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惡劣的有毒食品讓人人心惶惶,該如何識別有毒食品,減少「毒」害呢?
新紀元雜誌選登

為了實現目標,他夜以繼日地工作,想不到卻在兩年前,突然患上了「鬼剃頭」。這對年輕氣盛的阿尤伯先生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血栓閉塞性血管炎(vasculitis obliterans,簡稱血管炎)是四肢中、小動脈一種節段性、週期性、非特異性的發炎,致血管壁增厚、彈性減弱、血流通過緩慢,最終導致血栓形成、四肢出現缺血症狀,甚至壞疽、潰瘍。此病於1908年由伯格首先提出,又稱伯格氏病(Berger's disease)。

這個病人已經去世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和與我對話的情境,卻經常從我的記憶中浮現……

怒傷肝、喜傷心、恐傷腎、思傷脾、憂傷肺等在高層中醫看是有物質基礎的,絕非理論。若一個人經脈全通就根本不可能生病,這是現代中西醫所不能為的。世上的一切看似偶然,其實都是天定之顯現。

下面是一個大學教授說的故事:我在讀大學的時候,有個同班男同學,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骨瘦如柴,弱不禁風。一年365天每天都在生病,幾乎沒有一天不吃藥,是名副其實的「藥罐子」。有一回,他又感到很不舒服,要求我陪他去醫院看病。

做事要循序漸進,其實醫師開藥也常常是循序漸進,因此有所謂的一線用藥和二線用藥。

夏日炎炎,暑熱蒸騰,常常走幾步路就讓人汗流浹背。但是在涼爽的空調間中仍是汗出不止,這就會讓人懷疑有汗出異常現象了。

並非所有的氣喘都適用「三伏貼」,治病可不能趕流行。

夏夜不要露宿室外,更忌席地而臥;或久臥冷氣房間,飲用生冷瓜果...

現代人似乎很重視免疫問題,只要身體不好,都會聯想到自己是不是免疫功能低下。

古人有言——不覓仙方覓睡方。不寐,即失眠。失眠的症情不一,有的難以入睡,有的睡中易醒,醒後難以入眠;有的睡目,不能睡耳;有的睡身,不能睡魂;有的睡眼,不能睡心。其最不受用者,在將睡未睡之際,忽然想起某事未行,某人未見,跳將起來,以此一夜不得安眠。

那是一個二十來歲,身材有點胖的高個頭女孩,她跟朋友去爬山回家後就一直覺得很不舒服,有窒息感,吸不到空氣。每次爬山前,她怕自己得高山病,都會先吃紅景天來預防。這種生產在西藏高原的珍貴植物,可以通暢血行,增加血中含氧量,被當作高山症的預防與治療食品。

人參,為五加科植物人參的根。主產於吉林、遼寧、黑龍江。以吉林撫松縣產量最大,品質最好,稱吉林參。野生者名「山參」;栽培者稱「園參」。園參一般應栽培六至七年。鮮參洗淨後乾燥者稱「生曬參」;蒸製後乾燥者稱「紅參」;加工斷下的細根稱「參鬚」。

筆者曾經為文,探討兒童駝背的原因,有很多小孩子平常喜歡弓著背,大人看了不舒服責罵時,他就挺起胸來,看上去背也不駝了。沒過幾分鐘,大人不注意,他又駝了下去,或者,大人不在身邊時,那小孩就把駝背當作正常姿勢了。

中醫學課本上常出現一個名詞:氣功,或有人粗略的稱之為「導引按蹺」。實際上氣功比單純的導引按蹺不知偉大有幾千倍、幾萬倍,氣功古代不叫氣功,叫修煉,古時的名稱有修佛大法、修道大法、九轉金丹術、羅漢法、金剛禪之類的名字,因為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會被批判,就拿出個氣功的名詞。

醫字的下面是「酉」,酉即酒,《說文解字》曰:「醫,治病工也……從酉;……醫之性然,得酒而使,故從酉。」說明酒在醫藥上是很重要的,用於治病,本是一味中藥。《素問.湯液醪醴論》中說:「上古人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服之萬用。」表示酒是祭祀待客不可或缺的,而且也似乎是備用的王牌藥品。

個人咳嗽時間拖得太長,如果只用肺部的藥是治不好的。一定要加入清大腸的藥...

五音配五行可以針對人體的五臟疾病給予對應的音樂,而使患者達到應有的療效。每個臟腑都有其對應之音調,不足則以生之,太過則洩其旺,自然能產生平和之氣,氣順則可達到健康

有一天筆者打開公共電視台,播放的節目在唱西方歌劇,但是背景是中國的宮廷,演唱者是中國人,穿的看上去也是古代中國的貴族服飾。聽起來歌聲不錯,但是配上那個畫面,卻讓人起雞皮疙瘩。那似中不中,似西非西,給人不倫不類的感覺。筆者好有一比:好像喝了一口極品普洱茶,但裡面卻加了一些頂級咖啡一樣。想想看,那是啥滋味?

某些中草藥能抑制發炎性物質的釋放,對防治春季過敏都有一定效果。

比利時醫師醫療團隊研究結論令人震驚:超過40%的植物人被誤診了。究竟怎樣才算是無法挽回的「永久性植物人」已經遠遠超出了醫學的範疇,它牽扯到了人類最基本的價值觀的界定,而且在目前的對生命的認識水準上,可能永遠無法得到回答。

現代醫學形成和發展的基礎是物理學、化學、生物學以及微生物學、解剖學等現代自然科學,而中醫學是神傳醫學,是構成傳統中國文化的一個部分,其哲學體系、思維模式、價值觀念以及發展規律,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脈相承、水乳交融。

最近收到一個苦惱女性的電子郵件,她的問題是: 女人患了巧克力囊腫,除了開刀割除,難道沒有其他辦法治療嗎?因為她長期受這個病折磨,看過中西醫師無數,而且已經開刀割掉一邊的卵巢了,現在另一邊卵巢又長了同樣的囊腫。她的先生建議她去開刀割除,一勞永逸。

楊上善,初唐時人,正史無傳,生卒年不詳,官至太子文學,編有《黃帝內經太素》三十卷。此書保存了早期的《素問》風貌,得到現代學者的重視,是研究《黃帝內經》的重要參考書。

心火上炎引發咳嗽,選用導赤散加上清心蓮子飲來清心火、導熱下行。

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談笑風生的被一群子孫簇擁著走進診療室。這一家人的感情看起來不錯。當老太太向我訴說她的腳很痛時,兒孫們異口同聲要她剁掉換一隻新的。老太太也樂呵呵的說:「我也很想換一隻新的,可惜沒辦法換。」

三十年前,先生看筆者喜歡研究中醫,就買了一套武進惲鐵樵先生的遺著送給筆者。因為惲鐵樵先生寫的書,總是結合臨床經驗,看上去比較真實受用。學習過程中,雖然對其很多論述不能茍同,但是惲鐵樵講究實證,不在空泛的理論裡兜圈子的治學精神,在日後筆者的習醫過程中,起到很好的指導作用。

去年夏天某日,筆者在幫一位老病患看診,一位五、六十歲的太太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推門進來,自顧自地坐在候診椅上。筆者詢問:「太太,您有事嗎?」她一面不由自主地搖著腦袋,一面很困難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妳-先-忙,我-先-在-這-裡-看-雜-誌。」然後拿起桌上的雜誌,自顧自地看起來了。

前幾天打開電子信箱,看到朋友寄來一封主旨為〈如何保證一定得到糖尿病〉的文章。受到標題的吸引,仔仔細細的讀完了文章。原來這是從網路上轉載的、笑話與常識兼而有之的文章。筆者上到文章出處,發現那是漢唐中醫的網站。

共有約 133 條記錄