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歷史
《舊唐書》記載:「康國樂,工人皂絲布頭巾,緋絲布袍,錦領。舞二人,緋襖,錦領袖,綠綾渾襠褲,赤皮靴,白褲帑。舞急轉如風,俗謂之胡旋。」
清人繪《雍正十二美人图》之消夏賞蝶,人物以那拉氏為原型。(公有領域)
她死後,雍正傷心至極。從皇子到貝勒爺、和親王,再到皇帝,多少凶險和風雨,都是她陪雍正走過來的。
秦兵幾乎如摧枯拉朽一般,橫掃六國統一了天下,春秋戰國長達五百年,這一場歷史變局使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隋朝大臣許善心,字務本。他的祖父許茂,父親許亨都曾在南朝為官。善心出生於官宦之家,從小耳聞目睹,也很喜歡讀書。他自幼聰慧過人,頗有心智。每當聽到別人頌詠的文章,他很快就能默記於心,因此受到當時人們的稱讚。許家有藏書一萬多卷,他全都通讀涉獵。自從九歲喪父後,就由母親范氏撫養成人。
等到三晉、燕國和楚國被滅掉之後,就剩下齊國了,齊國才感覺到自己的危險,這才開始準備做一些防禦,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秦國大兵壓境,齊國四十多年沒有經過戰爭,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是幾個月的時間,秦國就完全占領了齊國。
太平天國將領中,翼王石達開富有韜略,才智過人。早年,他曾為秀才。石家富足殷實,以財力稱雄一方。
清朝乾隆末年,安南國發生內亂。安南總兵倫利貴原本是海賊出身,後因立下戰功,被封為安南國侯爵。身為總兵,他常以巡海為名,私自交結福建一帶的盜賊,來浙江劫掠百姓的財物。對此,安南國王毫無所知。
我們看到法家的代表人物都不得善終,商鞅、李斯、韓非子三個法家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商鞅是車裂、李斯是腰斬、韓非子被毒死。
唐朝彭城有個叫劉弘敬的富人,字元溥。他家世代居住在淮河淝水間,累積資財數百萬。他平時注重修德,用錢財幫助他人從不後悔,施恩惠予人也不期望回報。
王猛沒有像別的人那樣,為子孫求取官職,而是懇求苻堅給兒子王皮一點田地、耕牛,讓兒子躬耕度日。
當年秦穆公稱霸的時候靠的是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孫枝,他們有的是謀臣、有的是勇將,都不是秦國人;後來商鞅從衛國來幫助秦國變法圖強,張儀從魏國來幫助秦國解散了諸侯之間合縱的聯盟,范雎從魏國來幫秦國制訂了遠交近攻,統一天下的策略,所以外籍的客卿對於秦國的貢獻是非常大的。
翻開歷史的篇章,歷代的明君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心存百姓,愛民如子。只要發生各種天災人禍、社會亂象,他們都先自省己過,認為罪在皇帝一人,祈求上天勿讓百姓受苦,然後竭盡所能解民所苦。下面介紹的幾位帝王為救百姓無懼生死,犧牲奉獻,天地都為之動容。
中國古代流傳下來很多著名賢母的故事,其實古代嚴父教子的故事也非常多,與母親不同的是,父親們除了言傳身教之外,多以「家訓」、「家書」等方式勸戒子孫。中國人自古注重庭訓家教,歷史上著名的帝王將相、名臣大儒都留有家訓。「重德修身」是各家家訓的核心內容。
董永深知兒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聽到兒子以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慚,不覺心中發怒,準備痛打他。
當時蔡澤跟范雎之間有一場辯論,蔡澤的辯論,如果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就是勸范雎「功成身退」。他舉了三個非常有名的大臣:一個是幫助秦國實現富國強兵的商鞅;一個是幫助楚悼王實現富國強兵的吳起...
盧懷慎,唐代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他早年以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吏部員外郎、禦史中丞等。在任時,見時政多弊,曾多次上書,請朝廷整頓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貪贓枉法等腐敗現象,惜多未被朝廷所採用。唐玄宗開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時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盧懷慎自已覺得才能不如姚崇,於是事事推讓。當時人因他無甚政績,譏他為「伴食宰相」。不過他倒是很善於推薦人才,臨終之時,還上表推薦宋璟、李傑、李朝隱等人,後來他們均是當時廉政的傑出人物。
呂不韋通過遊說華陽夫人和安國君,將異人從一個階下囚變成了秦國的王位繼承人,又將絕色美女趙姬送與異人為妻,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即西元前259年,趙姬產下一子,因為是正月在趙國出生,所以取名趙政,他就是三十八年後,統一天下的秦始皇。
最能反映柳宗元清峭風格的詩當然要首推他的代表作《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是平原君前往楚國求救,在毛遂的威脅下,楚王答應救援趙國,但出兵後卻駐軍武關,魏國的援軍則駐紮在鄴城,救兵不至,趙國已精疲力竭,無力再守,那麼趙國能躲過這一劫嗎?
蟠桃具有長生不老,延年益壽的功效。如此神奇的蟠桃,想必並非人人都有緣分,品嘗它的味道。不過,根據文獻記載,確有人吃過仙桃,他就是漢武帝。他不僅吃了王母賜予的仙桃,還把桃核保存了下來。直到明朝時,還有人見過這些桃核。
王十朋在《記人說前生事》中自述,小時候鄉里的僧人每次見到他,都會說:「這個孩子是嚴伯威轉世而來。」起初,王十朋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後來,他去拜訪叔父寶印大師,問起這件事。於是叔父詳細地向他講起此人。
毛遂自薦說服了楚王,同意建立合縱聯盟,於是楚王派春申君黃歇帶領八萬士卒前往救趙,同時魏王也命令將軍晉鄙帶領十萬人前往邯鄲,那麼諸侯聯軍能夠戰勝秦國嗎?
長平之戰,趙國屢屢決策失誤,趙國接受上黨本身並不是錯,秦趙之間的戰略決戰也不可避免,但是趙國在西元前262年接受上黨後,竟然兩年內不做戰爭準備,這是第一個失誤;到西元前260年,秦國進攻上黨時,趙國又在和戰之間首鼠兩端,向秦國求和而不是向諸侯求救,這是第二個失誤...
唐代大部分皇帝或信道,或信佛,因此也製作了一些崇道尚仙類的舞蹈。德宗貞元年間(785-804),就製作了《八卦舞》。從舞蹈的名字就可以看出,這個舞蹈與道家有著密切的關聯。
戰場上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瞬息萬變的,作為一個將軍,你肩負得不僅僅是一個戰爭的輸贏,而且是所有士兵的生命,一個錯誤的決策就可能把幾十萬的士兵送入死地,這是一個多麼重大的責任。所以作為將軍應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上一樣,要非常地謹慎小心,同時要博諮於眾,廣泛地徵求各方面的意見,即使這樣還生怕有甚麼不周的地方。
在今日朔州一帶,至今流傳著這樣一首民謠:「腳蹬雁門關,手搬擔子山,一箭射到大青山......」,歌詞歌頌的就是北宋英雄楊延昭神箭退敵的傳說故事。當時,楊延昭鎮守三關,大敗遼軍,逼得遼軍主帥派人和談,遼國方面同意退兵至一箭之地,原以為最多不過數百米,但沒料到楊延昭神力一射,弓箭遠至二百餘里外的大青山。
他想了一個計策叫做李代桃僵,他沒把這十七個城給秦國,要把這十七座城送給趙國。如果趙國接受這十七座城,趙國一定會激怒秦國,因為秦國拼戰,死了那麼多的人,花那麼多錢,要落到口袋裡的這塊地方突然間落到趙國了,秦國和趙國之間就必然會發生戰爭,等於把這個火引到趙國那兒去了,這樣韓國就安全了。
明仁宗朱高熾(洪熙皇帝,右)登基一年即駕崩,他和張皇后(左)的長子朱瞻基繼位,即明宣宗(宣德皇帝)。(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張氏歷經了洪武、建文、永樂、洪熙、宣德、正統六朝,期間有多次臨朝聽政的機會,但她始終謹守婦道,安於內宮,以其坤德稱賢后,所以後世稱張氏為「女中堯舜」。
漢武帝的妹妹隆慮公主病重,眼看就要斷氣了。她一生富貴,沒有什麼遺憾,只有一個兒子昭平君年輕任氣,使她放心不下。
秦王認識到光靠武力擴張等於四面樹敵,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卻是通過謀略和外交手段取得勝利的捷徑,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遠交近攻」,這四個字把韓國和魏國作為秦國首先攻擊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