青年男子組參賽選手緣明,他表演的劇目是《隆中對》,伴舞黃志豪。(攝影﹕戴兵/大紀元)
春雷乍響時,天地萬物重現生機,命途多舛的劉皇叔也終於等到否極泰來的時刻。就在劉備篤志訪賢,懷著極大的誠敬之心步入諸葛亮的草堂時,他與天下的命運即將出現不可思議的轉折。而這一切,就在諸葛亮的談笑風生間,拉開序幕。
頤和園長廊上的彩繪:三顧茅廬。(公有領域)
人生初見,金風玉露一相逢,看似偶然的際遇,往往決定了一生的命運,甚至是歷史的走向。三國的故事,跨越短短百年光陰,世事變幻與興衰榮辱,看似紛繁交錯,這一切似乎在冥冥中安排的某個節點,已有了定數。 恰比如,曹操集「五子良將」,創下建安基業...
頤和園長廊彩繪中的徐庶薦諸葛故事。(公有領域)
他身長七尺,兩耳垂肩,雙手過膝,具君王之相;他寬和寡語,不露喜怒,專好結交天下豪傑,具君王之質。獻帝遇之,立即檢視宗族世譜,拜將封侯,尊奉他為「皇叔」;曹操遇之,讚他胸怀大志,腹有良谋,乃是「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的蓋世英雄。但命運似乎總在和他開著玩笑。
曹操在官渡之戰中。(中視提供)
漢末亂世,那些意圖稱霸天下的各路諸侯中,似乎沒有一位像曹操那樣,為糧草日夜懸心,將糧草視為作戰的最大顧慮。據淮南的袁術、自霸江東的孫策、鎮守荊州的劉表,無一不是地廣兵多,糧食充足。 實力最強大的袁紹更不必說,吞併冀、青、幽、并四州,帶甲百萬,廣有錢糧。
關羽千里走單騎(網路圖片)
關公臨陣往往擒賊先擒王,震懾餘眾。隻字片語間,他便以迅疾凌厲之態成萬夫莫當之勇。赤兔馬與偃月刀,與關羽身心合一,能隨其心意迅猛出戰,助他出其不意,一招定勝負。關羽的武藝正如巍峨堅毅的群巒,而中心屹立天地的,則是他奉行終生的忠義信念,任何人都無法撼動分毫!
明代繪畫,描繪關羽抓住龐德。(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關羽來時孑然,去時決然,功名利祿一概拋於身後,與曹營兩不相欠。既不負新主厚恩,更兌現舊日盟誓,關羽許都一行當真是忠義兩全,正氣浩然。
(王嘉益/大紀元)
受人之託,救援徐州,是義的行為;但是無緣無故得到徐州,那便是無情無義之人。劉備是帝王之才,如何不知徐州在天下意味著什麼?他又如何不知,得到徐州之後可以加速實力的壯大,於漢於己皆有百利。
(王嘉益/大紀元)
三國君王的成長壯大,也吸引無數豪傑投身這場如畫江山中的戰爭傳奇,譜寫出一段段交織著忠義、信義、情義、道義的慷慨壯歌。在這裡,有忠君不二、鞠躬盡瘁的謀臣良將,有一諾千金、情深義重的知己良朋,更有那深明大義、天下歸心的亂世英雄。
佳節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燈謎。《紅樓夢》中賈母大觀園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齋院落內的曉翠堂,曉翠堂四面出廊,臨沁芳溪。圖為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詩歌以立意為高,探春以志向取勝,因而成為脂粉英雄、女中豪傑,即使在寶釵、黛玉、湘雲等絕世才女面前依然出類拔萃,綻放著獨一無二的玫瑰風采。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大觀園中的李紈或許太過寂靜、低調,卻總能在不經意間促成些許濃墨重彩的片段。懷著經年如初的靜寂心,回歸樸拙天然的天與地,她在古井無波的日常歲月裡沉澱著生活的美好,過著淡而有味的優雅人生。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凹晶館圖畫(公有領域)
在飲茶過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的茶論。寶玉曾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若說黛玉是淚,湘雲是酒,寶釵、寶琴是雪,妙玉則非茶莫屬。香茗、好水、名器、妙論,妙玉在茶藝上的修為已臻極致,真真教人嘆為觀止。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岫煙,或許是紅樓女兒中最別緻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巖穴,煙是風送的流雲,如此空靈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淵明筆下「云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的詩意重現?聞其芳名,只覺眼前青山隱隱、嵐煙裊裊;再觀其人,舉手投足皆成清淡玄遠的風度。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大雪如席,把大觀園妝點成一座琉璃世界,也迎來出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她著一襲金翠輝煌的鳧靨裘,泠然獨立於粉妝銀砌的雪坡上,身後的侍女為她抱一瓶胭脂一般的紅梅花枝。素淨的底色,點翠搖紅,因為一個曼妙的身影,化作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憨湘雲醉眠芍裀局部(公有領域)
芍藥綻放的季節,觥籌交錯,眾女兒們歡聚一堂,為大觀園唯一的護花使者——寶玉做起了生日宴。就在滿廳紅飛翠舞、玉動珠搖的時候,眾人忽然發現有個人越等越沒了影。史湘雲,府上最古靈精怪的丫頭,要是少了她,這宴會不知將失色多少? 眾人一路找尋...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還記得金陵十二釵的判詞上有句話:「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說的正是詩才不分伯仲的釵黛。「詠絮才」一句雖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實際...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除了首聯直接寫月,其餘幾聯不著意寫月,意境卻句句與月相關,由於她在創造情境時融入身世淒寒之感,借詠月抒發離愁別恨之思,更傳達出悲愴高遠之感。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正式進入園子前,英蓮已更名「香菱」,童年舊事都忘了大半,只一心在寶釵家中盡心服侍。唯有眉間一點胭脂記和姣好的容顏,依稀是那粉妝玉琢的可喜模樣。直到丈夫薛蟠離家遠行,她才有了伴隨寶釵進入大觀園的契機,得償暫離苦海、走近雅賢的心願。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有宴無酒,不可謂盡興;有酒無詩,不可謂風雅。因湘雲起社而成的螃蟹宴,不僅為賈府女眷帶來一番天倫之樂,而且成就了兩組題詩,「菊花詩」與「螃蟹詠」。菊花詩自不必說,乃是海棠詩社精心籌劃的閨閣雅事,而螃蟹詠,竟是寶、黛、釵三位主角緣事而作、緣情而發的神來之筆。
紅樓迎春,喜元宵燈謎。圖為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這場夢黛玉作得雅緻,獨臥東籬,醒來時微雲清輝,又似一個仙境。這疏放的意態倒教人想起湘雲醉臥芍藥裀的情形。一處是碧影朦朦,一處是紅粉夭夭,一個清玄淡遠,一個穠麗重彩。更巧的是,黛玉秋酣是詩中虛景,湘雲醉眠是眾釵親眼所見,這實與虛的微妙區別正將二人內斂與奔放的性情表現出來。
    共有約 10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