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愛故事
在古籍中,常會看到這樣的記載,如果遇到天災人禍,許多帝王會選擇沐浴齋戒,罪己修身,然後拜祭天地,答謝神明,以表示順天而行。也有不少帝王下達「罪己詔」,頒示天下,昭告自身過失和失德之處,並敞開言路,處理弊政,儘快彌補過錯。
西漢宣帝時,渤海附近的郡縣發生饑荒,導致群盜四起。朝廷裡的高級官員們,都沒有辦法解決此事。
趙衰,輔佐晉文公稱霸的五賢士之一。《史記》記載,趙衰曾經為晉國的幾位公子占卜,占卜到侍奉重耳時,結果大吉。於是,他就隨侍在重耳身邊,為他出謀劃策。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892年,斯坦福大學一名18歲的學生無力支付學費。他是一名孤兒,不知道去哪裡籌錢。他想出一個聰明的主意。他和一個朋友決定舉辦一個校園音樂會來籌集他們的學費。
孔子周遊列國時期不幸被困於陳國和蔡國之間的郊野,幾乎到了糧食斷絕的地步。這時,孔子在堂屋裡唱歌。子路進屋,見到孔子,氣沖沖地問道:「先生您在這種時候唱歌,符合禮的要求嗎?」
若夫聞譽而喜,聞毀而戚,則將惶惶於外,惟日之不足矣,其何以為君子?
要想有官祿、仕途,首先要有好的人品。行善有德,官祿、仕途自然就有了。
李世民一再強調說:「人死了就不可能再生,用法一定要寬簡。」「若刑罰不當,殺錯了人,怎樣追悔都不能使人再活過來。」
祭祖宗為求福澤,以保護百姓安居樂業。如果貽害地方,效果恰恰相反,就不是國家和祖先的本意了。
呂思誠為官清廉,其治理百姓也有獨特之處,那就是他十分注重對民眾的教化,對那些才學出眾、品德高尚、賢良孝悌的良民,予以大力表彰,面對那那些品行不端者, 則痛加指斥。
凡罪狀未明時,無論壞人還是好人,都應按法律程式進行審理,這樣才能使違法亂紀的壞人受到懲罰;使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得到昭雪。
魏敬益說:「我買了你們的田產,使你們貧窮得不能生活,有父母親也不能夠贍養,我實在是太不仁義了!現在我就將這些田地,都還給你們!」
當年他父親汪楷教育他求做官、先要求做人,看來他是牢牢記住了父親的教誨,並將它貫徹於自己的一言一行之中。
這位方士病重時,將范仲淹叫到床前,對他說:「我懂得煉銀術,我的孩子尚小,不能傳授給他,就留給你吧。」
青州蝗蟲為害,但飛到趙憙的管轄地區,蝗蟲便都自行死掉,不能危害他的百姓,大家都認為這是趙憙仁德的力量所致。
劉秀對劉盆子賞賜豐厚,還讓他做了趙王的郎中。人們在稱頌劉秀的賢德時,天下的混亂局面也平息下來,日漸安定。
自古以來,喜歡珠寶的人趨之若騖,用以炫耀他們的富有。然而,歷史上卻偏偏有人不重視這些虛名,把錢用在貯藏糧榖上,從而致巨富。
黃霸待人寬厚,內心精明,很受下屬和百姓的愛戴。在他的轄地內,戶口年年增加,政績在所有郡縣中名列第一。朝廷提拔他當京兆尹,這在官員序列中屬於「二千石」。後來,因為黃霸寬厚惜民,徵發百姓整修運兵道路不積極,和徵發到北部邊境的騎兵與馬匹數目過少,因此遭受彈劾,連連降級。但黃霸並不悔喪、辯解。
陳寔,字仲弓,東漢潁川許(今河南許昌)人。他為官以寬厚待人著稱,時人說:「他有善,則歸於別人;有過,則歸於自己。」他少時作縣吏時,有次地方上殺了人,同縣有位吏員,懷疑是陳寔所殺,將他抓起來加以刑訊,陳寔吃了不少苦頭, 好不容易才獲釋放。後來陳寔當了督郵,卻並沒有報復這位當年抓他、拷問他的吏員 ,而是請縣令許某禮遇他。遠近之人,聽說此事,均極為欽佩他的雅量。史書記載: 「他代人受過之事,甚多。」可見其性格之寬厚。
清代阿克敦,章佳氏,字仲和,滿州正藍旗人。他於康熙四十八年(1709)考中進士,入朝為官,一直做到工部侍郎、刑部尚書、鑲白旗漢軍都統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
東漢末年,發生了震驚天下的黃巾大起義。東漢政府實行內部和解政策,幾乎動員全部力量,把黃巾起義鎮壓下去。但這些鎮壓活動,卻帶來了豪強並起的混亂局面,皇朝不但控制不了混亂的局勢,結果是天下大亂,群雄逐鹿。在戰亂之中,生產受到了嚴重的破壞。老百姓...
在統一中國建立唐朝的戰爭中,立了大功的李世民,是唐高祖李淵的二兒子。高祖李淵,於武德九年(626年),把帝位傳給李世民,是為唐太宗。  李世民是一個能夠嚴以律己的皇帝。還在唐朝建國前,李世民打敗了竇建德,率軍進入洛陽。他下令將軍們給各...
兒寬的博愛,緩和了國家的財政困難,安撫了百姓,最終贏得了皇帝的尊重,也化解了自身的危機。
齊國宮殿旁邊,有一株小槐樹,齊景公十分喜歡它,於是派一員小吏,嚴格地看護它,並在小槐樹旁,埋置木樁,懸掛禁令說:「觸摸槐樹者判刑,傷害槐樹者斬首。」
戰國時,有一個隱士名叫徐無鬼。有一次,徐無鬼想見魏武侯,他通過魏武侯的寵臣女商(人名)引薦,見到了魏武侯。魏武侯對徐無鬼說:「您一定是忍受不了山林中的窮苦生活,才肯來找我幫忙的吧?」
後來果然不出孫叔敖之所料,一代又一代,始終無人想爭這一塊不祥之地,孫叔敖的子孫們,也就長久地保有了這塊土地。
所謂「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湯想伐桀,但是不知道勝算如何,萬一失敗,豈不危險?幸好,他的賢相伊尹,足智多謀....
宋太宗皇帝日理萬機、決定內外政策等大事且不說,單是要和每個在朝的官員談話,聽取他的報告或建議,就是很繁重的事。
有個燕國人,成年之後,離家到了楚國,在楚國一直住到老年。他天天想念故鄉,決定回燕國去。恰巧家鄉有人來,準備回燕國,於是他們兩人便結伴同行。
孔子的話,深刻地教導人們:隨便收納壞人,就是招禍的根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